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众仆之仆

第两百八十章 布雷斯特的暴风雨(中)

    但女公爵想要竭力维系的,朱利奥美第奇与弗兰西斯之间的关系却脆弱的就像是风中蛛线,好啦,安妮心想,她或许确实有些过于贪婪了,因为她只愿意给出一小张画像,就有心要越过长达十年的光阴,但她又能怎么做?法兰西人能够容许她带弗兰西斯离开布卢瓦已经是极限,她不可能将弗兰西斯交在一个商人之子的手中,即便他已是教会的亲王,弗兰西斯是长子,也是奥尔良公爵,他将来要成为一个国王,而不是主教。

    就在女公爵反复咀嚼着这份又苦又酸涩的滋味时,侍女们叩响了门扉。

    “我说过想要单独一个人待一会儿。”安妮说。

    “但殿下,天色暗了,又起了风,看云层的形状,暴雨或许也紧随其后,您该回去了。”

    善心夫人这样说,女公爵才向外一看,果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云层厚重,它们被风推动着,迅速地涌向布雷斯特城堡,城堡的塔尖就像是船只的桅杆那样不断地雷电照亮。

    安妮所在的地方正是钟塔最高处的小房间,在侍女们的簇拥下,她急匆匆地下了楼,在经过庭院的时候,她们已经不得不点起蜡烛——从佛罗伦萨来的玻璃灯罩在风中摇晃着,顽强地保证着这点可贵的光明不至于被愈发谲诳的风夺走,庭院里已经有较为纤细的树枝被折断,地上的砂砾被卷起,打在女性们赤露的面孔与脖颈上。

    “快走。”善心夫人喊道,幸而庭院环绕着配有穹顶的长廊,除了风之外,他们不至于再被暴雨威胁。

    但在他们抵达主楼的时候,暴风雨还是抢先了一步,主楼与长廊之间短短的一段距离,让女公爵与其侍女,看上去就像是一群从湖中走出来的女妖,她们的头发卷曲着,湿漉漉地披在肩头,衣服紧贴在身上,面纱不知去向,端庄的仪态也只剩下了两三分。

    最让善心夫人生气的是,此时的主楼里除了那些可信的人之外,竟然还有瓦卢瓦公爵,弗朗索瓦,弗朗索瓦今年也只有十七岁,但高壮的身躯与浓密的发须,还有深褐色的外套与填充过的裤袋让他看起来要比真正的年龄大上好几岁——这是他有意为之,相比起大败而归后愈发显露出老态的路易十二,尚且稚嫩的奥尔良公爵,这位仍然在王位继承人之列的少年显然更合法兰西人的口味。

    按照礼仪与最基本的道德,他应该在见到王后,尤其是浑身湿透,宛如出浴的王后时立即低头回避,但这个大胆无耻的家伙,不但没有后退,反而大胆地上前一步,善心夫人立即挡在女公爵身前。

    “您怎么在这里?”安妮冷漠的视线掠过瓦卢瓦公爵伸出的手,根本没有一丝拿出自己的手给他吻的意思:“您难道不应该在您的房间里么?”

    “国王召唤了我,”瓦卢瓦公爵轻浮地笑了笑,“公事,殿下。”

    “那么您现在应该回去了。”

    “恐怕……不行,”瓦卢瓦公爵说:“国王要我留在这里,他一刻也离不开我。”

    说到这里,他有意瞧了一眼周围的人:“这里太多布列塔尼人了。”

    “这里是布列塔尼,当然会有许多布列塔尼人。”安妮并没有如他想的那样勃然大怒,对于他话语中国王路易十二对她与其子民的不信任也只当……一缕掠过耳边的微风,“既然陛下那么说,”她看向身边的女官:“茱莉,为公爵和他的随从准备房间和必备的用品。”

    说完,她向瓦卢瓦公爵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她一离开瓦卢瓦公爵以及其随从的视线,耳朵,就向善心夫人说:“去查查,国王和他说了些什么?”

