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众仆之仆

第两百八十一章 布雷斯特的暴风雨(下)

    上一章有免费千字加更,感谢读者!

    国王站在奥尔良公爵的面前,双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肩膀:“把蜡烛拿近一点!”他喊道,恶臭伴随着热气扑到王太子的脸上,还未学会矫饰的孩子下意识向后一退,但如同铁钳一般的手指立刻抓得更紧了,几乎嵌入到了他的骨头里,他感到痛苦,失声叫喊起来,路易十二丝毫不为所动,他只顾着在男孩的脸上寻找属于他的表征,但没有,一点也没有,按理说,十二岁的男孩,应该是父亲的影子,但在他的身上,路易十二只能看到他妻子的金褐色头发,与秀丽的双眉。

    他的鼻梁细而窄,与瓦卢瓦王朝的男性们常有的肥大鼻梁大相径庭,他的嘴唇丰满又精致,面部轮廓流畅而秀丽,与路易十二的薄唇、宽大的下颌更是毫无相似之处在他还小的时候,也就是路易十二第一次远征意大利失败而归后,国王也曾经感到困惑,但无论是王后,还是她的侍女都说,小孩子会更像母亲一些。

    但事实上,就算是安妮,她的下颌骨也要比弗兰西斯方正得多,她有着一张美丽但冷峻的脸,这是人们公认的,但弗兰西斯,他的美是平和的,从容的没有把他与朱利奥美第奇放在一起的时候,路易十二只觉得总有些说不出的异样,但一旦将这两个人放在了一起……路易十二颤抖着,就这样佝偻着身躯,向后退了两步,就像是要远离……远离这个耻辱。

    王太子弗兰西斯当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虽然路易十二与他心目中的父亲形象相距较远,但这毕竟是他的父亲,凡是孩子,天生就有对父辈的濡慕之情,更何况,路易十二还是他的国王,于是他想也不想的,就伸出手去,想要搀扶他的父亲。

    路易十二的回报是一记耳光。

    他喊叫着,辱骂与诅咒这个野种,还有他不知羞耻的母亲……虽然对国王来说,他只是说出事实罢了。

    幸运的是,先前喝下的茴香酒发挥了效力,他一头栽倒在弗兰西斯的身上,沉沉睡去。

    弗兰西斯哭泣着,他终究还只是一个孩子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从勉强从路易十二沉重的躯体下挣脱出来,摇摇晃晃地离开了国王的寝室,去找他的母亲,法兰西的王后与布列塔尼的女公爵。

    这就是大约三个小时之前发生的事情。

    布雷斯特的城堡主楼位于堡垒的最深处,有趣的是它并不是城堡的建筑中最舒适的,国王与王后选择这里完全是因为传统与安全性,正因为如此,这座由两座圆柱形塔楼与中间的宽城墙共同组合而成的主楼非常狭窄,房间也很少,法兰西的仆从与守卫都被安排在距离这里足有数百尺远的型宅邸里,只有国王最信任的敕令骑士与侍从才能与住在与国王相比邻的房间里。

    塔楼的入口与其他城堡主楼一样,距离地面足有一人高的距离,女公爵下令之后,几个强壮的布列塔尼守卫就往身上披了牛皮,冒着暴雨,提着斧子,将方便出入的临时木阶梯劈得粉碎。

    此时,布列塔尼的女公爵与她的侍女,守卫已经到达了国王所在的塔楼,法兰西人高喊道:“谁?”

    “你们的王后。”善心夫人这样说,然后他们听到了一声响亮的,毫无掩饰的笑声,笑声中充满了讥嘲与轻蔑,想来路易十二之前可没压低过声量,善心夫人可以猜到这些守卫心里在想些什么他们一定以为,王后是来向国王求饶的,要知道,因为通奸而被处死的王后并不在少数,何况她还有意让自己的私生子混淆瓦卢瓦尊贵的血统,她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被软禁起来,看着自己的私生子,或许还有奸夫一同处以酷刑,处死,然后……只要她生下了一个真正的王子,那么她的性命也到头了。

    一个守卫飞快地跑进了阴影里,想必是去向国王禀告了,不一会儿,他跑回来说:“国王允许你进去。”

    “还有我的侍女。”

    “一个侍女。”守卫说。

    善心夫人点了点头,回到安妮身后,安妮的侍从退后一步,王后只带着一名侍女,进入到国王的塔楼里。

    路易十二的想法与守卫的想法是一样的,他已经从昏睡中醒来,坐在椅子上,凝视着壁炉。他的身边是两个敕令骑士,他们完全忠于他,而且没有参与到之前的拉文纳战役中,并未因为之前的大败而动摇。

    他看到安妮走了进来,提起嘴角,给了她一个紧绷的假笑:“欢迎!”他假模假样地喊道:“我的王后,这片贱地可终于得以被您的贵足践踏了我还以为您有别处更好的地方可去呢?!”

    安妮也同样专注地看着他,看着他的每一条卷起的皱纹与细微的肌肉抽搐,她深深地叹息了一声,知道他不会再听她的任何一句话,欺骗、劝诱与辩解都不会有效最初的怒意与冲动都过去了,现在的路易十二又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政客,他握住了要命的把柄,正准备用这个给她重重一击,彻彻底底地把她打倒在地。

    她走向前一步,在敕令骑士的警惕目光下猛地跪了下来,低下头,将纤细的脖子暴露在国王面前。

    “请宽恕我吧……”她用如同悲凄般的声音祈求道:“请宽恕我吧,陛下。”

