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龙池传奇

第三十六章

    三年的企盼与期望瞬间化成一汪漂亮的泡沫儿被“半山土地”的臭嘴吹得支离破碎。芙蓉仿佛掉进刺骨的冰窟窿,眼前一黑全身麻木了……

    她想对苍天哭诉,发泄自己心中的冤屈,但张开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想逃避现实,可将头埋进双膝间眼睛一闭上脑子里就浮现出一幕幕揪心的情景,不见天日的地皇……养育之恩的师太……数次显灵的观音菩萨……枯河里水类幽魂的控诉书……还有来去无踪的青姑与桑鸣……

    ……她终于哭出了声,哭声幽幽传千里,鬼神听了也动情,苦于命运天注定,时辰未到难不消。

    许久,许久。芙蓉忽然来了劲,猛地坐起身撕下了衣襟又咬破食指,一股殷红的鲜血冒了出来,她挥动食指将涓涓红流化成了衣襟上的字

    “茫茫天下将化为乌有,我芙蓉秉天下万众之言承八百三十三种水类之望斗胆临书涕零,不知所言……

    三年前,天下一夜之间断了所有的水,水乃生命之根本,水乃万物之源泉,突如其来的滴水不存,彻底将天下万物送上了绝路。”

    芙蓉又牵动了心中的悲愤,凝了好一阵才拉回放飞的思绪。血又凝固了,她又咬了一口,继续拉开那段不堪回首触目惊心的往事,冉冉的月光透过朦胧的沙尘映在衣襟上,一列列鲜红的大字淋淋漓漓,赫然在目

    “我芙蓉承地皇宏志,受命于危难之中,幸得水类幽魂的指点及观音菩萨的援助,发起南下求雨的决心。一路之上,可谓千里悲风,万里赤地,历尽了千辛万苦,排除了重重险阻,并得贵人相助群策群力退了龙王爷的百般刁难,无道之辈的陷害,生生死死经历了数次,踩在兄弟姐妹们的尸骸上才得以延续至此……”

    她似乎有些写不下去了,头直发沉,每写一下眉头跳动两下,她觉得好累,可看到衣襟上半片红艳艳的绢绢秀字时,精神却莫名其妙地振奋了起来,牙齿咬着嘴唇……

    “……万没想到我芙蓉走了三年,原以为有生之年能见到大慈大悲的老龙王,好歹了却夙愿——可是,半山老翁告诉我,离你那儿还有一半路程……可怜我芙蓉已是丝尽的春蚕,泪干的蜡烛,自忖再也不能延续下去。

    求雨大业中道崩殂,割心之痛无以言表,然此危急存亡已非我芙蓉所能改变的……”

    芙蓉写出这么多久压心肺的内心话,显得轻松多了。她调整了情绪咬破最后一个手指,众所皆知十指连心,可她对这一切早已麻木了,等血珠从指尖绽放出来又划动手臂挥舞不停

    “……天下万物能否崛起,水类幽魂能否重生……一切一切成与败都托付与老龙王了……

    愿老龙王不计前嫌,大难当头以德为先,追根溯源大发慈悲,重振龙族昔日雄风,早降甘露普救天下万物……”

    半山土地又像往常一样闻日而醒,他翻转身子还意犹未尽地想再睡一会。可奇怪的是,今天这“回笼觉”就是睡不着……

    巴嗒巴嗒眨了一气眼皮,忽猛地想起昨晚还有一口酒没喝光。

    一想到酒,半山土地来了劲,摇晃着爬起身借着窗外射进的光芒,贪婪着搜索了起来。

    “哎哟,我的酒呀!”

