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妾心已凉

第三十八章王妃内宅上课记

    九王爷是已告一段落,这日王妃娘娘回到家中探亲,左相府坐落在京城以北东道节,13进四合院,北面是正房,东西是厢房,南面是倒立房,东西南北都是房子,庭院,跨院,花园,门前一对威风凛凛的石狮子。

    左相穆清祥位于书房招待王妃娘娘,挥退了下人父女私话。

    左相身穿藏青色短袍五十有八,精明干练的干巴瘦老头,面色阴郁:“近日九王爷之事闹的风言风语!婚事到底没成!”

    王妃娘娘一身大红宫装语气不悦:“还不是那个小贱人,从中作梗,出谋划策!”

    “内宅事情你身为王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可,如今宋月瑶受宠暂时不要招惹!”

    “她不就这样的生了一个儿子吗!”

    “那你呢!与王爷感情如何?”

    “还算尚可。”

    “你首要的任务是大度,而不是与侧福晋开撕,你莫要掉了自己的身价,妾终究不过是一个玩意!留住王爷的心视为正道。”

    “父亲大人说的极是!此次回来看望我娘。不知道母亲身体如何了!”

    “还那样儿,体弱单薄,生了你们三个女儿,没有生下儿子是她这后半生的遗憾!总是郁闷心,尤其是你大姐死了之后,没见她真心的笑过,你二姐10年前又嫁给,坤升状元郎如今北邻巡抚三年不得回来一趟,离家路途遥远,好在夫妻相敬如宾,你母亲心里还能得到点安慰,现在轮到你了,嫁给圣王爷莫要让你母亲担心,抓住王爷的心,好好的生活。”

    “是!朝中大事父亲辛苦了,年岁渐高时刻注意身体。”

    近几年确实体力不济,暂时身子骨还算硬朗,萱儿不必担忧。”

    “儿臣后院探望母亲去,父亲大人还有什么嘱咐的吗?”

    照顾好自己,凡事多思多想,守规矩按礼法行事,莫要坠了家族名誉

    王妃微微点头:“是!”

    “去吧!”

    王妃起身来到后院探望母亲,进了正房,房内装饰富丽华贵,而母亲梁静娴,此刻脸色苍白虚弱的躺在床上。身边有一个丫鬟打水服侍着静娴一看见女儿来了,连忙要起身,方才女儿进府便知,起身梳洗打扮奈何头晕,一下便倒在了床上。

    穆南萱见母亲脸色苍白,赶紧上去握住了母亲的手,“娘,这是怎么了?让姨娘们给气着了!”

    傻孩子说的什么话?谁敢气你娘啊!你也不是不知道在家中,你父亲极为敬重娘亲。”

    “那是妖女才进府就把爹爹迷得神魂颠倒!”王菲心里不认同母亲的说法。

    “傻孩子,你说什么呢!娘怎么教你的?这新人就像花儿一样。主子是会好好欣赏,耐得住风雨与寒冬的,坚韧的活着方能长久留在花园中。这花的品种不下百种,不一定你会喜欢哪朵,但是女主人就不同了,那是相伴一生到老的。”

    接着问道:“王爷与你感情如何了?还好吧!极为宠爱宋月瑶!大婚20年无子宠爱她三分是应该,你前儿个落水了。为娘想去看你相爷为准,何必兴师动众给你添难堪,给王爷添谣言!”

    “娘亲女儿如何能快速的拢住王爷的心?”

    “民间有一句俗语,日久见人心滴水穿石,急不来!哪怕是一块冰块你常年暖着他,他也会对你有回报,即使不爱你,也会相敬如宾.。你是要王爷的宠爱还是相敬如宾?无论哪一步,第1步是要在他心里留下位置。一个女人能不能拢住一个男人的心,能不能抓住一个男人的心?要在日常的相处中,贤内助,解语花也是不错的选择。”

    南萱静静地听着

    “你父亲这大半辈子过来了,他何时冲宠妻,灭妾,何时宠过妾,灭过妻,不过是为娘在他心里占了敬重二字罢了.

