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逆流人生

第九百五十五章 接亲

    2005年8月16号,天气晴。

    这一天和往常一样,一过早上6点多钟,整个首都城就变得热闹、充满生机。

    在这座华夏规模最大、最有影响力的城市里,无数个成年人,用他们辛勤的汗水,滋养着这座城市的底蕴。

    可就在所有人忙忙碌碌的朝着自己工作岗位上奔走,准备开始新一天充实而又忙碌的工作时,从首都的东三环,有一只看不到边的婚车车队,正在朝着南二环驶进。

    虽然此时正是出行的高峰期,但是2005年的这会儿自驾车还不算普及,甚至还有不少人骑着自行车上班,所以这个夸张而又庞大的婚车队伍,并没有因为早高峰而显得凌乱不堪,反倒是因为这个车队过于豪华、夸张,几乎所有的车辆都自发地让出了一条道路,让这个车队顺畅的行驶在整条大路上。

    而此时开在最前面的婚车,是一辆限量款的劳斯莱斯,据说这辆车全球仅仅销售30辆,而这辆则是李斯上个月从国外费了好大功夫弄了过来,送给徐博的礼物。

    而此时的李斯坐在徐博的旁边,一边打着哈气,一边笑着说道:“你这西服有点儿小啊,肚子都包不住了。”

    “可不是吗,这破西服我从第一眼就没看上,可唐敏非说这衣服好看,现在穿在身上别扭死了。”徐博一脸的不愿意道。

    按照徐博的想法,既然新房在时代小区、酒店也在小区不远的时代酒店,唐敏的婚房就找一个附近的五星级总统套就完事儿了。

    最开始的时候唐敏倒也同意了,可唐敏的爸妈一来,就出了问题,尤其是唐敏她弟弟,非说徐博选的那个酒店名字不好,非要换一个酒店。

    徐博最后也懒得因为这点儿事和她家人墨迹,所以干脆就让唐家人自己选去了。

    可结果,唐敏的爸妈硬是选了一个离他家足有30多公里的一个酒店,最主要的是这家人弄出了一个极其不好走的路线,这就让徐博多少有点儿不满意。

    但是徐博再怎么不在乎唐敏,毕竟这是结婚都吐一个顺当,所以徐博也就捏着鼻子忍了。

    但是为了能够按时来到酒店,所以今天天没亮,接亲队伍就赶了出来,而不少人为了赶来给徐博出婚车,几乎都算是一宿没睡,虽然大家都没说什么,可徐博倒是有点不高兴,而借着衣服的茬,顺带着说起了自己的不满。

    李斯一听这衣服是唐敏帮着选的,李斯当及就转移话题道:“这衣服其实乍一看差点,细一看也挺洋气的。对了,潘登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说是他带的12辆车跟在队伍后面呢,算是给你面子了啊!”

    “给我面子?这是给你面子!潘登要真是高看我一眼,昨天晚上就来了,何必现在弄这一出呢!对了,昨天谢哥那边没说啥吧。”徐博想了想,还是心有余悸道。

    徐博昨天喝酒喝得有点儿多,所以看到保安把谢文拦住了,这小子就有点儿疯了,所以才对那几个保安和酒店经理大打出手,可回到家里,徐博就有点儿后悔了。

    毕竟谢文这人是个清廉出名了,而且人家还是个不小的领导,自己在他面前弄出一副大哥的架势来,人家肯定是不高兴了。

    而昨天谢文给他塞了个红包转身就走了,这就足以表面,谢文对他的意见不小。

    所以从昨天晚上,徐博就因为这事儿,一直犯嘀咕,正好借着这个功夫和李斯聊聊。

    其实关于这事儿,李斯昨天也想了很多,而他也决定了,等徐博结婚以后,就把他拍到深城那边去。

    虽然李斯依旧让徐博当他的影视公司的总经理,而且还准备让他兼任一个深城分公司总经理的职务,但是以李斯对徐博的了解,这小子肯定不愿意。

    首先徐博的所有关系全部都在首都,到了深城那边一切都得重新开始。

    第二点,时代集团的总部在首都,而他还挂着副总的头衔,如果把他扔到深城那边,虽然看起来什么都没变,可在别人看来,徐博就是被流放了。

    而已徐博的性格,他肯定多多少少会有些面子上过不去,所以李斯道是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和徐博张嘴。