    视为宝贝的那只酒葫芦却倒在了地上,将仅存的那口酒全漏光了。半山土地嗜酒如命,此时见酒白花花的漏掉,不是要了他的命——他瘫坐在地上,两眼死盯着酒葫芦,终于记起昨晚刚睡下时被那“疯女子”吵醒,大概回转时不小心踢翻了酒葫芦……

    半山土地“嗵”地站了起来,似乎找到了出气口,怒发冲冠奔出庙宇,一眼就望见横躺在门前的“疯女子”……

    “……他妈的扫帚星,晦气精,”半山土地劈头就骂,“哪里不好去装死,非跑到我门前来触霉头,害得我宝贝丢光,今后日子可怎么过哟……”

    骂了半天,半山土地忽然觉得不对劲,怎么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可别在我门前那个哟……

    他打了个战栗小心凑上去一看,见她脸朝黄土向下趴着,双手血迹斑斑,却紧握着一块血红模糊的布——他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地伸手触了触“疯女子”的肌肤,冰冷僵硬……

    “……哎哟,真的那个了……”

    半山土地吓得连打哆嗦,颤抖着去拉那块似有字迹的布块,小心翼翼地展开一看,“哎呀”一声惨叫,这会彻底清醒了。

    明白了事情原委后,半山土地手捧着“芙蓉血书”与“水类幽魂控诉书”,惊得目瞪口呆。他此时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了滔天大罪,同时他也清楚地认识到,余下的这段路程必须由他来完成,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得天独厚的龙池山的确与众不同,他的顶端不但平坦似地,而且还呈椭圆形,活脱脱是个完整的“船仓”——归隐的老龙王就相中了这个地方将自己封闭在仓尾的洞穴之中……

    这日,一股刺激的异味将长眠的老龙王熏得苏醒了过来,诧异之下仔细一嗅,不由大吃一惊——此异味分明是久违的血腥味。

    没等老龙王细想,忽又听到洞外似有响动。

    “谁在外面作怪”

    洞外正是半山土地,他怕老龙王怪罪,本想塞进“血书”就溜。但是既然发问了,只好答腔“老龙王息怒,半山土地前来拜访。”

    老龙王一愣,自己归隐龙池山从未露面,也素来没与人交往,这半山土地来干什么

    “……原来是土地爷,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半山土地支吾着“……我……我是代天下……娘娘送信的,就在门缝内,你……你过目一下吧!”

    老龙王瞥了眼洞门,果然看见有一团东西,捡起打开一看却是两份触目惊心的血书。他心里格登一下,意识到大事不好,揪着心以最快速度将“芙蓉血书”与“水类幽魂控诉书”一连看了三遍。

    ……老龙王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使劲地摇着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龙儿以我‘正’字为鉴,他不敢有逆天下……”

    “可……可送信的是天下娘娘,她不会糊弄吧……”

    老龙王猛地推开洞门,对着半山土地厉声喝问道“她在哪里,我要亲自问话。”

    “……老龙王息怒,那……那娘娘已经去了。”

    “上哪去了”

    “死在我门前。”

    老龙王红了眼,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娇儿真如“血书”所说毁了天下乱了水族……但手中这两份血泪所凝的“血书”也绝不会无中生有——最让他遗憾的是送书人竟死在半山土地门前……

    “老土地,是你害死送书人的”

    老龙王沉默良久,突然从牙缝里蹦出这句让半山土地惭愧不已的话来。

    “……老龙王,是……是我误导了娘娘,害她丢了性命,但……我可不是有心的,都怪我喝醉了酒……”

    这一说,更加激起老龙王心中的怒气,顷刻间转化为熊熊怒火全泄到了倒霉的半山土地头上。他翘首腾空还原为黄龙,旋起一阵飓风将半山上的庙宇吹得无影无踪。

    “……老龙王,你拆了我的房屋,以后我住到什么地方去……”

    “好你个土地,留在龙池山只会误事,从今天开始永远别让我碰到,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半山土地见老龙王满脸杀气,骇得两腿发软,再也不敢说半个字,尽管心里冤得很,但还是灰溜溜地下了龙池山……

