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将军的寒门小娘子

第二百一十一章 归程

    只是,对上老爷子的话,蒲氏还是习惯性的反驳了过去,“错不错得了的,也不是现在就能说得准的?

    以后的事,谁又晓得是个怎么样的?再说了,我是她娘,我操心她的事,操心一辈子也是应该的,难不成跟你个不负责任的老头子似的,管到半截上,就把我往那里一扔,自生自灭了啊!”

    蒲氏就是故意这么气气老爷子的,其实连珍娘都听得出来,她娘那语气里已经没剩多少怨气了。

    车子外面立马就没了声,想来蒲老爷子也是又被他这闺女噎的无语了吧。

    这些天里,珍娘看着这情形也不是一回两回的了,所以,也就笑了笑没当回事,说不定这就是这爷俩个日常相处的模式呢。

    回去的路上,跟来的时候一样,一路上都是走的官道,宽敞又平坦,再加上这回夏霆毅又亲自挑了一百个人的队伍,护送了他们,也不用担心什么安全问题,珍娘每日里就坐在马车里面跟她娘唠唠嗑,闲的时候也会看两本书打发打发时间。

    再遇上天气晴朗的时候,蒲氏也会让她出去骑上一会的马,放放风透透气什么的,这行程倒是也算得上惬意。

    偶尔夜里赶不及去驿站或是车马店投宿的时候,他们也会就地扎营,就宿在外头了,如今这天气也跟她那时候来的时候不同,早就停了雪,天气也有了回暖的趋势。

    珍娘很喜欢坐在火堆子旁边,跟着一群人一起烤肉吃的那种感觉,间或她也会露上两手,给来个野外做饭啥的。

    就她的手艺,做出来的吃食当然是没话说的了,惹得这回跟着队伍的士兵们,一个个的都笑说自己走上好运了,不然哪有这口福啊。

    这一日,云朗风清,算算行程他们也大概走了一半的路了,中午的时候队伍路过了一片小湖泊,珍娘透过窗户缝看到这外面青天白云的美丽景色,就忍不住喊了停下。

    “正好也到了大伙吃中午饭歇息的时间了,瞧这一片草原碧水蓝天的,咱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个时辰的时间吧。”珍娘跟蒲老爷子和蒲氏两个商议了说道。

    老爷子倒是没啥意见,他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却也乐得跟着这小丫头后面折腾,当即下了令,让原地休息。

    士兵们得了命令,一个个的脸上也跟着露出几分雀跃的表情,都知道这小将军夫人又要鼓捣什么好吃的了。

    就珍娘跟夏霆毅那点子事,现在军营里面但凡是有眼睛长耳朵的,还有谁不知晓的呢,这位姑娘可是大将军亲口宣布的,是他心仪之人,将来必定要娶之入门的,所以,她这地位,便是公认的了。

    加之年三十那个饺子活动,让众将士们对她的印象都挺好的,所以,私下里,大家伙都已经开始称呼她为将军夫人,显然是心里已经认可了珍娘的地位。

    只是,这次跟着来护送她们回乡的士兵们,这一路上见识了她那古灵精的一面,又觉着叫她将军夫人,好像有点违和感的意思,忒古板严正了一点的感觉,所以,大家便在前面加了个小字,那样显着更贴切一点。

    上回也是在野外的湖边生火露营,然后大家才有那运气,吃到了这位小夫人做的铁锅炖鱼贴大饼子的美食,那份美味直到现在,还有人回味着呢。

    “小将军夫人,今儿个做啥好吃的啊?小的们都怀念着你的手艺嘞。”

    一众人等正在原地休整,就有那胆子大些的士兵,扬着大嗓门,对珍娘喊了话说道。

    “哪个皮崽子又瞎咧咧呢。啥小将军夫人啊?都是在胡说八道啥玩意呢。都给我喊蒋姑娘!”蒲氏听着话音,倒是皱起了眉头。

    这还八字没半撇的事呢,就由着他们胡咧咧了,要是到了村里,让那些人知道了,她闺女还要不要做人了。

    话落,也没谁站起来应声,这一路上,大家伙也算是摸透着娘俩的脾气了,小的那个温温和和的,对谁都是一脸的笑,偏这老的,一副母老虎的样子。

    不过,大伙也知道,这老的,也是他们大将军未来的丈母娘,又是这回领头护送队伍的头头儿,蒲老将军的闺女,所以,人家嗓门大点,脾气大点,也没事。

    蒲老爷子看着这一众小崽子们,被蒲氏吼的都耷拉着眼皮子不敢吭声的样子,也只哈哈笑了两声,就随它去了。

    “今儿个吃啥还没定呢?等我想想啊,你们先把火堆子架起来,待会儿我想到了,咱就立即动手。”珍娘下了马车,就笑吟吟的冲着大伙说道。

    “好嘞。”