    善心夫人接下了这个命令,一个侍女飞快地从队列里走开,他们回到了女公爵的房间里——与惯例相同而又不同的,女公爵与路易十二虽然是夫妻,但他们的房间不但分开,而且还很远,从走廊的这一端到走廊的那一端,虽然这导致了真正的主人房间无人使用,但对于他们来说,这才是最好的。

    至少晚上睡着的时候都挺安心的。

    善心夫人手脚利索地先帮女公爵卸下了所有的珠宝,然后是领圈,外套,裙撑与内衣,这个时候,热气腾腾的浴水也已经准备妥当,昂贵的丝绸被铺在浴桶里,免得刺伤贵人光洁细嫩的皮肤:“据说佛罗伦萨已经有白瓷的浴缸售卖了,”善心夫人一边为安妮端来热咖啡,一边说:“我已经去订购了,但运过来还要一段时间。”

    “慢点也不错,”安妮轻轻地嘘了口气:“别让那些债主看到。”

    “那是您的钱。”

    “但对于那些法兰西人来说,妻子的钱就是丈夫的钱。”安妮喝了一大口咖啡,咖啡里加了许多的糖和奶油,让她一下子就热了起来,善心夫人帮她把头发挽起来的时候,她伸出手,抓住了朋友的手臂,发现它就像是铁铸的一样冷。

    “你也进来吧。”安妮热情地邀请道:“水还很热。”

    “别胡闹了。”善心夫人没好声气说:“您知道外面正在流传您与我之间的艳情故事么,别再给那些小册子提供话题了。”

    “随便他们怎么说吧,舌头难道还能利过刀剑吗?”

    “谁知道?”善心夫人是绝对不肯做出这种无礼之事的:“您也看到了博尔吉亚的结局,他们也曾丝毫不顾名声,以为暴力可以征服一切,但大厦倾覆时,哪怕有人愿意伸一根小指头呢,凯撒博尔吉亚也不会死的那样无声无息。”

    女公爵知道自己无法劝动善心夫人,只得松手让她去:“那么至少擦一擦吧,别这样湿着,现在是两月,这是活见鬼了,之前布雷斯特可没有这样的暴风雨。”

    “等您完事儿啦,我们就要隔壁去整理自己,”善心夫人说:“那里也有炭火和热水,放心吧,我们可不会让您一个人。”无论是为了防备路易十二、瓦卢瓦公爵还是布列塔尼女公爵自己。

    安妮闻言马上安静了下来,任凭夫人与侍女先将自己安排妥当,等她进了暖融融的毯子里,她们才三三两两地去到隔壁的房间洗浴更衣。

    “对了,”女公爵对一个将自己整理妥当的侍女说道:“去看看弗兰西斯,他应该还在自己的房间里。”

    侍女领命而去,几分钟后她就疾步回到了房间里:“殿下不在。”她努力控制着自己,但声音还是有些发颤,倒是安妮往虚空中一按手,让她平静下来:“别怕,这里是布列塔尼的布雷斯特,不是布卢瓦,他应该在别的什么地方——我只是怕他遇到了暴雨。”

    侍女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只听一声巨响——沉重的门扉被拍在墙上的声音,然后是侍女们的惊呼与劝阻,安妮只来得及将一件羊绒披肩搭在肩膀上,王太子弗兰西斯就冲进了母亲的寝室,他一见到房间里还未被撤去的浴桶和亚麻布巾,脸就腾地一下红了——他差点就撞见了母亲沐浴,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转身向外走去,还是安妮示意侍女们拦住了他。

    “你一定遇到了非常重要的事情,”安妮说:“或许无法解决的难题,不然你不会这样鲁莽,我不是这样教你的,我的孩子,我亲爱的弗兰西斯。”女公爵向自己的孩子招了招手,“来,坐到我身边来,告诉我,不要隐瞒。”

    就像瓦卢瓦公爵近似于痴狂地爱着与服从着自己的母亲那样,王太子弗兰西斯也深深地爱与尊敬着自己的母亲,不但从一个孩子的角度,也从一个臣子与子民的角度,虽然不至于与瓦卢瓦公爵那样总是跪着与母亲说话,但若是安妮命令,他也会遵从。

    他走到安妮的床前,坐在她的身边,这下子安妮可以看的更清楚了——弗兰西斯哭过,他的眼圈是红的,蓝宝石一般的眼睛里带着痛苦,他的嘴角裂了,鼻子下面有还未擦拭干净的血迹。

    “发生了什么事儿?”安妮低声问。

    弗兰西斯看了看周围的侍女们,安妮做了个手势,她们就全都退到了房间外面。

    “我只想听实话,”弗兰西斯说,他还是个孩子,但从这句话里,竟然能够听出成年人般的冷酷与坚定:“我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父亲的孩子?”

