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命主宰

五七一章 形势

    “与其说是小威尔顿斯坦先生的生命神权强大,倒不如说这些兽血战士,依然有着致命的缺陷。”

    同一时间,在战场之外的某处云空,一座高达十六层的魔法塔内,也正有一群人在观察评论着战场的形势。

    不过就身份与力量而言,这里的层级无疑更高。

    在那魔法影像的前方,有国家安全顾问詹克森·李察,有国家情报总监韦德·施泰德,有fbi的局长亚当·高文,有国防部的部长丹尼尔·布恩中将,有cia中央情报处主管克雷西·刘易斯,还有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克莱德·布朗五星上将。

    此外还有阿美利加国家魔法使克里斯蒂·布莱德,托雷·德奥罗与拉吉亚·巴克利。

    “布朗上将,看来这种兽血药剂,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说这句话的,是国家情报总监韦德·施泰德。而克莱德·布朗则是神色默然,不言不语。

    倒是cia中央情报处主管克雷西·刘易斯的眉头微皱:“可它们依然有着极大的实用价值,高等级别的生命神权非常罕见。”

    施泰德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cia在兽血战士这一项目上投入巨大,也有着巨大的利益,以至于让这位刘易斯先生,不惜直接出面出言顶撞他这个上司。

    这也是因他这个国家情报总监,对于cia的控制最为薄弱使然。中央情报局在阿美利加所有情报机构当中一直是自成体系,他们的局长也是白宫内阁的成员,排位甚至还在他之上。这个机构的高层,自然也就看不上他这个更类似于各大机构之间的协调者的角色。

    一个只担任情报处主管的家伙,就自以为能在身份上与他抗衡——尽管情报处这个部门,是cia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丹尼尔·布恩中将却冷笑着摇头:“罕见不意味着没有。我们的敌人,东方的两大强国,还有黑魔帝国,可都不会缺少这样的力量。如果他们的兽血战士都是这样的表现,那么国防部不会给他们任何订单!”

    然而此间的众人都心知肚明,这位原本是在各方势力妥协下,以‘过渡者’身份担任国防部长的退役中将,之所以能够在总统先生胜选之后继续担任这一职位,一是这位主导的对血翼大公国的军事行动获得巨大的成功;二则是威尔顿斯坦家族的崛起——在这个时候,‘光魔旭日’的同盟,在阿美利加国土内已经是一支极其强大的力量。

    大总统阁下虽然早在大半年前就有了更换国防部长的计划,可至今都未能实现。而目前这个职位的更替,都决定于他们正在观察的这场战争,还有曼哈顿的那场神战。

    ——如果‘光魔与旭日’同盟取得胜利,那么即便是这个国家的领导者,也不能不极尽所能的去团结他们的力量。

    那不但意味着丹尼尔·布恩中将的职位稳固,也将决定白宫与内阁数位高官的去留。当全国进步者协会与‘光魔旭日’同盟已经不足以与他们的敌人对抗的时候,那么他们凭什么在政府的高层,继续保持他们的影响力?

    所以丹尼尔·布恩中将的发言与立场,也就可想而知。

    “这不是我们现在该关心的问题!”

    国家安全顾问詹克森·李察的面色冷冽:“布莱德女士,德奥罗先生与巴克利先生,我想问你们三位,目前的战场情况是否在可控范围内?”

    “该怎么说呢?”

    答话的是托雷·德奥罗,这位看了一眼那魔法投影,眼中现出一丝无奈之意:“形势很糟糕,李察先生!我们正在亚特兰大魔塔委员会的配合下,全力控制这场战争对周边民众的影响。就目前来看,战场的周边还是安全的,威尔顿斯坦集团这次做了充分的疏散工作。不过,我不看好后续。如果旭日集团的军力继续后撤,双方战线继续往市区靠近,我们恐怕得做好亚特兰大市区三百万人以上伤亡的准备。很遗憾,亚特兰大市区的那些防空洞与避难所,它们的强度根本不足以保证亚特兰大民众的安全。”

