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家王妃是天仙

第三十三章--太子相约

    醉花楼

    夏盼正在楼上帮霏雪选着饰品。

    “夏娘,太子爷来了,一起的还有四王爷,盛小将军和曲公子。”梨花笑盈盈的跑进屋,她从个扫地丫鬟变成了霏雪的侍女,运气着实不错。

    “知道了,先叫姑娘们伺候着吧。”夏盼看着镜中的人说道。

    梨花走后,夏盼转身抓住霏雪的手,双目直视,低声说道:“万不可急于一时,我们有的是时间。”

    霏雪将发饰佩好:“我知道。”

    “还有,梨花的事我跟你说过,该如何利用,你自己掌握。”

    霏雪起身,夏盼看着铜镜,里面女子气质绝尘,眼里也已经没了那些情绪,她眼神坚定道:“你放心。”

    然后便挎着夏盼的手,走了出去。

    夏盼和霏雪分道而行。

    一人走进房间,一人走上空中亭阁。

    “两位殿下可是许久不来了,”夏盼色若春晓:“今儿倒是约着一同来吃酒了。”

    “怀辰自从前日里父王说了他一顿后,整日在家,我都怕他憋闷坏了,”太子笑道:“过犹不及,偶尔放松一下也无大碍的。”

    盛冉也打趣道:“四殿下可是被陛下吓到了,竟然一个多月都不来吃酒,今天我们这么多人陪你,莫怕啊。”

    “父王骂我已是常事,今日我倒是无妨,毕竟有二哥给我撑着。”

    夏盼看着他,许久未见,竟觉得他似是变了些许,还未来得及看出哪里不一样,便对上了他的目光,夏盼赶忙移开视线。

    礼部已经定下祭祖由太子和大皇子共同主持,这些消息,夏盼早有耳闻,也一并报了上去,但没想到对太子影响这么大。

    太子席间聊起此事,很是不快。

    “老大不过仗着自己立了点军功,就和皇贵妃想翻了天不成?”太子吃了酒,话便越说越气愤。

    “皇贵妃当年手段何其歹毒,就连四殿下母妃也”盛冉说的激愤,突然想到什么,停了停嘴,继而说道:“但仗着她父亲徐老丞相当时在朝中一手遮天,硬是无人能管。”

    曲凉焕想想,缓缓道:“现在徐老在朝中并不如当日,殿下也不必过忧。”

    “他们母子我自是不会放在眼里,”太子很是不屑:“但是”

    太子停了停

    倒是顾怀辰,看着手中酒杯接了话:“只是父王意味不明,我都看得出来,你们三个会不知?”

    一句话,满屋沉默,是的,若不是陛下圣心不明,他们不会如坐针毡。

    祭祖大典,向来都是储君主持,何时听说嫡、长一同的道理。朝中也多有议论,觉得许是陛下心意变幻的苗头。

    太子很是不安,烦闷的喝着酒,气氛压抑。

    这时突然听到满堂喝彩,外面的欢呼声一浪盖过一浪。

    “外面怎么了?”太子问夏盼。

    夏盼笑着添酒:“今日是轮到霏雪阁台献舞,下面客人难免激动,扰了”

    还未说完,太子便起身了:“走,去看看。”

    “欸,殿下,一会叫霏雪过来便好了”

    但太子已经走出了门,盛冉只是同曲凉焕互递了个眼神,便一副了然的样子:“走吧夏娘,我也看看这让太子殿下骂了四殿下的姑娘,什么模样。”

    然后盛冉便和曲凉焕笑着追了出去。

    屋里只剩她和另外一个人,静悄悄,夏盼开了呛:“殿下不去看看?”

    顾怀辰三分醉意,七分调戏:“可比得上你?”

    夏盼被他的样子,说的有些脸热:“你不看算了。”

    夏盼转身离去,那人这才笑着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衫,追随而出。

    等到夏盼到了栏杆处,醉花楼的客人都已经如醉如梦,沉浸在美轮美奂的歌舞里。

    夏盼只需看太子眼中的渴望,便知这一场舞的成功。夏盼藏在面纱下的脸笑了笑,却被后出来的他逮个正着。

    一曲罢,太子显然有些意犹未尽,那婉婉身姿在他脑子挥之不去。

    夏盼适时地走上前:“殿下,不如先回屋喝酒,一会儿霏雪下了台自会前来的。”

    太子点点头,面上带着笑,缓缓走回房间。

    霏雪换了身轻便的装束,扣了门,便进了屋中。她盈盈笑道,向着众人问安。

    她卸了头钗,只是简单地用一段红绸束了发,一身白衣,整个人都被太子用目光牢牢地攥着。

    “夏娘,听说当日霏雪姑娘不愿出楼,被人为难。殿下才救了,你便让霏雪给你赚钱,你也胆子太大了。”盛冉装作几分威严,眼里却都是打趣。

    “盛小将军,我哪敢啊,”夏盼偷偷的看了看太子神色:“霏雪是后来自己找我,说愿意出楼的,我还拦着她了,后来拧不过,想着做个清倌,也没什么大碍不是。”

    “你是自愿?”太子本已经喝得半醉,看着眼前的美人,醉意更浓,竟直接拉了霏雪坐下来了。

    夏盼面上一惊,刚想开口,却被曲凉焕拉住。

    曲凉焕朝她笑着微微摇头。夏盼便一副了然的样子。

    “是,殿下,霏雪是自愿的,”霏雪落落大方,却不着痕迹的将衣袖抽走,给太子斟酒道:“殿下莫要误会夏娘。”

    “可你当日,我以为你不愿这样。”

    霏雪眼神中漏出几分落寞:“我已经是只身一人,夏娘为了救我差点开罪王公子,幸而遇上殿下,得殿下怜惜。但殿下能救我一次,却不敢奢望每次霏雪的运气都能如此好,落在红尘中,总要能好好地活下去。”

    太子听她说这些的时候,心痛不已,这样冰清玉洁的女子,竟还是免不了堕入凡俗。

    “索性夏娘对我极好,每日唱曲,下棋,于霏雪来说,并不是难事,”霏雪收起情绪,面上笑道:“不如霏雪给殿下弹奏一曲如何,琴艺虽不能和夏娘相比,但吃酒助兴还是够得。”

    太子微微叹气,然后点了点头。夏盼找人拿了琴,然后帮着倒酒,斟茶。

    屋内,琴声悠扬,每个人所想却皆不相同。

    夏盼看着各人的表情,微微低笑。霏雪便如同那石子投湖,打破了一汪死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