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高门锦绣

三十六章:给你侧妃之名

    杨彦显然也没想到,会在这见到安雅娴,愣了愣却也只是一瞬,便恢复道貌岸然的模样:“安三姑娘。”

    安雅娴闻言压下心头的疑惑,福了福身:“雅娴见过宁王。”

    说完回头,哪里还能见到刚刚引自己过来的小丫鬟。

    躲在假山后面的苏绿萝瞧着这一幕很是惊愕的看着安攸宁,嘴唇动了动,无声的开口:“没想到你还留了这么一手。”

    安攸宁没说话,只是嘴角微扬。

    虽说沈元瑶过时月余,身为与她关系交好的安家表小姐,托小丫鬟传句话自是有人愿意的。

    更别说,她特地让白芍赏了一个金锞子。

    这才叫人用三皇子做幌子,将安雅娴给诓了过来。

    已她对沈元瑶的了解,若是得知杨彦有心要娶安家的姑娘,沈元瑶绝对按耐不住要去寻杨彦。

    既如此不管此事真假,她都要坐实了,让沈元瑶深信杨彦就是有意续娶安雅娴。

    只要沈元瑶赶来,看着她们在一起,绝对会妒火中烧。

    连着对她最好的姐姐都能下手,想必安雅娴的下场不会太好。

    心中想着,眼中的神色越发的冷。

    自重生之后,她便下定决心,绝不能叫任何人欺负了自己。

    安雅娴几次三番出言挑衅便算,竟然与沈元瑶合谋想要毁了自己,既如此那边怪不得她心狠手辣了。

    瞧着安攸宁嘴角的笑意,苏绿萝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碰了碰安攸宁的胳膊,朝着一旁努努嘴。

    安攸宁就瞧着沈元瑶快步走了过来。

    身上绯色的衣衫已经换成了藕荷色的,不由看的苏绿萝皱眉:“都这时候了,她还有空回去换衣裳。”

    闻言安攸宁靠在她耳边轻声开口:“白芍寻了机会,将她的衣裳给泼了,她若不回去换,安雅娴怎么有时间在她之前见到杨彦。”

    说完面上露出一个狡黠的笑,直叫苏绿萝忍不住咋舌。

    而另一边,安雅娴没见到三皇子,心中本就失望的很,便想着寻了机会回去瞧瞧三皇子可是走了。

    杨彦却是没有要走的意思,一直堵在她跟前说话。

    即便叫她心中很是不喜,却碍于宁王的身份,不敢怠慢。

    便就跟着站在原地说一些无关紧要的闲话。

    杨彦自是看出安雅娴面上的不耐烦,但想着若是与安家搭上关系,那便能更得三皇子的信任,安雅娴面上的不悦便就无所谓了。

    面含微笑的看着安雅娴,那模样看起来竟是叫人觉得有几分深情。

    连着苏绿萝都觉得杨彦这样子瞧着像是当真心悦安雅娴已久,沈元潇见着,自然更觉得如此。

    刚走过假山瞧见杨彦看着安雅娴的双眸,和安雅娴低着头的背影。

    只觉得他们是郎情妾意,欲语还休。

    不由想起皎月听到的话,一股子火从心底升起,面上却强忍着缓步走上前。

    听得有来人的脚步声,安雅娴担心叫人看到,赶紧回头,见着是沈元瑶这才松了口气。

    赶紧朝沈元瑶使眼色:“可是我妹妹让二姑娘来寻我?”

    闻言沈元瑶只当安雅娴把自己当傻子,抢了杨彦,还要自己给她打掩护,心中恼怒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四姑娘瞧着三姑娘久久未归,很有些担心,让我来看看。未曾想三姑娘竟是和宁王在此相会,不知可是打扰了?”

    说着目光落在杨彦的身上,带着几分怒意。

    杨彦见此微微皱眉,安雅娴却是早就巴不得走了,赶紧接着话带了丫鬟便走。

    瞧着沈元瑶没跟上来,还回头问了句:“沈二姑娘不回宴席上么?”

    闻言沈元瑶只当安雅娴是要阻止她和杨彦独处,心中越发的恨,面上却强笑着开口:“我还有些事情要安排,安三姑娘先回去吧,我去去就回。”

    说完嘴角微扬,心中却恨得滴血。

    安雅娴见此想着设计安攸宁之事,便没有多问。

    苏绿萝见着沈元瑶的反应,心中忍不住佩服。

    都恨不能动手杀人了,还能笑得出来,这果然是一种本事啊。

    心中想着,眼睛却是不敢错目,生怕错过什么好戏。

    就瞧着等安雅娴走远之后,沈元瑶直接转身轻步走到杨彦跟前。

    见杨彦目光看向别处,冷着声开口:“我听闻你打算续娶安家的三姑娘?”

    闻言杨彦并未承认,也未曾否认,只是道了句:“今日是太夫人的寿宴,若是叫人瞧见怕是不好。”

    便是这句话,叫沈元瑶整身子一震颤栗,袖子里的双手紧握,却是并未找杨彦撕扯。

    而是颤着声问道:“你忘了当初你对我说的话了么?你难道忘了不成?你答应过我,等姐姐走了你便娶我为妻,你说过的。”

    说着眼泪跟着落下来,挂在脸上,配着她娇柔的模样,瞧着直教人心疼不已。

    杨彦却是没有看沈元瑶,只道了一声:“我说过的自是不会忘,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名份,我与你父亲也曾商议过,等续弦之后会纳你做宁王府的侧妃。”

    侧妃二字似是一道惊雷一般,顿时在沈元瑶的心中猛地炸开。

    她再也忍不住,伸手直接抓着杨彦的衣袖:“你说什么?侧妃?”

    “王府的侧妃,并非等闲妾室,一样是过了明路的,我自会按照正妃之礼迎你过门,绝不会委屈了你。”

    杨彦说着,一副很是神情而又无奈的模样看着沈元瑶:“瑶儿你当明白我的难处才是,眼下宁王府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宁王府,现如今皇上病重,皇储未定,三皇子是最有机会夺得储位,我这也是为了宁王府为了日后能与你最富贵的生活。你放心在我心中你的地位从未变过,安雅娴就算入得王府,她也不过是个傀儡,我这辈子真心爱的只有你。”

    说着要把沈元瑶拥入怀中。

    却被沈元瑶猛地推开。

    看着杨彦如此,沈元瑶再也忍不住,顾不得眼下假山那边还有宾客,冷声开口:“我不要什么侧妃,你答应我的是...”

    正妃二字还没说出口,便被杨彦整个捂住了嘴。

    杨彦怎么都没想到,一向乖巧的沈元瑶今日竟这般不懂事,正妃侧妃又有什么区别,只要自己是爱的是她不就好了么。

    当即沉了脸:“瑶儿你莫要闹了,贞妃侧妃不过一个虚名,你要的从始至终不就是我的爱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