    从此,龙池山上的“半山土地”真的消失了。不知他后来在哪儿发达了,还是更加落魄。总之,没再上过他视为屈辱的“受封地”。

    直到近代,当地人根据盛行的传说进行论证推敲,认为半山土地并没有错,错只错在当时的环境下芙蓉没与他进行全面的沟通,假如她先自报门户,那就断不会出现这样的结局。

    鉴于种种原因,当地人想重新请回可怜的半山土地,多次在旧址上建造土地庙——然而每次建成时,好好的天空就突然雷电交加,眨眼间复将土地庙打得支离破碎、无影无踪……

    瞻天底之下……

    千里悲风,万里赤地。

    顾大江南北,

    山塌地裂,白骨累累。

    ……老龙王汗颜了。他老泪纵横,倒不是伤心,只是他对龙儿的行径感到羞耻,同时也为天下遭此厄运而痛心。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尽管事实摆在面前,然而老龙王多么希望这一切恶果并不是龙儿栽下的。

    他闭着双眼在云丛中翻了几个筋斗,经受了一段从未经历过的痛苦煎熬后。长叹着纵起龙身向天崖海角窜去,在水族入口处,找了块石头点化为鱼,托它带个口信要水龙官速来见自己。

    在珊瑚岛面壁三年的水龙官心早冷了。在这三年中,他无时不刻不在思念归隐的老龙王及心爱的龙夫人,若不是这些因素,他早想一头撞死拉倒。

    石头鱼的突然出现,让他欣喜之余摆脱了诸多思想束缚,理直气壮地摔掉枷锁拜见老龙王了。

    水龙官一见到老龙王不由潸然泪下“……你总算站出来了……”

    三年牢役之灾的水龙官早丢了“官样”,往日挺拔的腰板如今弯驼得恍若一只弓,浑身褴褛跟天下满街跑的乞丐没什么两样——老龙王沉默了,他痛苦地摇了摇头,因为幻想不存在的结局在水龙官身上得到了验证……这个事实沉甸甸地撕破了他一直引以为豪能叱咤风云独挡一面黑龙儿的脸皮。

    “……出了这么大的事,”老龙王摇摇头,“你这个叔辈怎么不管教他……”

    水龙官哭诉道“冤枉我了,黑龙王听信拉巴的谗言,先囚了我,夺了‘水龙金牌’,我哪有说话的份……”

    “那你也该早告诉我,总不至于酿成今日这样的棘手结局。”

    水龙官愣了,他没想到自己这么惨还遭到老龙王的责怪。

    但他并不让步“老龙王,黑龙王是你我看着他长大的,他的秉性我知你也知,何况他贵为龙王爷,我虽是叔辈但难道能逆了他的意志。顺便告诉你一声,你留下的‘正’字牌也被他砸烂了。”

    老龙王刹那间变了脸色,他没想到昔日乖乖的龙儿真成了逆子“错已铸成,如何收拾才好”

    “……老龙王,你既然出来了,还回避什么,面对现实挽回残局让龙种少作孽……再犹豫的话千秋伟业毁于一旦啊!”

    此时富丽堂皇的龙宫依然歌舞升平,龙王爷为了庆贺顺利镇压天下娘娘,举水族同欢,连日灯红酒绿将没心没肺的“荒唐事业”推向了,推出了“真理”——然而醉意朦胧的他丝毫不曾觉察到厄运来了。

    欢庆宴会进入尾声,当龙王爷高举着酒杯准备与大家干杯时,忽传来一阵与喜悦气氛不符的嘈杂声……

    “……谁在门口哭喊”龙王爷沉下了脸。

    “是我们呀,龙王爷,珊瑚岛的……”

    龙王爷心头一凝,急不可待地问道“珊瑚岛的,怎么回事”

    “……龙王爷,大事不好呀”,珊瑚岛的虾兵看守哆嗦着,“水……水龙官带走了九百九十三条水龙去了天下……”

    龙王爷倒吸一口冷气,手一松满溢的酒杯跌在了地上,“啪”一声碎了“……此……话当……当真。”

    虾兵看守急得跺脚“只怕他们已在天下降雨了。”