    尤其今天是徐博结婚的大喜日子,李斯更犯不着惹他不高兴,所以到了嘴边的话也就咽了下去。

    “没说啥,你和他也不熟悉,他又能说些啥呢!以后少喝酒,而且做事儿多动动脑子,现在不是90年代了,国家的法制越来越健全,你这么弄早晚会出事儿的。”李斯想了想,还是点到为止道。

    徐博聪明着呢,一看李斯欲言又止的表情,他就知道谢文十有八九没说啥好话,但他就是这样,性格狂的没边,虽然谢文是个大人物,但在徐博看来,你谢文再牛鼻,你也管不着我,你要看不上我,大不了咱俩以后就不说话而已,所以他反倒是哼了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大喜的日子说那些干啥啊!对了,一会儿接亲的时候,你帮我扛着点儿,唐敏的弟弟成不是东西了,”徐博想了想随即说道。

    “行,你放心吧。对了,赵雪昨天怎么没来啊?”李斯想了想随即问道。

    “来了,被我安排在别的房间了,本来计划晚点儿给她弄上来撑一撑场面,可后来出了那事儿,我就把这碴子给忘了!对了,赵雪今天可是伴娘,你要是真有想法,正好借这这个机会,和她好好聊聊,我跟你说,她肯定对你有想法!”徐博这时候嘿嘿一笑。

    李斯这时候白了一眼徐博,什么也没说。

    李斯永远不会告诉别人,他和赵雪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但是李斯也永远想不明白,这个赵雪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对自己忽远忽近。

    李斯的脑子里刚刚浮起来赵雪美艳的形象,随后自顾自的笑着摇了摇头。

    8点38分,婚车准时出现在了酒店的楼下,而徐博带着李斯、徐军、王辉夫妻,还有几个在京城颇有名望的二代,大摇大摆的朝着酒店走去。

    李斯作为伴郎,帮着徐博拿着手捧花。王辉妻子作嫂子,帮着拎着毛毯,而王辉则作为今天婚礼的主婚人走在李斯的后面,至于剩下的那些人,一个个的喜笑颜开的跟着大部队往前走。

    到了总统套房门口,录像师调好了光线,随后示意徐博可以喊门叫妈开门,徐博这时候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就大声的喊道:妈,开门!

    一方水土一方人,每个地方的习俗各有各的不同。

    徐博是东北人,唐敏是魔都人,而举行婚礼的地方在首都,所以这个习俗就有点儿乱套。

    最后徐博一拍脑袋,最后决定从东北老家找个专业的婚礼团队过来,而一切的习俗全部按老家的习俗走。

    所以按照规定,徐博需要在房门口叫妈开门,然后唐敏妈打开门,做一个认亲环节,然后继续敲唐敏那屋的门。

    按道理说,在门口喊妈的这个环节,最多也就喊三声,有的聪明人,新郎喊一声,随即新娘母亲就把门打开了,算是对姑爷的喜欢。

    但是徐博连续喊了5声:妈,开门!结果屋里面还是一副死活不开,而且一个劲儿的让徐博在大点儿声。

    这就让徐博的脸憋红了,而其他接亲人员,或多或少都觉得女方有点儿装了,再加上有几个二代,平时就是不怕事儿大的主,所以就在外面嘟嘟囔囔的,说起了风凉话。

    而这个时候王辉看情况不对,随即敲着门说道:“行了,差不多得了!”

