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罪锋镇魔行

第0208章 天机暗影

    惊觉事情尚有变数,岳啸川和苑昆仑更不迟疑,立刻动身往内城城门赶去。

    阴凝霜和阳九功遭遇“天诛”之事早已传开,眼下还愿意追随秦傲天的,只是他带来的些许亲信,却不知为何还能兴风作浪。

    距离城门还有数里之遥,便见前方黑烟弥漫,果然经历了一番剧烈的爆炸。

    岳啸川和苑昆仑马不停蹄,赶到之时打眼一扫,只见整座城门都被炸塌,崩落的砖石将道路堵塞,周围还有不少死伤的士兵。

    这时只见一人跌跌撞撞走近过来,脸上满是烟尘黑灰,行步之际一瘸一拐,仔细辨认才看出是端阳子。

    苑昆仑心头一紧,赶忙探问道:“发生何事,是谁相助魔头?”

    端阳子喘了口大气,声音嘶哑的道:“启禀师父,本来大伙儿痛打落水狗,已经把杀人魔王逼到穷途末路,连九尾妖女都被狄前辈制服,打算稍后押回去接受制裁。”

    苑昆仑瞥见左近昏倒在地的容小媗,眉头紧皱的道:“这些事情再说不迟,先说清魔头的去向。”

    端阳子暗叫惭愧,赶紧继续道:“大伙儿追到城门,没想到突然发生爆炸,不少人都当场送了性命。”

    “徒儿因为押着九尾妖女,稍稍落后于前队,这才侥幸死里逃生。不过当时徒儿看得清楚,狄前辈父子和几位师弟已经通过城门,紧追杀人魔王而去,至少这场爆炸没伤到他们。”

    苑昆仑听罢总算略略放心,当机立断的道:“也罢,端阳你便留在此地,收拢余下的士兵,肃清城中的残敌,我们继续追那魔头。”

    端阳子点头应是,岳啸川和苑昆仑则越过断壁残垣,沿路疾速追下。

    雪域无垢城经历连夜大战,城中百姓人心惶惶,家家户户闭门不出,外城道路上空空荡荡,好像一座死城一般。

    岳啸川和苑昆仑循着踪迹追了片刻,忽见前方现出两条人影,赫然是狄苍穹和皇甫鹰扬。

    父子两人相对而坐,皇甫鹰扬似乎已经晕厥,垂着头一动不动,狄苍穹则掌出入风,在他身上快速拍击。

    岳啸川和苑昆仑心头一震,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前去,定睛处愈发心下猛沉。

    原来皇甫鹰扬受伤极重,脸上已经毫无血色,腹间露出一条触目惊心的伤口,隐约可见暗红色的肚肠。

    苑昆仑明白狄苍穹是在为皇甫鹰扬推血过宫,以免他气血衰竭而当场身亡,咬牙间斩钉截铁的道:“眼下救人要紧,我来相助狄掌门,有劳少侠尽快追上赤阳等人,告知他们不可勉为其难。”

    岳啸川郑重点头道:“在下醒得,苑掌门放心。”

    只言片语计议已定,岳啸川别过苑昆仑,独自急追下去。孰料才追出不远,便见一队人马怏怏归来,当先者正是赤阳子和常万里。

    岳啸川拔步迎上,径向赤阳子道:“各位无恙否,可曾抓住秦傲天?”

    其实不必多问,单看常万里等人的神情,便能猜到三分。

    果然赤阳子面现愧色,摇头轻叹道:“净宇教早已留下后手,我们方才陷入迷阵,始终难以找到出口。四师弟还中了陷阱,弄得伤上加伤,短时间内只怕不可动武。”

    岳啸川心头一凛,迟疑着道:“秦傲天居然还会布阵?那各位最后是如何脱出?”

    赤阳子为之默然,倒是常万里挠了挠头,讪讪的道:“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最后是净宇教派人指点,我们才走出来。”

    岳啸川登时一愕,难以置信的道:“此话当真?对方网开一面,究竟有何目的?”