    你看这后院的花朵,一茬接一茬。而女主人只有一个那便是为娘,你父亲心里清楚的知道,如今王爷,儿子刚两岁,母慈父爱,你得暂避锋芒,蛰伏一点一点插进他们二人中间,娘曾经告诉过你男人靠不住。只有子嗣能站住脚。”

    “女儿明白,可女儿不甘心那应该是我姐姐的宠爱!”

    “可你姐姐没那命!”说着话左氏咳咳的咳嗽了起来,手帕捂着嘴只见帕子上红梅点点。”

    “娘亲又咳血了!太医开的药吃着怎的老不见好!”

    “老毛病了!太医说把淤血咳出来,反倒对身体有好处。”

    “10年前暗杀你替我父亲挡了一箭,箭在胸口万幸抱住了性命反倒是落下的病根。娘亲对父亲究竟喜欢否?能为父亲付出生命。”

    “什么叫夫妻?爱与不爱生死相依,萱儿你糊涂了!帝王家族无真情,你父亲贵为宰相,这些年来和可有始终如一宠过一女子。廖氏他最喜欢也不过是宠了十五年,梅氏,他爱的轰轰烈烈,如今现在吃吃斋念佛,娘亲这一辈子最不甘心的就是没有生下一个儿子,事事让着妾室三分,咳!嗽!。”

    “女儿懂了!”

    母女私话,下午王妃顿悟了回府。

    宋月瑶这日来看望孩子。

    如今儿子已经七个月了,会翻身会爬了,天天闹腾着,嘴里咿呀咿呀的,就是不会叫娘。

    “孩子怎么了?头微微有点热呢?是不是感冒了?月瑶抱着孩子说道

    下人们,赶紧请太医。

    王太医来了,搭了一下孩子的头,确实有些热身上也略微热点,诊断孩子应该是轻微感染了风寒。

    “老夫开赴汤药给小世子服下!”

    “我儿子这是怎么了?怎么会高烧呢?如今天气暖和了。”月瑶问道

    太医回道:“可能是天气忽变穿衣服有关,孩子这个年纪正是多动乱动的时候,夏季又炎热,孩子容易起热痱子衣服换的勤了,玩热了换衣服一热一冷之间有可能感到冒。”

    “王氏朱氏!夜晚孩子是否踹被窝?

    “启禀侧妃娘娘,我们二人晚上白天均是轮流守候,绝不会有失职的地方。”

    “辛苦二位了,孩子如今才7个多月,经不起折腾。二位多多细心,本宫必有重赏赐!”

    赵氏和朱氏听闻,连忙跪下说道:“娘娘您就算不赏赐。我们也不敢不尽心,王爷就这么一个儿子,出了点意外,我们都得跟着掉脑袋。”

    月瑶:“快快起来。”说这话贴身丫鬟桃枝上前把二人扶了起来。

    月瑶打量着王神医,老头慈眉善目和蔼可亲,顺嘴就说出了一句,“乖老头。”

    神医闻言一愣,看着月瑶

    月瑶咳了,咳嗽,“孩子吃几副药能健好,药还苦!”

    “娘娘放心,七负汤药即可痊愈。”

    王神医接着说:“我家孙女儿,调皮时也换过老朽乖老头,可惜物是人非,那孩子10岁的时候。得了一场天花去了,老朽这就开药。”说着在一旁写起了药方。

    月瑶有心安慰不知怎么说叹了一口气,低头看着儿子白胖的小脸蛋撅撅着小嘴儿。莫不是听懂了说要喝哭药不成。”

    娃儿在月瑶的怀里蹬着小腿,直扑棱。

    白胖的小脸蛋,口水往下,流月瑶赶紧拿着手帕给他擦了擦。

    儿子穿着一身藏绿色小齐头小棉袄,裹的像一个绿萝卜。

    神医在一旁提点两位奶娘:“孩孩子小,不扛折腾,平日里看着少沾水,洗屁股的时候,用干净的布擦擦就好,不用脱了衣服洗,有时玩热了再洗,容易感冒,跟你们在家正常带孩子即可。就是娇贵点儿。

    朱氏王氏连忙弯腰行礼回道:“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