    得了她的话,众人还不是都积极的动起了手来。

    珍娘看着他们忙活的热火朝天的样,就先往那湖边去了。

    今儿个中午吃啥,她还真没想好,反正这回夏霆毅给她安排的充足,车上什么吃的都备上了,等会儿再说吧。

    这会儿她就想出来透透气,成天在马车上坐着,坐的她骨头都要发酥了,沿着弯弯的湖边走了一圈,整个人感觉神情气爽了许多。

    这条小湖景色真的可以算的是绝美,一面青山连绵,印着蓝天白云的美,湖面静谧清澈。

    珍娘走在这湖边上,突然就想到了夏霆毅,若是可以与他一起在这个小湖边上散散步,也是一件很惬意浪漫的事情了。

    俩人已经分开了大约有十天的时间了,珍娘也是第一次发现,这个才在她的生命里出现了几个月的男人,已经让她产生了那样强烈的思念的滋味,仿佛走到哪里,都会想起这个人来。

    蹲下身去,珍娘掬了一捧水想泼个脸来着,却突然发现这清澈见底的湖水下面,一大群细细小小的鱼儿在面前游来游去的。

    珍娘认识这些鱼,这些就是传说中的竹签鱼,嘴巴细细长长,身形也是小小的,迎着阳光的照耀下,这些鱼儿的身上更是呈现出一种梦幻般的颜色来,煞是好看。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珍娘知道这种鱼的美味,它的肉质极嫩,而且别看它身形瘦瘦小小的,不过却是名副其实的肉多刺少的绝佳美味,不管是串成串炸着吃,还是红烧了吃,都很好吃。

    所以,一嗓子喊起来

    “儿郎们,赶紧下水来摸鱼啦!”

    然后,就是一声接着一声毫不犹豫的噗通,折腾了下水的声音。

    一月末的水里还是有些凉凉的,不过,这些将士们才不在乎这点凉意,只要想着待会儿又有那美味的吃食可以进肚了,大伙都是热情满满的干劲。

    珍娘看着他们这折腾得热闹的画面,也跟着下水在河边上玩了一会会,水质清澈透莹的,都能将那水底下的每一个石头看的清清楚楚的。

    珍娘就沿着那石头缝里胡乱摸索着,倒是让她摸了一大捧的螺蛳出来,不禁有些意外的惊喜。

    “闺女啊,这水里恁凉的,你赶紧上来吧,当心贪凉了难受。”蒲氏眼看着这丫头倒有些玩性大发的架势,便赶紧去拉了她上来。

    这要是搁以前,蒲氏也就由着她玩玩算了,只不过,现在可不比从前,小丫头已经长大了,就不能再那么由着性子胡来了。

    珍娘也不跟她拧着,过了把瘾就上来了。

    倒是那些小子们手脚迅速的,没一会儿的工夫就捞了好些鱼上来,珍娘看着这些战利品,也就开始展开了手脚。

    先是拿那些竹签鱼裹上了面糊糊,油炸了一大锅的,这是一种相对来说比较普遍的吃法,不过珍娘还知道另外一种独特的做法。

    将那剩下的小鱼洗干净了,拿一根根的竹签子钉在木质的锅盖上面,锅里焖一锅米饭,大火烧旺,待到米饭蒸熟了,揭开锅盖的一瞬间,那锅盖上面的鱼肉全都掉落在了米饭里面,这样蒸出来的米饭,鱼油混着米饭的香味,这滋味真的是绝了。

    珍娘开锅的时候,就忍不住先自己铲了一小铲子自己吃了,这米饭真的是软烂酥香的,再回头一看,那一个个的,都冲着这飘出来的香味,眼巴巴的往这里勾着脖子望着,瞧着他们那馋样,珍娘也不觉着笑了。