    他的这句话,让在场众人都对他侧目以视。

    托雷·德奥罗则是不以为意的解释着:“威尔顿斯坦家族拿出的力量,已经超出我们的预想了各位!而全国进步者协会的底蕴,也同样非常的雄厚。这场战争的规模,我们很难做出准确的预测。李察顾问,这就是你询问我的缘由吧?可很遗憾,我们可能没法办到。所以我的建议是继续疏散,维持圣石要塞到亚特兰大市中心的这六十九公里内的无人区;此外,我们还得调动更多的力量,加强亚特兰大魔塔阵列的防御能力。目前的态势下,我认为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很合理的建议。”

    国家安全顾问詹克森·李察紧皱着眉头:“我们得说服总统,将亚伯拉罕待命的两位国家魔法使抽调过来,并由白宫出面与亚特兰大市政府协调,推进疏散事宜。这很困难,可我们必须去做。”

    “可我认为,我们更该做的是阻止这场战争。已经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各位!”

    fbi的局长亚当·高文一声叹息:“在曼哈顿,‘加工之神’伊凡·科特与‘魔法骑士’兰斯洛特·罗德已经死亡。尽管后者是澳州的魔法使,可这对于阿美利加来说,依然是难以挽回的损失。我想总统阁下,一定会后悔今天的坐视。”

    “这显而易见,问题是,我们可能没有阻止他们的能力。”

    国家情报总监韦德·施泰德语气无奈的说着,可随后他就眸光微凝:“全国进步者协会的总指挥是萨拉斯吧?这真是一个冷酷的家伙。”

    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竟都生出了同感。

    在他们眼前,那些正在围攻两头古代巨龙的两千余‘兽血战士’,要么是在某人的生命神权催发下消耗掉了所有生命,要么是直接死在了无止境的畸变中。

    然而全国进步者协会的另一批‘兽血战士’也在这个时候投入作战,于此同时,也有小部分的法外者参与进来。

    这个时候,哪怕是没有任何战术理解能力的人都能够看出全国进步者协会的意图,这是在用那些兽血战士,用人命牵制那两头古代巨龙。

    得益于此,全国进步者协会的两大作战集群,已经在十五分钟内,把各个方位的战线,推进了五公里。

    他们的指挥官似乎丝毫都不在意伤亡,在死伤超过两万人,一千二百辆坦克与装甲车陆续损毁之后,全国进步者协会的攻势却依然力量十足,猛烈,疯狂而又强势。他们更将大量的法外者投入作战,用于各个方向的冲锋陷阵。

    而旭日集团的私军,已经被迫放弃了一条战壕,在两公里外的另一条战壕工事中重组防线。

    与此同时,另一场同等规模的战争,也在距离圣石要塞大概三十五公里之外的地带爆发。

    威尔顿斯坦集团堆积于威尔顿斯坦堡的七个装甲师与三个机步师,早在二十七分钟前悍然出击。那数量上万的坦克与装甲车张开了一片长达二十二公里的扇面,就如一条汹涌向前的铁流,与全国进步者协会的第三集群辖下的十三个精锐师猛烈撞击。

    虽然威尔顿斯坦集团一方在兵力上处于下风,不过借助后方的众多重炮,他们在双方开始接触的阶段倒是占据了不小优势。那猛烈的炮火,在短短两分钟内,摧毁了对面至少二百多辆坦克与装甲车。

    然而魔法塔内的众人对此却并不看好,国家情报总监韦德·施泰德更是微微摇头:“主动脱离防守阵地与坚固工事,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他们在威尔顿斯坦堡,一样可以牵制住全国进步者协会的第三作战群。”

    “确实!”

    亚当·高文也同样眼现不解之色:“全国进步者协会围点打援的意图昭然若揭,野外混战对他们尤其不利。”

    这种情况已经在发生了,全国进步者协会在北面投入的法外者数量同样不下万人。而他们的努力,正在一点点的消磨着威尔顿斯坦一方取得的优势。那边的每一分钟,都有数十辆坦克与装甲车损毁,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被法外者们持有的单兵反坦克武器摧毁。

    那边还有全国进步者协会的众多传奇,也都在陆续进入战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数量超过一百二十人的传奇级魔能职业者,必将更改战局的走势。

    所以亚当·高文很奇怪,在圣石要塞还能够支撑局面,并未显露出明显败像的情况下,威尔顿斯坦集团指挥官的选择尤其让人不解。

    除非——

    此时的亚当·高文脑海之内,浮现出一个让他感觉很不可思议的念头。

    威尔顿斯坦集团采取的策略,是为避免战火进一步波及周边?