    龙王爷站不住了,他眼前忽然一片漆黑,“嗡”的一声脑子炸开了,什么白的、黄的、金的、蓝的、紫的……犹如一盆散花朝自己直泼过来,他费力地扳住桌角定下神“你……你们这些饭桶,都愣着干什么……”

    “我们能干什么呢龙王爷。”

    龙王爷气得直打哆嗦,胡乱招呼上所有能用的龙、蟹、虾、鱼……,凑成一支庞大的队伍欲去天下挽回一切。

    但刚出龙宫,被大道上一片漆黑的浓雾挡住了去路。

    龙王爷大恼,拔剑就砍,不料剑未甩出,袅袅的雾霭朦朦胧胧、沉沉浮浮、若隐若现之间露出了龙夫人及遭难的八百三十三种水类幽魂的容颜……

    九百九十三条水龙齐赴天下,顿时乌云四起瞬间笼罩了整个天空……

    老龙王又招来了闪电婆和雷公爷。

    他两口子揉着惺松的眯眼奔了出来“……哎呀!老龙王呀,长久也不来招呼我们,害得我两口子睡得这么胖……”

    老龙王打断他俩的话头“即刻打雷闪电,为水龙降雨天下开辟路径。”

    闪电婆与雷公爷见老龙王脸色不对劲,不敢多言。急急领命轰起惊天雷、刮起电灼光——刹那间,电闪雷鸣一片,将漫漫的乌云炸得开了锅,咆哮不已……

    屹立云端上的老龙王见时机成熟,亲自下了“降雨令”。

    九百九十三条水龙“啊”的一张嘴,倾盆大雨直泻而下,落在三年未沾一滴水的土地上。

    这场甘露足足下了三天三夜,只见天下东西河道满盈盈,南北溪流响玲珑,大地得润,枯草逢春……

    喜得天下众土地、山神及四处精灵纷纷现形躬身拜谢。

    没等众水龙退下,袅袅散发着雨雾的天下,突然绽出绚丽多彩的霞光直冲云霄,顶上天宫又折腰成弧形顺滑至地,现出了一道半圆形的彩虹。

    众水龙包括老龙王、水龙官之类的有识之士都没见过这等奇景,纷纷驻步停留赞叹不已——他们哪里知道,这彩虹霞光其实是天下万物得到重生止不住狂喜从内心喷发出来的精华,并以此独特的表达方式庆贺暨感谢促成降雨的所有有功之士

    咆哮一声震四海,甘雨磅礴降天下。

    万里江山喜迎雨,救得万物脱苦海。

    从此风调又雨顺,百姓安乐享太平。

    饮水思源重追溯,若论功德数芙蓉。

    天下奇景声大势大惊动了天宫。

    玉皇大帝移驾南天门目视着祥云缠绕的巨大彩虹,沉思着说道“下方奇兆,连于天地之脉,诸位陪同齐去看个究竟吧。”

    然而到了天下,骄艳的彩虹霞光大发,映得玉皇大帝的八宝祥云也黯然失色。

    “诸位,可知光芒四射之物是何物”

    众仙见玉帝变了色,一片哑然只字说不出。观音菩萨转了出来“玉帝,看那是何物。”

    玉帝朝她所指方向望去,只见远远一朵祥云上似有一个黑点。眨眼之间,那黑点突然大了许多——分明是个人影。

    “这……下方凡人,怎么也能腾云驾雾”

    观音菩萨见玉帝不解,微笑道“玉帝休惊,你自己问她吧。”

    那人影眨眼间便飘到了玉皇大帝驾前,慌得两旁天师横身相挡。不料,那人影似入无人之境,所到之处“噔噔”将堂堂天师震得无不弹开。

    玉帝大惊失色“你……你到底是何物”

    那人影停了下来“……我本天下地皇未婚娘娘——芙蓉也。”

    “地皇的未婚娘娘,”玉帝松了口气,又绷着脸问道,“你身为天下娘娘,应该为百姓造福谋利,为何弄此玄乎惊扰天宫”