    赶紧给每人都盛了一碗过去,大伙吃着这鱼肉蒸出来的米饭,个个都竖着大拇指,夸赞了好吃。

    “小——,不对,蒋姑娘,您做的这道米饭,我们从来都没有吃过,真的是好吃嘞。不说别的,就冲您这做饭做的这么好吃,咱们大将军娶了你,也是不孬。”

    这些小兵们,一个个的最近也跟着珍娘混熟了,虽然知道她是未来的大将军夫人,不过,就她这整天笑脸随和,说话温温软软的模样,大家伙也不怵她,便纷纷一边说话,一边张了口来与她说两句。

    珍娘笑着听了他们的夸赞,想想某人也是妥妥的吃货一枚,今儿个倒是没这口福尝到这美味了,要是让他在的话,估摸着那一锅的米饭,不说全部,至少得有一半,让他承包了去了。

    回过头去,还是忍不住写了封信给他,这还是两人离别之后,珍娘写给他的第一封信,她起先也不知道该如何下笔,尽诉那思念之情吧,仿佛又有些不大合适。

    珍娘想了想,便把今日这野外就餐的场景写了出来,写了他们下河摸鱼的热闹,讲了将士们吃到这美食的愉悦,还有她自己对于某人没能吃到这份美味的遗憾心情

    当然也包括了,那片美丽的湖景之下,她想与他携手漫步的那个想法,加在了信上。

    蒲氏坐在马车上面,看着自己那傻闺女一脸相思的模样,也是认了,她不识字,所以,压根也不知道珍娘写了些什么,只是,这丫头那一脸的心思,已经全都显在脸上了。

    “唉,真的是女生外向啊,女生外向!”蒲氏忍不住坐在边上,碎碎念的打趣了说道。

    珍娘一抬头迎上她娘那股子戏谑的眼神,也是忍不住脸皮子发了几分烫。

    “得了,等你姥爷睡醒了,就安排人给你把信送出去吧。”蒲氏看着她那副小女儿家的姿态,只心里暗自叹了口气,说道。

    话落,就听到一声接了一声的,如雷贯耳的打鼾的声音,响遍了整个车厢里面。

    蒲老爷子前一阵走在半道上的时候,突然发起了头痛的毛病,蒲氏赶紧带着他,到一个镇子上去寻了郎中看了一通,才知道,这老爷子这些年来一个人在外面,可是惹了不少的毛病在身上。

    不仅有偏头痛的病症,还有些痰热,湿热啥的,都是长年累月的自己不注重保养身子,导致的。

    郎中也说了,这些病症看上去不是啥大病,但是,却发起来也很要命,若是再不注意保养的话,这寿限上可就是说不准的事了。

    蒲氏当时听到了之后,脸色阴晴复杂的变幻了好一阵,原本想数落他两句的,不过想想他那半生飘零的命运,也就没忍心。

    最后也只叹了口气,每天亲自煎了药督着他喝掉,更严令老爷子往后要注重保养自己个的身子,尤其是酒那玩意,万不能沾了。

    蒲老爷子平常是个好酒的主,关键是这些年来,在战场上积下来的旧伤风湿啥的,每日里不喝点酒,他也睡不过去,不过他闺女已经发了狠话了,他也只能忍着那酒虫子戒了。

    今儿个,却是破了戒,老爷子一口气喝了得有半坛子的酒吧。

    说到底这事还是得怪珍娘,要不是她没事将那从河里摸上来的一小捧螺蛳炒了,还炒的那么香味扑鼻的,老爷子也逮不到机会,一口螺蛳,一口小酒的嘬着。

    原先,老爷子只说是小酌两口的,正好那时候蒲氏不在身侧,珍娘想着这炒螺蛳确实得搭着点酒,才更能品出它的滋味来。

    再加上她这姥爷,又求的那么可怜兮兮的,珍娘一个没忍心,就答应了,哪晓得,最后他背着蒲氏,竟然喝了那么多。

    最后,愣是把自己喝倒了,直接就是着人给搬上车的,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夜色降临的时候还没醒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那么点心灵相犀的缘故,珍娘手里的信还没送出去,倒是先接到了夏霆毅送过来的第一封书信。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