    徐博的妈死的早,而他爸不但又给徐博找了个后妈,而且平时和他关系一直不好。

    所以徐博发达了以后,根本就和他爸断了关系,甚至连那头亲属也断了关系,所以他结婚的时候,家里也就算是一个人都没过来。

    婚礼最重要的人除了新郎新娘,就是双方父母了,所以徐博这情况,倒是有点儿特殊,所以徐博和李斯想了半天,就决定让王辉夫妻,以兄长的身份作为今天的主婚人。

    一方面徐博和王虎关系不错,而且徐博也对王辉服气。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王辉,在整个时代集团的地位,仅仅是次于李斯,而他不仅仅上过好几次央视新闻,更是在国内有着不小的知名度,可以说在某些程度上,王辉比李斯的名气还大。

    所以让王辉当这个主婚人,算不得落了徐博的面子。

    而王辉这人也讲究,不但昨天忙活了一晚上,而且全程都在陪着娘家人,算是尽心竭力了。

    王辉的声音一传出来,屋里面的人稍稍商量了一番,随后门也就打开了。

    而这个时候唐敏妈笑嘻嘻的就出现在了徐博的面前。

    徐博本来就没怎么看得上自己的这个岳父岳母,而刚才这家人又弄出一个所谓的下马威,徐博就更加不爽了。

    但是结婚吗,人生最大的事儿,所以徐博纵使不高兴,也还是笑着按照流程朝着唐敏的爸妈鞠了一躬,随即亲热的喊了声:爸、妈。

    唐敏她妈倒还好一些,虽然声音假兮兮的,但是面子上还过得去,可唐敏爸弄出那副长辈的样子,就多少有点儿看不过去了。

    但即使是这样,徐博也没多说啥,随即带着接亲队伍走进了屋子里。

    王辉是个接人待物的高手,进了房间后不但把今天的接亲人员挨个的介绍了一遍,而且还热络的和唐家人攀谈着,所以这边的氛围倒是很不错。

    而李斯和几个徐博的朋友,这时候也跟着徐博开始创第二道关了。

    相对于第一道门来说,第二道门虽然是打开的,但是难度却远远高于第一道门,而站在门口的几个人,更是一副不给钱不让进,尤其是唐敏弟那一幅,我和我姐情同手足,你把她娶走了,就像是割了我一刀肉的架势,颇让人心里不舒服。

    徐博就是不差钱,所以千元红包准备了50个,而他最开始的计划就是,一把扔掉所有的钱,然后趁乱直接带着队伍冲进去就行。

    所以到了房间门口,徐博朝着里面喊道:“唐敏,我来接你来了!”

    徐博的话一说完,让他意外的是,唐敏竟然没搭茬,这就让徐博有点儿懵了,而他的计划也就被打乱了。

    “徐博,按流程来,别想糊弄我们!想娶我姐,你得好好表现!”唐敏弟这时候倚在门口,一脸冤气道。

    徐博看唐敏弟的模样就烦,但还是笑着从包里拿出了准备好的红包,朝着天空一扔,随后就准备趁乱往里挤。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这帮人似乎是早就准备好了,一边有人在地上捡红包、另外一边却依旧站在门口跟门神似的,一动也不动,而徐博带着人往里冲硬是没冲进去,反倒是把其中一个唐敏的小妹的眼镜给踩碎了,画面一度有点儿凌乱。

    “徐博,没完事儿呢,你着什么急啊!娶我姐,你得拿出点儿诚意来。”唐敏弟站在门口掐着腰道。

    “行,你说怎么办,我全听你的。”徐博忍着火儿道。

    “那我问你,结婚以后谁做饭!”唐敏弟问道。

    正常别人就直接顺着就说,我做饭就完事了。

    可徐博这人要面子啊,平时在朋友面前就牛的很,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所以自然而然不可能按照人家的要求来,反倒是把脑袋一挺,笑嘻嘻的说道:“保姆做饭。”

    徐博的话一说完,大家噗嗤都笑了起来,而唐敏弟则不高兴的又道:“结婚以后谁管钱!”

    “这个让她管!”徐博又道。

    “生孩子跟谁姓!”唐敏弟这时候再次问。

    唐敏弟的话这回一说完,徐博的火儿就突然上来了,别的话题他倒是无所谓,可孩子跟谁姓的事儿,这事儿还用说吗,随即徐博就不愿意了。

    “跟谁姓?孩子不姓徐,还能姓唐啊!行了,你给我让开!”徐博说这话的时候,几乎就有点儿翻脸了。

    可就在他说完这话的时候,唐敏她爸走了过来,一脸不高兴的说道:“徐博怎么跟你小舅子说话呢!再说了,这孩子怎么就不能姓唐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