    芙蓉幽笑道“玉帝呀玉帝,我芙蓉已成一道魂魄,如何能为黎民百姓造福谋利。”

    玉帝一愣,这才辨出她确系魂魄所凝,难怪身轻如鸿毛,驾得起云雾,而同时也发现她额头发黑,似乎有天大的冤情……

    就在玉帝纳闷不解时,观音菩萨趁机开口了“……苦尽甘来,物极必反,芙蓉你虽化为魂魄,但救了茫茫苍生功果已成。单说万物精华显灵出奇景助你伸冤,足以证明你的功绩。今日这么好的机会,你不开口更待何时”

    芙蓉点点头,遂将天下断水的起因及自己求雨的无奈与艰辛伴着伤感的心语一同吐了出来。最后她感慨地说道“……我的身体还在龙池山,天下得雨滋润后,万物复苏并升华,莫名其妙地把我送到了这儿,得遇玉帝与诸仙是我芙蓉的福份,我想求诸位从今往后保佑天下一帆风顺,百姓安居乐业。”

    诸仙听了这一番控诉,哗然而起,议论纷纷。玉帝也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他没想到区区三天功夫的疏忽,给天下带来了灭顶之灾——难怪天下出奇景向自己的八宝祥云示威,这事已天怒人怨,若再稀里糊涂处置不公,后果不堪设想……

    老龙王是在龙宫大道上劫住龙王爷的。

    他上前就是一顿耳光,并痛声训斥道“……畜生,我造了什么孽,留下你这个逆子……”

    “父王,你的龙孙至今还在西天受难呢!”龙王爷显然不服,“你闭眼一走,这么大的摊子交给我,我呢,交给谁丧子丧妻……”

    老龙王黯然地摇摇头“身正不怕影子斜,你若不干伤天害理的事,谁敢来杀你的子,屠你的妻……”

    “父王你胳膊肘真的往外拐!”

    “你醒醒吧,你闯下的弥天大祸谁也收拾不了,”老龙王望着同样满脸苍桑的黑龙儿落泪了,“子不教,父之过,我陪你上天请罪。”

    不料在半空就撞上了玉帝大驾。

    一筹莫展的玉帝见到他俩心里就来火。他指着灰溜溜的龙王爷厉声呵斥道“你……身为水族统帅,总管天下水源,为何要断水三年,造成万物枯萎,颠倒五行乱了轮回”

    龙王爷自知大势已去,低着头,昔日那股龙种特有的傲气早飘到了九霄云外。他望着满脸威严的玉帝,心头别有一番滋味,以往那种开口“玉帝兄”,闭口“龙王弟”的感情如梦境般瞬间化为过眼烟云……他不想再辩解什么,因为他明白“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个简单哲理。

    老龙王叹了口气“玉帝,畜生给你添麻烦了,他干了这些丑事我也刚得知,这祸……惹得这么大,我……我不想说什么,依你处罚。”

    对老龙王玉帝还是挺客气的,但他也挺为难。应该说,他与龙种的交情是非常特殊的,然而此时面对诸仙众神……他敢存半分私念

    水龙官带着龙夫人的魂灵突然出现,不但打破了玉帝左右为难的局面,而且彻底粉碎了老龙王父子内心深藏的幻想。

    龙夫人披头散发,她不顾惊驾之嫌,对着玉帝撕心裂肺、嚎啕大哭了起来。哭声撞击在祥和的彩云上,显得凄厉碜人……

    龙王爷吓得魂飞魄散,跪在水龙官面前叩头如捣蒜。

    但水龙官豁出去了,他不顾尊卑之嫌揪起龙王爷的衣襟痛骂道“禽兽……畜生,她是你长辈,你连她也要玷污……”

    水龙官揪着龙王爷伤心欲绝,露出了疯态。龙夫人一见不对劲,过来想拉开他俩。

    水龙官哭道“爱妻,你走了,我还活着干什么”

