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神奶爸在都市

第118章 养蛊,不就是吃虫子嘛(第二更)

    第一百一十八章养蛊,不就是吃虫子嘛(求推荐票、打赏)

    “公子,公子,可曾见过小七?~~”

    一辆越野冲了过来,一身黑色劲装的燕十三跳下车,急速迈动步伐,瞬息便来到了江怀跟前。

    那速度,确实吓了剧组所有人一大跳。

    高手!

    是个武林高手!

    而见到这武林高手跟江怀同行,洛凝雪心里也就略略放心了。

    “气息微弱,应该不会太好!”

    江怀脸色阴沉的回了一句,身形依旧继续往前走去。

    燕小七和燕十三一样,都被江怀下了血咒之术,江怀自然能够清楚感受到燕小七的生命气息。

    所以,江怀并未隐瞒燕十三!

    燕十三双拳紧攥,脸上露出愤恨表情:“妈了个鸡的,他们要是伤了小七半根寒毛,老子把这里夷为平地!”

    “伤没伤,这里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江怀冷漠无情的声音传来,行走间,屈指一弹,两人身后立时燃起了熊熊大火。

    一声声惨叫,从火焰里传出,江怀两人却没有回头,依旧继续往傣黎族深处走去~~

    傣黎族祠堂祭坛之地,七层高塔。

    周围站了数十手握兵刃的傣黎族男女孩童,一道黑袍消瘦身影站在七层高塔之上,宽大的黑袍像是挂在那人身上一般,更显那人的消瘦了。

    黑袍的帽子遮住了那人的脸面,看不清长相,但他浑身上下却透露着无比阴鸷的阴煞黑气。

    “祭祀大人,就是这人,杀了我傣黎族数十族人;还害死了少族长!”

    所有傣黎族人齐齐朝着七层高塔上的黑袍双膝跪下,恭敬叩头,“请祭祀大人出手,为我等族人报仇雪恨!”

    不远处,一栋三层阁楼之上,一道尊贵衣袍身形从阁楼顶部纵身一跃,尊贵衣袍鼓荡,竟是短暂的御空而行。

    瞬息便落在了黑袍男子身边,站定,阴鸷的眼眸之中喷射出仇恨的光芒,直视江怀两人:“屠我族人,害我儿性命,你们想如何死!!”

    字句,像是从牙齿里挤出来的一般,显露出此人的仇恨!!

    这话也不是询问,更不是给江怀和燕十三选择死亡的方式,单纯的只是表达他对江怀两人的恨意。

    而燕十三更是暴怒:“死你奶奶个腿!老子灭了你全族!”

    话音未落,双脚猛地一跺地面,早已突破罡境修为的他,一跳之下,便是几十米高。

    七层高塔,三十多米,燕十三直接飞掠而上,周围气息鼓荡,掌心透射出一股子强劲的内力,愤怒的朝着那尊贵衣袍的中年男子拍了过去。

    燕十三着急啊!

    燕小七生死未卜,不尽快解决掉面前的劲敌,燕小七极有可能有生命之危。时间紧迫,容不得他耽搁、嘴炮!

    一出招便是全力以赴。。

    当然,燕十三也不是贸然进攻傣黎族长,选择傣黎族长为对手也是他快速思索做出的判断。

    那黑袍干瘦老者,气息阴鸷,周身阴煞黑气缭绕,燕十三根本看不透他的武道修为。

    但这傣黎族长,燕十三却能根据他逸散出来的气血强度,判断出他武道修为的大概水平。

    两人立刻交战在一起。

    而黑袍干瘦老者,和江怀,两人都没有动。

    像是在进行气势的对决!

    老者虽然看不清脸面表情,但周身逸散出的威压,却对江怀没有丝毫作用,这现象……让黑袍老者略显疑惑。

    黑洞洞的帽檐下,江怀甚至能够看得出黑袍老者的一抹忌惮。

    但这么对视了一会儿,江怀已经显露出不耐烦了。

    燕十三虽然能跟傣黎族长战斗个平分秋色,但总体情况看来,燕十三的武道修为还是差了些气候!

    隐隐落于下风!

    江怀略略蹙眉之际,那黑袍老者终于出声了:“年轻人,念在你修为不易,归顺我傣黎,老朽给你一片天地!之前发生的事情,老朽可以一概不予追究!”

    声音沙哑,阴鸷中夹杂一丝傲然和强势!

    “我对吃虫子没兴趣,还是你个老狗自个儿留着吧!”

    面对黑袍老者的诏安,江怀根本就不买账,神情不耐烦的怼了一句。

    养蛊,不就是吃虫子吗!!

    江怀说的一点没错。

    但这话,却立时触怒了大祭司。

    地下一群傣黎族人更是愤怒吆喝:“祭司大人,杀了他,杀了他!”

    傣黎族人,很多人从小就开始养蛊,江怀这么侮辱他们,谁特么能受了!

    黑色衣帽摇了摇,显示出大祭司的无奈和惋惜,沙哑的叹息声传出:“既然敬酒不吃,便莫要怪老夫无情了!”

    话音未落,周身黑气更加浓郁了。

    由大祭司为中心,瞬息就将他整个人给包裹了起来。

    若是仔细看,或者大白天看的话,能够清晰的看到:大祭司黑袍周围的那些阴煞黑气,其实并非什么黑色气体,而是……而是密密麻麻的小虫子。

    带着翅膀、嗡嗡作响的无数昆虫。

    体积小到如针尖一般。

    这才让人误会是阴煞黑气来着。

    “屁话真多,干就完了!”

    江怀不耐烦的嘟囔一声,身形一动,瞬息朝着那老者所在的七层高塔冲了过去。

    现场所有傣黎族人都没看清江怀是如何行动的,但江怀却突然就消失在了他们面前;再出现时,已经站在了七层高塔之上,右手握拳,无丝毫灵力波动,无任何气血鼓荡。

    就这么肉身拳头,朝着那一身黑袍的大祭司轰击了过去。

    黑袍大祭司也阴鸷的冷哼一声,双臂抬起,宽大的衣袖内露出两根干瘦如柴、皱皱巴巴的苍老手臂。

    枯柴般的十根手指翻动,掐出古怪的手诀,大祭司干裂的嘴唇蠕动,像是唱喏念动口诀一般……

    周身无数漆黑蛊虫立时随着大祭司的手势而动,组成一个硕大的拳头,悍然迎向了江怀轰过来的一拳。

    嘭!!

    江怀一拳轰击在由无数蛊虫组成的拳头上面,那“拳头”立即溃散开来。

    但更诡异的是,溃散开来的蛊虫,竟一下子将江怀的拳头给包裹了起来,嗡嗡作响,蛊虫似乎在发出兴奋的虫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