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方天术士

第35章 土字遁地

    沙沙~

    沙沙~

    沙沙~

    响动越来越剧烈,越来越逼近。

    忽然之间,一只巨大的身影突然窜了出来,落地之时,像是大石头坠落一般,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很明显这是智级兽出没的领域,此时,一只高大的人面通背猿,长手着地,不再行动,只是死死地盯住江野和木三两人。

    江野一脸黑线,不是洒了人气粉了吗,为何还能让兽捕捉到气息,危机之下,他不得不反手拿刀,将刀柄紧紧握住,以防通背猿忽然冲过来,也好有一个对抗得罪武器,木三忽然使了个眼色,让江野别轻举妄动。

    嘭嘭嘭嘭~此时,好几声落地时的闷响,连同多只通背猿从不同的方向落地,顿时间,通背猿忽然发出呜呜的吼叫,看向的目标正是他俩,与此同时,那些猿猴的无毛人脸竟然比屁股还红。

    这是——仇恨值拉满的情况?可自己还没做拉仇恨的事啊!江野疑问之际,木三摸出刚才装粉末的小瓶子,在手中转了一圈,忽然说了一句遭了,瓶子内装着的竟然不是消味粉,而是吸吸粉。

    吸引粉,职业者在野图的惯用伎俩,为了提高刷图效率,使得兽密度增大,无休无止朝目标地涌过来。

    这下惨了!

    这时,周围所见之处都是通背猿,江野抖掉全身的粉末,看向木三,意思是问现在该怎么办,是跑路还是干一场,而木三已经在手上缠绕了一块布条,似乎是准备迎接一战。

    “别担心,35级剑士挑40级荒兽,还是有机会的,你还能不能驭阵法?”

    江野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地利的因素,能让他形成诛杀阵法,或者更强大的阵法,不过,在看来条件可以创造,所以,之后说了一个“能”。

    话音刚落,木三点头示意,紧接着他已经提着刀冲了过去,不曾想,猿猴不仅没有发怒,反而像围观耍杂技似的,轻松躲开攻击,随后三三五五绕着人转,边转边发出诡异的叫声,发——情?这个就有点糟糕了,恐怕得菊花不保,江野一阵恶寒,但他的身边也是同样如此,被三三五五围住,如此像是几个彪形大汉围住一个身材娇小的小姑凉,甚是让人恐慌得缩在一个角落。

    “喂喂我还只是个孩子!”

    “啊啊啊

    嗷嗷嗷嗷~”

    “你们这些畜生!”

    “啊啊啊

    嗷嗷嗷嗷”

    “……”江野一脸黑线,这下恐怕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而那些猿猴就是告诉他,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再看看,木三那边一开始是剑士常规32技巧,上挑、突刺、横砍、十字……最后炫技也释放了不少,可连猿猴的毛都没有碰着一根。

    此时,一只猿猴轻轻一拍,将他的刀打落,然后抓住木三像抓住了布娃娃,提着两只手提到面前闻了闻,似乎越闻越兴奋,越兴奋表情也就越变态。

    “土字——遁地!”

    正在这时,江野结指在面,默念术语,随后在猿猴扑上来之时,遁地而走,刷刷几下,已经到了木三所在的位置,他并没有办法从猿猴手中抢人,所以,第一个位置,形成一个巨大土坑,然后,扯着木三双臂的那只猿猴忽然感觉身子一沉,哗啦一下身子陷进去一大半截,紧接着,江野找到机会,扯住木三后背,猛力一拉,两人同时遁入地下。

    遁行了十多米,江野忽然停住了,地下则是一个勉强容纳两人的空间,如果停顿久了,不因为缺氧而死,也会让人面通背猿刨出来。

    “怎么了?”木三心说你小子会的确实不止一点半点,每一次都让人意外和惊喜啊,这时,他问了一句,随后,也听到地面上传来跑土的声音,所以他紧张地说道:“我不想晚节不保,拜托了!”

    才说完,只见江野回头,头上一大个闷包,一副想哭想哭样子说道:“遇到山石了!”

    “绕过去啊!”

    “埋地石!”

    “什么埋地石?”

    “我们又叫无底石,地面露出一角,殊不知下边是无穷无尽,不知多大的山石,没等绕过去,估计咱两就被刨出来了。”

    “还是赶紧动起来啊,不然也是一样的结果!”

    “~”江野寻思也对,继续使五行之力,遁地而走,刷刷几下左边潜行了一段距离,右边潜行了一段距离,但不是被猿猴刚好堵截住,就是被另一面山石挡。

    “卧槽,这些畜生干了这么多体力活,竟然还干劲十足。”

    “那咋办!!!”恐慌之余,木三看到一只粗大的手臂忽然从洞口伸了下来,他立刻又大喊,“快!”

    江野也察觉到,立刻身子一缩,往前移出一定空间,同时拉了木三一把,之后,幸运的是通背猿手虽然具备手长优势,但以现在的位置,刚好达到极限距离,无法触碰到木三。

    “既然跑不掉,那就出去一战!”木三热血沸腾的说道。

    “不是我打击你,你个35还是28,等级有点假,还有点水,还是别上去送死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打不过就跑路。”

    “往哪跑?”

    “看我的!”说着,两人无限往下沉,以下泥土无比松散,如同海水一般,遇则弥散。

    以这样的坠落,足足有三分钟,江野本是专心驭术,可突然感觉不妙,嗯了一声,两人同时失去了平衡,急剧往下落。

    这样的感觉明显不同,因为之前遁地下落时,能听到沙沙地泥土声,而现在周边一片寂然,所见之处是茫茫的黑暗。

    “噗~咚”

    “噗~咚”

    掉入水中的声音。

    “你没事吧!”良久,江野喊话,喊话之后,得到木三的回应,也就放心了。

    此时的感觉很奇妙,处于无尽的黑暗,又漂浮于黑暗之中,所在区域都是未知,唯有身子所能感受到水的冰冷,以及浮力,让人心安一些。

    这像是在做一百道从未做过的题型,如果获得第一道的题目,不管会不会,心里拥有一定的方向,也就是所谓的感知,感知到水的存在,由此,可以猜测很多。

    那不仅是救了他们命,而且可以断定,所在黑暗是一个地下空间,而水则就是暗河暗流,但水并没有太大的冲击力,那又说明一个问题,已处于暗河最下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