    房间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蜡烛的燃烧也变得悄无声息,往常总是会时不时跳跃一下的火光也仿佛凝固了。

    “散播种子的是谁并不重要。”安妮说:“你只要知道,你是从我的双腿间呱呱坠地的就行了。”

    安妮这句话,与其说是转移话题,倒不如说是承认,弗兰西斯的脸一下子犹如涂抹了朱砂一般呈现出不祥的酡红色,又一下子刷地变成可怕的灰白色,安妮握住他的手,他的手上没有一丝水迹,却比之前的善心夫人还要冰冷。

    “镇静。”安妮说:“再说一遍,这不重要——是什么人和你说了这样的话?”

    弗兰西斯像是要笑一笑,却不知道自己的脸已经扭曲的让安妮几乎看不下去:“是父亲……母亲,是国王,是路易十二,他叫我去,仔细地看了我的脸,然后……然后他突然大怒,他说,我不是他的孩子,我是一个……罪孽,我是……”

    安妮的手指突然收紧了,但弗兰西斯丝毫不觉得疼痛:“他打了我,还发誓说,要杀了我……还有……您。”

    母亲的光辉迅速地从安妮的脸上褪去,之后是属于布列塔尼女公爵的残酷:“你怎么出来的?”

    “他昏厥过去了。”弗兰西斯说。

    “有人听见你们说话吗?”

    “我不知道,”弗兰西斯说:“他也让仆从出去了。”

    “宫廷中的耳目无处不在。”安妮说:“幸而这里是布列塔尼,那么,也有人看到你进入国王的房间喽?”

    “应该,我不确定。”

    “……好吧。”安妮注视着他:“好孩子,别怕。”她说,甚至微笑起来:“陛下只是有些……失态了,可怜,他都快被那些总是催逼着偿还债务的诸侯与领主逼疯了,所以他只是在胡言乱语,他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也有可能,是魔鬼附在了他的身上,让他说出那些可憎的谎话来……这真是太糟了,这样,弗朗西斯,你要好好休息,休息一会,等到明天,一切都会好的,现在你要先去休息——等等,不用回你的房间了,就在这里。”

    她反手将弗兰西斯按在床榻上,端起原先放在衣箱上的一杯羊奶,“怎么里面没有蜂蜜?”在浅尝过一口后,她喃喃自语:“肯定有人偷懒了,我要给你加点蜂蜜,这样你就能有个好梦了。”她说,从自己的妆匣里取出一小瓶药水,手法迅速地倒在羊奶里,然后给弗兰西斯喝了下去——罂粟花奶与颠茄的效力非凡,几分钟后,弗兰西斯就昏睡了过去。

    女公爵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随手丢掉了那个小瓶子,一边召唤侍女们入内,帮助她换上了一身黑衣,一边召唤了以奥朗日为首的布列塔尼系的大臣,正如安妮之前所说,这里毕竟不是布卢瓦,而是布雷斯特,布列塔尼人很快就到了,他们向自己的女王鞠躬,亲声询问她有何吩咐。

    “瓦卢瓦公爵在这里,”安妮轻声说:“我亲爱的奥朗日,你带着人,把他们全都捉拿起来。”

    奥朗日亲王已经两鬓霜白,闻言不由得挑起了那对如同雪鹭鸟般的眉毛,但他什么也没说,没问,只一鞠躬,表示遵命。

    安妮看向其他人,一个命令紧接着一个命令地给了出去,事发突然,但在场的布列塔尼人突然发现,现在的时机竟然前所未有的好。

    路易十二为什么会出现在布雷斯特?正是因为他欠下了太多的债务,不断有诸侯与领主,还有商人,主教,以觐见的名义反复催勒,他实在是无法忍受,所以才会从布卢瓦逃走,但之所以选择布雷斯特,一是因为这里的布列塔尼人厌恶法国人,二来也会为了和缓他与布列塔尼女公爵,他的妻子安妮的关系,看看是不是能够再从她这里拿到钱——不是为了偿还债务,而是为了支持远在罗马的乔治枢机。

    只是到了布雷斯特后,身为一个不受子民爱戴,也不受他们尊重的国王,以及一个不被妻子热爱,服从的丈夫,或是一个不被自己的儿子信任与崇拜的父亲,路易十二的心情始终是晦暗与低落的,他和安妮争吵过,也相互殴打过,但今天……安妮并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这样认为,或是瓦卢瓦公爵说了些什么,甚至拿出了什么证据,但一个国王与父亲的否认与威胁,对一个王太子与一个儿子来说,是致命的。

    路易十二犯了一个大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