    赤阳子从怀中取出一张纸笺,递给岳啸川道:“那人留下这封书信,岳少侠请看。”

    岳啸川接过观瞧,但见信上墨迹未干,笔力十分沉凝精悍,只以寥寥数笔写道:“昆仑诸君台启:五莲异数既生,吾教于今惜败,然一隅胜负难定乾坤,盼互为忍让,来日再决雌雄,鄙夫石某敬上。”

    岳啸川看到落款,蓦地一阵冷意直透顶心,脑海中闪过梦山小筑里那面相同字迹的墓碑,震惊之下脱口轻呼道:“这是天机魔王的书信,原来这魔头一直隐在幕后!”

    赤阳子翟然一醒,同样吃惊不小,眉峰紧锁的道:“天机魔王石万通?听闻他诡计多端,通阴阳晓八卦,尤其善于布置阵法和制造机关,如此看来的确是此魔无疑。”

    岳啸川点点头道:“应该不会错,至于信中言道‘互为忍让’云云,却不知是否诱敌深入之计,还是先将书信交给苑掌门审阅,各位意下如何?”

    赤阳子一正色道:“正有此意,咱们这便回禀师父。”

    众人并无异议,即刻动身回返,须臾来到先前遇上狄苍穹父子之处,苑昆仑和狄苍穹刚刚运功完毕。

    皇甫鹰扬脸上已经恢复了一点血色,看来总算性命无碍,狄苍穹兀自冷汗淋漓,径向苑昆仑施礼道:“多谢苑掌门仗义出手,否则吾儿今日难逃劫数,此恩吾铭记在心,日后定当补报。”

    苑昆仑抱拳还礼道:“狄掌门太客气了,日后你我两派亲如一家,对抗魔教还须并肩作战。”

    狄苍穹点头称是,这时众人都趋近过来,赤阳子将前情禀过苑昆仑,然后递上书信。

    狄苍穹听闻石万通亲临,咬牙冷哼道:“难怪那厮手段过人,吾一时之间降不住他,扬儿反倒伤在杀人魔王刀下。”

    苑昆仑面沉似水,若有所思的道:“即便秦傲天身受重伤,但以他的武功修为,仍旧足以戕害令郎。万幸这一刀留有余地,恐怕正是为了绊住狄掌门,让你必须全力为令郎疗伤,因此无暇继续追击。”

    狄苍穹心道有理,看着那封书信道:“好个‘互为忍让’,岳少侠推测这可能是拖刀计,苑掌门以为呢?”

    苑昆仑沉吟着道:“城中经历这番巨变,许多事情亟待处理,我认为暂息干戈也并无不可。”

    狄苍穹虽觉不甘,但妻儿尽皆重伤在身,委实让他悬心不已,终是喟然一叹道:“罢了,便依苑掌门之意,来日再决雌雄。”

    一番追击无功而返,众人多少都有些失望,只是形格势禁,确实别无他法。

    其时已近午正,艳阳高悬晴空,和暖晖光遍照雪域无垢城,似乎预示着阴霾消散,一切必将重回正轨。

    岳啸川不由得心生感慨,此番虽然数多波折,所幸最终不辱使命,唯盼正义聚首,再开武林新局。

    “咳咳……眼下咱们还有人手,不如杀他个回马枪,至少要把小十七抢回来。”

    “恕我直言,相比这位貌合神离、自命清高的骑士,如何安抚韶寨主手下的湘西群盗,才是副教主更应该关注的问题。”

    “老石你——哼!小十七先前杀了雪玉观音的徒弟,现在落在那班杂碎手上,只怕凶多吉少。老容将她托付给我,我岂能不管不顾,自己溜之大吉?”

    “气运已经不在我方,垂死挣扎难逃全军覆没。”

    “气运?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纯粹是庸人自扰,我从来都不信。”

    “事实如此,由不得副教主不信,原本一切顺风顺水,谁能想到五莲池下有一位近神人?唉……天机难窥,天威难测,天意难违。”

    “说得冠冕堂皇,我看你是被那妖尼姑吓破了胆。”

    “我早已算到五莲异数,所以定计破坏五莲阵势,可惜终究无法扭转气运,甚至有弄巧成拙之象,总之雪域无垢城已成我方绝地,速速远离为上。”

    “你近来愈发神神叨叨,可别走上老汪那条死路,否则我认得你,我的刀剑可不认得你。”

    “副教主大可放心,无论未来发生何种变故,我都会忠于教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