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废世子他又暖又狠

第44章 我们一起睡

    镇国公入宫,一直到了盏灯时分,才回来,一家人久别重逢,热泪盈眶互诉家常自不多说。

    待见到盛明珠瞧到她受伤的腿,国公爷这个五大三粗人前流血不流泪的汉子,当即红了眼睛,蹲下身子,趴在盛明珠腿前,一个劲的道:“乖珠珠,还疼不疼了,怎么就伤到腿了,明天爹爹就给你出气去,非得把白云上里面的那些孽畜都给抓了剥皮炖肉烧给你吃。”

    要说前世盛明珠活得那么“白痴单纯”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家里亲人个个娇惯宠溺得不像话,没活成那个刁蛮任性无法无天,已经是先天底子正了。

    盛明珠原先还含着泪,跟个小泪人一般,闻言噗嗤一声破涕为笑,瞪着一眼国公爷道:“那可是圣上春秋狩猎的地方,你将它们都剥皮炖肉了,圣上就该剥你的皮了。”

    “不怕,咱偷偷的去,保管谁也不知道。”

    “有你这样娇惯女儿吗?好好的闺女都被你教坏了。”旁边的林氏听不下去了,敲了下他的肩嗔怒道。

    “女儿不都是要这样宠着的吗?”镇国公不以为意,丝毫不觉得自己有哪里不对。

    惹得旁边盛明义酸溜溜道:“在爹爹心中,家里面可不就是只有明秀珠珠这两个女儿吗?我和大哥就是他路边捡的,莫说受了委屈给我们撑腰,没拿个鞭子把我们抽的满院子跑,就已经是手下留情的,廷尉司的几个纨绔日日对着儿子蹬鼻子上脸的,爹爹何时也给我出气去?”

    “你一个混小子,要什么宠,受了委屈,不知道自己打回去,还想老子给你撑腰,说出来,也不嫌臊得慌,滚滚滚,别再这里酸不拉几的膈应你妹妹……”

    国公爷扭过头,虎眼一瞪,大嗓门吼得盛明义耳朵疼。

    “乖珠珠,爹爹不在家,你二哥有没有欺负你,欺负你了也不要怕,跟爹爹说,爹爹替你收拾他去。”

    国公爷一个粗壮的汉子,为了讨女儿的欢心是费劲了心思,可谓要星星不给月亮,要月亮不给星星。

    盛明珠鼓着嘴巴没有说话,受着盛明义满满妒意的目光,心中是又酸又疼,这就是她的亲人,疼她宠她爱她的亲人,这样好的家人,前世却落得个那样的下场!

    她绝不容许,袖摆里的手下意识的攥紧,在心中再一次暗暗发誓,纵容满身杀戮身陷无间地狱,她也要护得他们平安。

    她不知道自己可以走到了哪一步,稚嫩的双手娇软白皙,未沾过污迹,未染过血,甚至于连爹爹院中的长弓都未挽过,即便这样,又如何?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明知是飞蛾扑火,亦要奋不顾身,她绝对绝对不要让盛家在重蹈上一世的悲剧。

    “爹爹,女儿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平平安安,长命百岁。”

    盛明珠低语道,靠着脑袋在国公爷的脑袋上,一如儿时那边,亲昵的蹭着,粗糙的胡茬扎得脸上生疼,疼的她却心甘如怡。

    镇国公闻言,感动的就差老泪纵横了,闺女这么贴心,没白疼。

    夜已深,往日冷情的国公府,今夜热闹欢腾,宫里的赏赐接二连三的到来。

    绫罗绸缎,珠宝首饰,不计其数,眼红嫉妒了无数人。

    今夜注定了是个不眠之夜。

    丽妃娘娘远在深宫,不便外出,无缘家人欢聚一堂,只能派遣身边的嬷嬷送上一些家人爱吃的精致小食,以慰思念之情。

    今日高兴,便是盛明珠也得了应允,让人斟了两杯果酒,一同庆贺下,这果酒酒味浅淡,回味甘甜,是用青杏儿混着桂花蜜制成的,专为家中嘴馋的小辈准备的。

    盛明珠嘴馋,趁人不注意多喝了两杯,却不想这果酒后劲极大,几杯下肚,便酒酣耳热,脑袋发昏,只见她两颊透红,眼睛更是水洗过一样晶亮,手托着腮,说不出的娇憨可爱。

    琉璃一个不留神没注意,就瞧到了她们小姐,红着脸傻兮兮的盯着旁边的木青姑娘瞧。

    嘴里还时不时的冲着人家打酒嗝。

    她这个小姐祖宗,莫不是把甜酒当茶水喝了?

    怎么也没人看着。

    刚想着禀了林氏推着盛明珠回去歇息,就瞧着她们小姐突然的伸着手,去戳旁边木青姑娘的脸。

    手指一点一点,似乎在戳弄什么新奇的玩意。

    “怎么一点都不软,不好玩。”

    琉璃吸了一口气,赶紧的将她们小姐的手给攥回来,满脸歉意道:“木姑娘,还请不要介意,小姐喝多了,有点迷糊了。”

    木青转过脸,眉头一挑,声音清冷淡漠,“无碍。”

    不知为何,琉璃对大公子带回来的这个美人,总有点心慌的感觉,尤其对上那一双幽不见底的凤眸,仿佛里面有摄人的漩涡一样,不敢多瞧,明明不过是个初来乍到投奔故人的落魄旧友,偏偏的却比她们这些自小长在国公府里的下人还要自得自然。

    而且举止投足,一言一行,都有种说不出的优雅矜贵。

    “看来,珠珠还是挺喜欢木姑娘的,不如今晚就让木姑娘宿在珠珠那里,等明日让人将听雪阁重新打扫,添置些摆件绿植进去,再移居过去,这样也住的舒服一些,如何?”

    林母这话一出,刚抿了一口酒进嘴的盛明忠差点没被呛住。

    “娘,这样不好吧!不如让木姑娘住我们旁边院子里!她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住在我们旁边里,也有个照应。”

    盛明忠是知道木青真实身份,所以这话绝没有半点旖旎之想,可是旁人可不是这么认为,尤其还当着徐氏的面。

    徐氏心中的郁闷已经憋了一下去了这会儿又听到盛明忠说出这话来,那还能忍,当即趁人不备,手下使劲,狠狠的掐了他一下。

    “三娘,你掐我做什么。”徐氏家中排行老三,成亲之后,盛明忠便随了她家人叫法,喊她三娘。

    徐氏没说话,只是满脸怨色的狠狠瞪了他一眼。

    林氏是过来人,那还不知道徐氏心里的小心思,当即驳了盛明忠的话,“家里地方那么多,何须住到你们院子旁边,珠珠腿伤不便不行,刚好有木姑娘陪伴,也少些寂寞,况且珠珠的院子大,里面的东西一应俱全,收拾一下就可以了。”

    “木姑娘,你意下如何?”

    慕长情下意识的就要拒绝,却见着盛明珠突然的眼前一亮,傻乎乎道:“好啊!木姐姐跟我住,我们一起睡,我最喜欢木姐姐这样漂亮的美人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