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林枫叶清雪

第1972章 活腻歪了吗?

    这个女人,给林枫的感觉,当真很不简单。

    最重要的是,林枫看人,向来都先看眼睛。

    不管看谁都是这样,先看眼睛,再看其他的。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因为一个人最难修炼的,就是自己的眼睛,眼睛会暴露很多东西。

    倒不是这个女人的眼神,吓到林枫了。

    而是这个女人的眼神,他感觉非常熟悉。

    脑海之中火速寻找,和这个女人眼神,眼睛,一模一样的女人,看看到底是谁。

    这个女人,给林枫的感觉,就像林枫当初看到陈慧婷第一眼的那种感觉。

    等这个青衣女子过来,坐在陈慧婷身边的时候,林枫这才找到匹配的女人。

    叶倾城!!!

    这青衣女子,眼神,眼睛,和叶倾城一模一样!

    叶倾城,一开始是他的未婚妻,不过在订婚宴上,叶倾城誓死不从,反悔了。

    这才变成叶倾城的堂妹叶清雪。

    而后来,林枫恢复一些记忆以后,和叶倾城之间的命运,又产生了很多很多很多交集。

    现在在华夏,叶倾城已经回归到林枫身边,成为林枫天道宗的一员。

    这上面,又一个一模一样的陈慧婷,这到底为什么,林枫都还没有搞清楚,现在又来一个叶倾城??

    这当真,让林枫感觉头疼。

    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的……

    青衣女子坐下来后,看向林枫,缓缓说道:“公子,这顿我做东,能否和公子交个朋友?我很喜欢听故事,公子能不能把刚刚的经过,若有对应的故事,给我说一说?”

    林枫点点头抱抱拳,笑着说道:“多谢姑娘,既然姑娘愿意听,那我就再废话几句吧!”

    陈慧婷却微微皱着眉头,她也感觉这青衣女子不简单!

    但她心里是真的不爽,好不容易和林枫有了一次吃肉喝酒的时间,咋就不得安宁呢?

    这个女人过来,又想干嘛?

    林枫料到这青衣女子足够强大,说话也不怕啥了,笑着说道:“子贡问时你们知道吧?某一天,孔夫子的一个学生子贡,在门外扫地,来了一个客人,问他:你是谁啊?他很自豪的说:我是孔先生的弟子!客人就说:那太好了,我可否请教你一个问题?”

    “子贡很高兴的说:可以啊!客人问:一年有几季度?子贡心想,这种问题还要问吗?于是便回答道:春夏秋冬四季。客人摇摇头说:不对,一年只有三季。子贡说:唉,你搞错了,四季。客人:三季!”

    “后来两个人,持续争执,吵闹,就决定打赌。如果是四季,客人像子贡磕三个头。如果三季,子贡向客人磕三个头!”

    “子贡心想,自己赢定了。这时孔子听到吵闹声,从屋里走出来,子贡上前问道:老师,一年有几季啊?孔子看一眼客人,笑着说道:一年有三季!”

    “这个子贡,很是不解,可是他现在也不敢问。客人就说:磕头,磕头!子贡没办法,只好磕了三个头。客人走了以后,子贡迫不及待地问:老师,一年明明有四季,您怎么说三季呢?”

    “孔子说:刚才那个人,相当于蚂蚱,蚂蚱春天生秋天就死了,他没见过冬天,你讲三季,他会满意,你讲四季,吵到晚上都讲不通了。你磕三个头,无所谓。”

    林枫这时候看向陈慧婷,笑着说道:“慧婷,不争就是慈悲,不辩就是智慧,原谅就是解脱,知足就是放下。对好多人,好多事,当你要发脾气时,你就想那是三季人,就会心平气和了!”

    “这世上,三季人太多了,别被三季人,影响了你的见识。见识,就是你的世界观!”

    “在庄子集释卷六下,庄子·外篇·秋水,里面有句话也说: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

    “懂了吗??”

    “嗯嗯……”

    陈慧婷点点头,笑得很甜。

    她能够感觉到,虽然说是青衣女子想听林枫说,但其实,林枫完全是对着她说的。

    她也确实,学到很多东西,以后遇到类似的事情,她不会再这么生气了。

    “好!!!”

    而这时候,周围很多人,也在洗耳恭听,伸着脖子把林枫说的话听完以后,全部都拍手叫好,纷纷聚拢过来。

    一个个很是热情的看着林枫,非常激动的感觉。

    只有少部分人,还坐在原位,心情非常不爽。

    有人甚至起身快速离开,去找之前肥头大耳的年轻人,要来教训林枫。

    他们非常嫉妒讨厌这种一张破嘴,啥都能说的人!

    青衣女子却看着林枫,说道:“公子,我也熟读四书五经,我怎么感觉这不太可能呢?历史上的孔子,似乎并不主张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的三条交友原则,益者三友中,第一条就是直。他曾说,巧言,令色,鲜矣仁。孔夫子认为,顺着别人的乡愿,是德之贼。面对朋友的错误,就应该忠告而善道之,就算对方不听劝,孔子也不过是不可则止,根本没有顺着人家胡说八道的道理!”

    青衣女子这几句话,让林枫对她的感觉,都有些变化了,这女人确实通读四书五经。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林枫笑着说的:“那姑娘知不知道,当年孔子周游列国十四载,去往西天拜佛求经,在路过周的时候,他碰到了太上老君的化身李耳,也就是老子,相谈甚欢。太上老君送别他的时候说:吾闻富贵者送人以财,仁者送人以言。吾不能富贵,却窃仁人之号,送子入丹炉。然后就把孔子塞到八卦炉里,烤了七七四十九天。孔子入炉后,钻进巽宫位下,炼成了人一眼看破妖怪的火眼金睛之后,便有了这则故事。因此,他才能看到客人是蚂蚱所化,三季人才说得通!”

    青衣女子点点头,服气了,不服不行。

    只能说,林枫的知识面,比她更加的广阔得多。

    林枫说的这些,她都没有在四书五经上看到过,显然是她知识浅薄了。

    而林枫,出了名的能忽悠,青衣女子,哪里说的过林枫?

    “公子你当真见多识广,学富五车,小女子敬公子和这位小姐!”

    青衣女子,对林枫和陈慧婷举起酒瓶!

    林枫随意挥手,把两坛烈酒加工一下,桌上一大盘兽肉也加工一下,这才拍开酒封,递给陈慧婷一坛酒,都懒得用碗。

    三人举起酒坛,碰了一下,开始咕噜咕噜,畅快痛饮!

    林枫倒是感觉,这酒果真流弊,太够劲了,喝得他经脉咔嚓咔嚓炸响,浑身上下像火在烧一样,毛都炸起来的感觉,太过瘾了!

    陈慧婷却愣住了,江湖儿女,谁还不会喝酒咋的?

    她喝过的酒也不少,九重天的好酒,她都喝过。

    但是,今日喝的这个酒,才叫真正的酒。

    相比之下,之前她喝的那些所谓的好酒,通通都是垃圾!

    我勒个去……

    陈慧婷瞪着惊恐的大眼睛,真的是无法形容自己震惊的心情。

    这种酒,绝对是世间极品,要是她师父三花老人,喝到这样的酒,怕是会疯掉!

    “特么的,谁说老子是三季人,活腻歪了吗???”

    三人刚刚放下酒坛,还没来得及吃一大块兽肉,这时候,一声爆吼传来。

    之前肥头大耳的年轻人,又带队,火速冲了进来!!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