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第两千零三十五章糟糕的人生

    每个驱魔人都视死如归,和恶灵打交道的人都知道恶灵比任何杀人犯都要恶毒。凶手杀人或许还要动机,但恶灵杀人完全不需要动机,恶灵就是单纯的恶意。

    同时恶灵对驱魔师的态度,也是红果果的仇恨,不死不休的那种,因为驱魔人会破坏他们的计划,甚至杀死他们。

    于是这场战斗就是死斗。

    驱魔师们已经习惯了死亡的危险,所以每一个人都坚守阵地,没有退后一步,哪怕内脏被恶灵绞碎,就算是口吐血沫,只要还有意识就不能停止自己的工作。

    这就是身为驱魔人的觉悟。

    恶灵无形,但杀伤力却相当巨大,无声无息地从各种地方出现,用防不胜防的方式攻击敌人。

    黑岛发现原来恶灵杀人如此艺术,她现在都有些想要成为恶灵了,这样就可以脱离杜兰的控制,无忧无虑地实现自己的愿望。

    琴子掌控了一切,她很清楚这样的驱魔仪式肯定能将恶灵们全部引过来,包括控制了女娃和自己妹妹的恶灵。

    这一切还要从头说起,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妹妹生不了孩子,所以才会被儿童怨灵趁虚而入。

    真的是一个愚蠢的妹妹,明明没有多少实力,可偏偏仰慕着姐姐,想要成为和姐姐一样的优秀女巫。姐姐为了让妹妹死心,展示自己身上留下的伤疤,不仅没有让妹妹退却,反而让妹妹走上了自残的道路,以这种极端的方式获得力量,用不成熟的力量去驱魔,才搞得这么狼狈。

    不过琴子到底还是强大的,她发现了一切的关键就是那个两岁的娃娃。

    多年前她的父母认识并且结婚,可结婚之后却根本不幸福。哪怕有了孩子也一样。她的父亲一开始就是个废物点心,人前是人模狗样的,可是在家庭中根本没有一点担当,除了拍照发朋友圈根本没有任何的本事,不会给孩子换尿布,孩子受伤就会惊慌失措地呆立,事后还装模作样地发朋友圈说自己多么勤劳,多么冷静,是多么完美的父亲。

    朋友,同事不知道情况,还真以为他转性了呢,因为在结婚之前他可不是省油的灯,没少沾花捻草。

    因为不体谅妻子,也不会照顾孩子,所以家庭产生了裂痕,导致了恶鬼找上门来。

    了解了这些之后,肯定有人觉得这位父亲就是活该,苦了他的妻子和孩子。其实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父亲的好友更是一个人渣。

    这个好友唯一的兴趣爱好就是夺走父亲喜欢的东西,从他们高中认识开始,就一直这样。父亲还把他当成是最好的朋友,可是等到他结婚之后,好友就开始想要夺走他的妻子。好友了解父亲的为人,知道他就是一个长不大的熊孩子,知道妻子肯定很累,于是背地里和妻子套近乎,最后上演了一场‘团地妻’的好戏。

    甚至在父亲死后,为了彻底得到好友的妻子,他还用了‘引魔符’,只是要让妻子彻底沦为他的东西。

    认识这样的丈夫,和丈夫的朋友,这位妻子也是一点点地奔溃,最后彻底被玩坏。

    妻子的身世很可怜,单身家庭,和母亲一起生活,母亲又是个陪酒女,一点也不疼女儿,甚至把自己的年老体衰和生活不顺都归咎于生下女儿。所以妻子结婚之后发誓不能成为母亲一样的垃圾女人,要做一个贤妻良母,可是生了孩子之后,生活压力与日俱增,要照顾孩子,还要工作和做家务,分身乏术。偏偏自己的丈夫,只知道发朋友圈给自己打造个好爸爸的人设,把她打造成陪衬,所有的功劳都是父亲的,妻子就是承托好爸爸的道具。

    压力如此之大,加上好友努力地撬墙角,所以她最后沦陷了。在丈夫惨死后,她甚至没有流一滴眼泪,因为她已经不爱丈夫了。

    可惜没有了丈夫,作为单亲母亲,带着一个不能自理的孩子,一边工作一边操心家庭,压力更是巨大,这让她产生了抛弃女儿的想法,一如她母亲当年一样,将生活的不如意归结在孩子身上。

    所以最后妻子也死了,至于破坏人家家庭的人渣朋友自然也逃不过去。

    一家三口死的只剩下女儿,而现在琴子要将女娃娃送到阴间去,因为这个女娃和恶灵的联系太深了,她和恶灵已经成为朋友了,恶灵不会放开她的。所以为了平息恶灵,唯有以女娃为祭品了。

    可惜她的妹妹并不允许,还有妹妹的前男友,两人双双联手阻止琴子。

    已经没有时间了,每过一分钟恶灵都更加强大,外面声势浩大的驱魔大队已经支撑不住了,不少驱魔人已经倒下,连神木建造的法坛都摇摇欲坠,很多驱魔人注定不能回家了。

    “你明明并不想要孩子!”琴子对妹妹的男友说道,当初就是他让妹妹流掉孩子的,现在却又过来保护孩子,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喜欢还是讨厌,还是说别人家的孩子比自己家的孩子可爱?

    为了阻止琴子,妹妹和男友把琴子准备的法宝镜子都砸碎了,让琴子完全陷入了被动。

    “现在是妹妹坑姐姐,等会姐姐还得去救妹妹,你说这发展气不气人?”杜兰表示为了这次驱魔已经牺牲这么多人了,再牺牲个小娃娃也不算多,毕竟她已经父母双亡了,把她送走平息恶灵肯定是最好的选择了。

    然而妹妹和男友偏不,就是不松手,就是不妥协,就是要让恶灵下不来台。妹妹男友甚至说“她只是个寂寞的孩子!”

    感情孩子的命是命,外面死掉的驱魔师,无辜死掉的护士之类的人就不是命了。

    “这样做除了感动自己之外,根本毫无用处。”牺牲别人来实现自我救赎这种套路已经不能引起共鸣了。

    黑岛看着杜兰,发现杜兰似乎为驱魔人鸣不平。她看现在的局面已经控制不了了,连最强驱魔人琴子也已经很狼狈了,只怕再拖下去所有人都要死。

    琴子面对这种情况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当机立断牺牲自己保全其他人,二是撤退,将所有努力付诸东流。

    显然琴子是有专业精神的,她果断选择了牺牲自己,把妹妹和男友以及女娃都送出去,能多救一个是一个,至于她自己留下来和恶灵决一死战,基本是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你现在可以去了,干掉那个男人。”杜兰给了黑岛一个任务。

    黑岛想都没想就出手,她已经憋坏了,杜兰的训练就是折磨。她一下就冲出了杜兰的气场,这才发出恶灵的可怕,之前她之所以没感觉到这股寒冷和暴戾,只是因为杜兰替她挡住了。

    不过现在能杀人,黑岛就不客气,利刃刺向慷他人之慨的男友。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