    ——如果这战线继续往前推进,的确会导致亚特兰大的魔塔阵列承受巨大的压力。

    那个时候,哪怕是有三位魔法使的坐镇支持,这座阵列也没可能在数十万枪弹炮火,几百位传奇与半神的力量摧残下安然无恙。

    可这是决定着阿美利加南海岸霸权的战争,决定几个至高家族的兴衰,似康修利这样的枭雄人物,会在意平民的死伤?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可能。威尔顿斯坦家的那对祖孙,可能是认为他们的实力,其实是凌驾于对方之上!他们在试图以最快的速度解决这场战争——可这个猜测,在亚当·高文看来更加荒唐。

    也就在这个时候,韦德·施泰德的一声惊咦,打断了他的思绪。

    “那是‘血眼天使’罗贝尔特·伊冯!”

    众人都跟随着他的视线,纷纷往左面的魔法影像看了过去,然后都眼现讶然之意。

    他们注目的是北面战场那位一身女仆的服饰,正在往周围不断宣泄风刃的女子——那正是这一年来闻名整个阿美利加的血眼女仆罗贝尔特·伊冯!

    而这位强大半神在战场中央才不到一分钟时间,全国进步者协会一方就有上百辆重型坦克损毁在她的风刃切割下。

    “罗贝尔特,居然这么快就投入战场吗?”

    “注意她胸前的项坠!那应该是一件新的类神话装备——”

    “我认得这东西,是伊凡·布罗伊的‘源力之翼’,一件强大的类神话武装。可以强化源力等级,还有究极的‘源力法域’。这位女仆的实力无疑更强大了!”

    “这就更让我看不懂了,这是魔法使级的力量无疑吧?”

    “战斗之风的神权的确是进入战斗状态越早,战斗力就越强大的类型。可在战斗才刚刚开始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投入神域力量,这一点确实让人感觉疑惑。”

    “同感!威尔顿斯坦家族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在迫不及待的把他们最重要的底牌一一放入台面。可他们不像是被迫投入,反倒更像是在逼迫他们的对手——”

    “接下来就要看全国进步者协会该如何应对了,是让他们的神祗与魔法使下场,还是继续用法外者的生命去消耗?”

    “这就有趣了,各位!全国进步者协会,他们拒绝了showhand。”

    ※※※※

    不出李墨尘的意料,对面的敌人选择的是投入五位半神对罗贝尔特加以牵制。

    此时血眼女仆的战斗力虽然很强大,却还不到神祗层次,她的破坏力与杀伤力,需要至少二十分钟之后,才会逐渐释放。

    然而对面选择的只是牵制,而不是在一开始就将这个不久后的神祗战力压制下去,就足以让迈克尔·伍德等众多指挥官窥知对方抱有的心态。

    在指挥台前,迈克尔·伍德的眸中闪着微光:“显而易见,他们没有把握在神祗层次压制我方。boss您的作战策略,也让他们感到忌惮,甚至是不安了——”

    “也有天空权杖的缘故。”

    担任全军参谋长的诺亚·巴德鲁准将补充:“他们不愿在神祗与魔法使层次有所损伤。对方的目的,依然是以消耗我方的基层力量为主。”

    可明白归明白,两人却也拿不出太多针对性的对策。全国进步者协会在基础力量上的底蕴过于雄厚,雄厚到他们没法用战术与谋略逆转。

    他们现在能做的,就只是按照预定的计划一步步结束这场战争。

    此时二人唯独可确证的是,己方在顶级战力层面确实有着不小的优势。

    “桑切尔,还没找到他们的方位吗?”