    龙王爷开始还懵着脑子,可一见他夫妇是来索命的,倒底怕了,朝着玉帝高声哀求“快救我一把……”

    不料话音未落,就传来一阵惊叫声,龙王爷被水龙官夫妇缠绕着一起栽下了云头。

    但谁都没出手救龙王爷。

    老龙王的心受到了强烈的震动,他面对众仙臊得满脸通红“……玉帝,龙种的脸已丢尽,不能再担当重职,水族这一摊你要多费心了……”

    “老龙王留步,请受我芙蓉一拜。”

    老龙王见天下娘娘跪在面前,惶恐不已,扶起她叹道“娘娘折杀我了,龙种无德,给天下带来劫难,还望娘娘大人有大量,今后能与水族子孙和好如初,我老龙王感激万分了。”

    玉帝极不想放走老龙王,因水族这个烂摊子实在棘手。但观音菩萨见其隐心已定,便婉劝玉帝成全了他。

    所以,老龙王复回到了龙池山。但这番大折大腾大伤大悲强行脱离尘海,心情哪静得下来——苦闷在洞穴中,越想越烦燥,一气之下挖出已尘封的一葫芦酒,拨出塞子喝了个精光。

    这下倒好,酒醉一身轻,片刻便呼呼大睡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一阵嘈杂声惊天般响起。吓得他跳出洞外,却发现山下一大帮百姓敲着锣、打着鼓,抬着六畜在龙池山山神的带领下涌了上来。

    老龙王愣了一下,继而全明白了,善良的老百姓来谢自己了。

    能得到天下百姓的拥戴,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可这等美事对老龙王来说,他是唯恐避之不及,因为他需要修行,不想被任何尘事打扰——眼见人群一步步逼近。

    老龙王急得满头大汗,拔腿就欲逃出是非之地。不料,仓促间脚绊门槛,一个踉跄向前跌去。这下闯了大祸,落地之际不偏不倚右眼撞在一块尖石上——右眼珠随着一汪血水喷了出来。

    老龙王痛得哇哇直叫,捂住右眼眶急忙寻找眼珠子。

    正在这时,老百姓追到了身后。山神一见老龙王,高兴得大叫道“老龙王……那就是老龙王,终于找到了。”

    狂喜之下的老百姓沸腾了,叫着、喊着、跳着、跃着像疯了般围上去叩拜不止。

    可怜老龙王眼珠子还没找到,匆忙下胡乱抓了颗石子,塞进眼眶止住了血,顾不上疼痛长鸣一声跃入半空绝尘而去。

    等目瞪口呆的百姓回过神来,一切又恢复平静了。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老龙王见他们朝拜反而会跑……

    带着满腔的遗憾他们又到老龙王居住的洞穴去找了一番,想寻出些什么充当记念,但可惜连一丝一甲都没找到。

    奇怪的是,洞穴前水雾缠绕,褪去后竟然现出一汪清泉……泉水叮咚,涓涓而流……这一流竟流了几个世纪,直至今天,海拔一千四百余米的龙池山顶上那一汪清泉不畏干旱,不畏严寒,细水长流,一年四季从未间断——后人说是老龙王的眼珠在为龙种的丑事向天下人忏悔……

    那么老龙王后来究竟去了哪里,这一时也无法考证说清,但他没有回过龙池山。

    数百年后,天下陆续出了几个旷世奇才。“饮水思源”,他们同样对曾救了天下人的老龙王怀有深切敬意,所以对其归属也进行了寻根,结果众说纷纭,各抒己见。

    其中有两种说法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和可行性。一是老龙王抱痛离开龙池山恰被观音菩萨撞到,菩萨念其正直施手救了他,又顺其意愿帮他在天宫讨了座小山头,他从此一心修行再无杂念。

    另一种说法,老龙王离开龙池山后,在天涯角找了座荒芜小山,远避人类一心潜修。后来,水族日渐衰落,女娲神出面劝回了他。从此,水族复兴与天地为邻再没生事……

    longchichuanqi0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