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创业祭

第193章 心甜意马

    在商业公关这件事情,陈主任应该算是一个非常难搞定的人。

    因为他懂得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他深知自己没有帮人消灾的能力,拿了钱财只会给自己招灾。

    所以不给别人任何机会。

    就连鸡蛋,都得有缝才会有苍蝇叮,更何况是一枚铁鸡蛋。

    但是李甜甜,肯定是有帮人消灾的能力的。

    要是哪家公司让她看对了眼,招标文件甚至可以为那家公司量身定制。

    就好像公主选驸马,不管比文比武都很公平。

    但是加一些附加条件,比如肚脐下面有颗痣,屁股之有块六芒星的胎记。

    那天下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来,唯一的一个自然是公主的心人了。

    给李甜甜送钱的人很多,虽然她不缺钱;想把尚未成婚的李甜甜征服,自己做驸马,以后一劳永逸,再也不用送钱的人更多。

    问题是李甜甜已经有心人了,不仅是屁股又六芒星,而且还是万中挑一的人中之龙。

    生意人,大多混迹江湖,纸醉金迷,个人生活堕落,连保持身材和学识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很难办到。

    又怎么可能去击倒一个万中挑一的人中之龙。

    -

    但是老马可不这么想。

    像是许多没啥文化的男人一样,老马不仅不觉得自己够不着,反而自认为绰绰有余。

    莫名地相信只要自己能跟一个女人有足够的接触机会,对方就一定会爱自己。

    爱自己的幽默,学识,还要武功。

    当然,容貌虽然不出众,一定是对方刚好认为完美的那一款。

    谈吐虽然不优雅,对方一定会觉得自己是一个性情中人。

    尽管自己已经结婚了。

    在老马的设想中,只要自己能够跟李甜甜搭得话,稍微展示展示自己。

    李甜甜就会深深爱自己。

    就算他说出自己已经成婚的残忍真相。

    李甜甜也不会退却,像是飞蛾一样,为爱扑火。

    苦等痴恋,只恨相逢太晚,绝不会后悔。

    -

    当我还在高兴公司的资质了一个台阶的时候,老马已经梳起了他的大背头,油光华亮。

    又戴墨镜,黑漆漆的墨镜,把眼神藏在黑暗里。

    老马在办公室照得自己满意了,对我们说道:“你们忙,我去办点事。”

    徐达问道:“啥事儿啊?”

    老马说:“额谈客户呢!”

    徐达笑道:“打扮得这么精神,一定是个女客户吧?”

    “要不要我陪你去啊?”

    徐达也有自知之明,自知自己对女人又吸引力。

    可是他也结婚了啊。

    这两个渣男!

    老马连连摇头道:“不用不用,这会儿还不熟络,咱们去这么多人,给人家吓着咯。”

    -

    然后老马便只身前往了简爱酒吧。

    那间没有人气,却见到了李甜甜的破落酒吧。

    酒吧依然没有客人,老马捡一个视野好的角落坐下,等待着李甜甜。

    这招叫做守株待兔。

    可是兔子又不会告诉你它什么时候会来。

    大胡子倒是说过自己要过来让老马瞧瞧,但是也没说具体时间。

    不定时间的约定,基本都是客套话,从来没有人会当真。

    但是老板彭城码却当真了,所以他看见老马,格外高兴,这下可不用担心大胡子来找麻烦了。

    就算真的来找,也是找老马的麻烦,自己可没有惹他。

    当下不请自来,提着一瓶不错的就,屁颠屁颠乐着就来了,坐到老马对面:“大哥,早啊!”

    时间虽然快要接近中午了,但是在酒吧喝酒也算是够早的。

    彭城码又说:“来,小弟陪你喝两杯!”

    老马说:“我今天想一个人喝点,就不打扰你啦。”

    彭城码厚着脸皮说:“一个人喝多没趣啊,最多我不说话!”

    两个人不说话,光喝酒,也够没趣的。

    老马先说话了:“昨天那个李甜甜,经常来吗?”

    彭城码仔细回忆,他的记忆里大概只剩下了大胡子,摇摇头说道:“没怎么见过。”

    “我这酒吧比较安静,像她那样的散客还是不少的。”

    不少,并不等于多。

    这会儿就只有老马一个散客。

    -

    一直到了晚,还是只有老马一个散客。

    外加一桌群客,红男绿女,分外妖娆。

    时间又到了夜里,依然只有老马一个散客。

    红男绿女们也走了,服务生们也下班了。

    天倒是没多晚,只是这酒吧太没有名气了,大家晚出来喝酒,又只认场子,所以接下来一般不会有生意的。

    整间酒吧就只剩下了老马和彭城码。

    彭城码踱过来,说道:“大哥,你不用着急,喝通宵也没问题。”

    “我陪你!”

    老马说:“我不用你陪,该关门就关门吧,我一会儿换个场子喝。”

    这时候,门口“嘎~”一声停下一台豪车,这车有点眼熟,老马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车门打开,下来一个女人,径直往酒吧里走来。

    身形婀娜,气质优雅,款款而来。

    不是李甜甜又是谁?

    -

    老马的心里说不出的快活,但是又不好表现。

    脑子飞快运转,怎么把这讨厌的老板彭城码支走。

    讨厌的彭城码站起身来,客串服务生说道:“欢迎观临!”

    “小姐,一个人么,要不要和这边这位先生搭个台,他也是一个人。”

    只要说对了话,讨厌的人也会变得可爱起来。

    李甜甜说:“都是一个人就要搭台么?你这店又不是没位置。”

    彭城码尴尬地说:“我这不是怕您一个人无聊么。”

    李甜甜说:“我不无聊,我就是看你这酒吧没人才来的。”

    嘴虽然这么说,还是坐到了老马对面。

    女人呵,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

    老马举起手里的酒杯晃了晃,对彭城码说道:“先拿两瓶现成的酒。”

    “你再去调两杯最难调的。”

    难调就意味着花时间,老马好不阴险。

    -

    一男一女,气氛暧昧的桌子。

    李甜甜先开了口,说道:“我记得你,身手不错,但是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老马说:“在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司马鹏程是也。”

    李甜甜甜甜一笑,一百年前,就没有人这么自我介绍了,还以为眼前的人在故意黑色幽默。

    有时候,说一些蠢话的人,并不是真的蠢人。

    他们只是在装蠢,又装得太明显,变成了自黑。

    自黑的人,就比较幽默了。

    老马这一下弄巧成拙,反倒给李甜甜留了个好印象。

    可惜老马并不知道,他单纯地以为,李甜甜笑,是因为自己的风趣和学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