    迈克尔·伍德眼神略含不耐的看向了东侧,那边是他在总指挥部设立的一个临时参谋组,总计二十二位参谋人员,都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忙碌着。

    他的副官桑切尔·弗吉尼亚就坐在一辆军用电脑前,满头大汗的抬起头。

    “抱歉!长官,请再给我三分钟时间。他们设立了众多的假目标,还动用了非常高明的幻术。所以我还需要三分钟,三分钟之内,我会找到那些控制设备的方位,我保证!我们现在已经有头绪了,我们正在进行最后的推敲与验证。”

    “请尽快!”

    迈克尔·伍德的眉头微皱,语中饱含不满:“通知桑普森·布鲁特中校与汤普森·亚当斯少校,让他们的暴风部队进入最高战备状态,等待出击指令。”

    他正在为临时参谋组的进展而焦躁,只因此时全国进步者协会投入的兽血战士数量已经超过了两万五千!而就在一分钟前,根据卫星影像与众多传奇法师的观测结果,全国进步者协会的第三批兽血战士,预计数量达到四千。对方拥有的兽血战士数量,似乎无穷无尽。

    而李墨尘的生死神权,尽管对这些生化兵器有着极大的克制之能,可这位一次性也只能操控三千名兽血战士的生死,需时至少十分钟。

    可这些兽血战士,正在各条战线向他们施以强大的压力。

    它们的力量,不足以决定这场战争的胜负,却可造成他辖下部队的巨大死伤。

    所以迈克尔·伍德也一点都不赞同北面的威尔顿斯坦家的主力作战群主动出击,如果一直维持坚守的策略,那么他有把握借助那一条条战壕,还有圣石与几座临时要塞的坚固塞墙,将对方的力量消磨殆尽。

    可现在,威尔顿斯坦家的主力作战群不但没有帮助他们牵制住对方的力量,反倒是让旭日集团这边不得不采取更激进的防守策略,以力保当面之敌无瑕北顾。

    而他的boss选择这么做的缘由,别人不清楚,他却是明白的。那是因威尔顿斯坦堡更接近市区,周围存在大量的民宅。而这次战争的强度,是一定会超出亚特兰大魔塔阵列的防御等级的。

    他的boss不愿因这场战争,导致亚特兰大城再次出现大量的死伤。

    迈克尔·伍德是很不认可这种做法的,按照东方的说法,这就是妇人之仁。

    不过他一直以来抱有的价值观,却又让迈克尔·伍德愿意为此付出努力。

    而他们现在唯一的,快速扭转局面的办法,就是以雷霆之势,将对方用于操控兽血战士的装置摧毁——这就是他们事前分析的,兽血战士的弱点之一。

    而桑普森·布鲁特与汤普森·亚当斯掌握的两支‘暴风’部队,正是目前旭日集团最精锐的一支力量。总数四百五十人,全员十二级以上职业,配备‘战士级a型’殖装战甲以及‘炼魔’陆战型魔动装甲,其余所有的远近战武器,都达到了17s级别。

    几乎每一人,都在这些装备的堆积下,拥有接近19级职业水准的实力。这毫无疑问是一柄重锤,可必须用在最恰当的时机,最恰当的地点。

    此外还有一点让他感觉欣慰的是,威尔顿斯坦家在法师层面,依然有着巨大的优势。

    对面为压制两头古代巨龙的破坏力,不但投入了数以千计的兽血战士,八百多名法外者,更将上千位法师,甚至是数位传奇法师投入作战。

    “传达我的命令,让乌特雷德·德玛西亚,还有浮士德先生,亚历克斯·格兰仕教授他们全线出击,缓解各条战线的压力。”

    坐于后方的李墨尘,反应却很是平静:“不需要太着急,迈克尔。目前的伤亡确实很惨重,可我们要的是一击必中!这就要求我们在出击之前,必须发现锁定住真正的目标。一个优秀的猎人首先要有耐心,在做好足够的准备之前,仓促的行动无济于事——”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神色微凝,皱起了眉头。这是因他感应到这个指挥部内,有着一个有别于他部属气息的身影出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