    路易十二笑了一声,如同鬣狗一般,他的手指落在安妮的后颈上,指甲在安妮的皮肤上留下深刻的红印。

    “那么你愿意为我生个儿子么?”路易十二问道,他甚至没用“再”这个语式。

    “我愿意。”安妮毫不犹豫地说。

    他的心中同时翻涌着嫉妒对那个奸夫的,还有怒火对他们的,还有他们的私生子,以及就算是炼狱也未必能够盛满的恶意。

    路易十二所说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他已经想好了,等暴风雨与黑夜一过去,他就召集他身边的法兰西人,马上回返布卢瓦,他会召集军队,哪怕要再一次背负债务他要与布列塔尼开战,以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等他俘虏了他曾经的妻子,以及她的野种,他会让他们尝遍世上所有的酷刑,他们的尸体会被分割,在不同的地方被焚烧,投入河中。

    而他们远在罗马的同谋,也终会有一日享受到同样的苦楚,不,或许还要多一些。

    国王几乎无法控制得住自己的幻想他狞笑着,在昏沉的光线中咧开嘴,露出尖锐的牙齿。

    安妮将双手枕在脑后,像是做出了投降的姿态,然后她露出了一个动人的微笑。

    她的双手逐渐从发间抽回,在路易十二意识到,从金褐色的发丝中发出亮光的不是发饰,而是袖剑的时候,善心夫人的手指轻而迅疾地向上扬起,尖锐的指甲一下子就划过国王毫无防备的眼睛!

    路易十二的眼睛先是一阵尖锐的疼痛,紧接着便是一阵灼热,血红色的雾气在一霎那间就占据了他所有的视野,他大叫了一声,陡地从床上站了起来,然后用力向后撞,善心夫人来不及回避,直接被他摔在黄铜的床柱上,她的脊背立即流出血来。

    安妮的袖剑留在了国王松弛膨胀的脖子里,大约有成年男性一手掌长的匕首没能贯穿过去它被骨头或是什么卡住了,安妮扑上前去,抱住了国王的双脚,一边大叫着友人的名字,善心夫人还未从眩晕中清醒过来,就紧紧地抓住了用来固定帷幔的丝绳一根坚韧的绳索,准确地抛过了国王的脖颈,然后绕在自己的手臂上,绳索立即收紧了,国王含混地咆哮着,它们先是陷入了夫人的皮肤,然后是肌肉,最后她甚至听到了骨头在吱嘎作响,她痛得想要尖叫,幸而此时国王已经从高高的床榻上掉落在地上,她的口中一片血腥,眼前发黑,路易十二发臭的头颅凶狠地敲打着她最柔嫩的地方,她想要哭泣,却还是将眼泪吞了回去,改而狠狠地卷起身体,咬住自己的嘴唇,双手没有一丝放松的趋向。

    国王挥舞着手臂,他双眼剧痛,看不清东西,但男性的手臂总是要比女性更长一些,他凶狠地抓着,挠着,握紧了拳头殴打,他不知道安妮去什么地方了他希望那个女巫已经因为恐惧而逃走了,但他知道她不会,那么,他必须在她做什么之前,先杀死身后的这个。

    安妮听到那两个敕令骑士在撞门,门之前是没有落闩的,但这里是布雷斯特,有着无数的机关,只有布列塔尼的历代继承人才能掌握的秘密,让一根黑铁的门闩牢牢地将两个忠心的骑士隔绝在外她推开床头的大十字架,从暴露出来的凹槽里取出一柄闪烁着乌光的大马士革刀。

    “结束了。”国王听到她这么说,然后他的右手突然就失去了力气不,不是失去了力气,而是他失去了自己的右手。

    他在痛楚与恐慌中发出咯咯的声音,他想要哀求,想要祈祷,想要……他的左手无助地伸向空中,安妮看了它几秒钟,就像是砍断一株小树般地砍断了它。

    现在路易十二能用的只有自己的身躯与双腿了,但他的力气随着血液一同从残肢里喷涌了出去,他没有力气了,在最后的时刻里,他的眼睛忽然能够看见了,他看见了安妮,她赤露着身躯,双手执着锋利的刀刃就像是砍下了荷洛芬尼斯头颅的朱迪斯注释1,浓烈的悔意席卷过路易十二的心头,他不应放纵自己,让一时的冲动主宰行为,让那个野种知晓了这个秘密,如果他仍然不知道,就算这个娼妇不爱自己的丈夫,不爱自己的君王,那么至少也会为了她的野种而心生犹豫,他也只需要那么一小会儿的犹豫就足够了。

    但这也是他唯一能够拥有的意识了。

    安妮的眼前同样一阵模糊,她刚才凭借的完全是一股决绝的勇气,或是一颗疯狂的杀心,刀子跌落在地上,然后是她自己,短暂的晕眩后,她咬了自己的舌头,强迫自己回复清醒,支撑着旁边的座椅支起身来,掰下一根蜡烛扔出窗外。而后攀过路易十二瘫软的身躯,找到他拔出来丢在一边的袖剑,摸索着割断了深深嵌入善心夫人手臂,将细嫩的皮肉磨得血肉模糊的绳索,疼痛让夫人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她咬着嘴唇,轻轻地哭泣了起来,安妮用额头碰了碰她:“抱歉……是我的疏忽。”

    她不该轻忽一个骑士的力量,而路易十二也上过战场,受过伤,并不是一个无法忍受痛苦,或是受到了袭击只会慌乱大叫的人。

    敕令骑士还在撞击门闩,安妮听到了刀剑劈砍门扉的声音,但很快地,它们就被刀剑相互撞击的声音取代了安妮之前就和大臣们商定了,只要看见蜡烛从国王的寝室扔出来,他们就开始进攻。

    国王留在塔楼里的人虽然强悍,却抵不过早有预备并且人数占优势的布列塔尼人,而且布雷斯特城堡里有的是弩弓与火枪,绝望的敕令骑士想要纵火告知他人此地的变故,但愈发猖獗的暴风雨熄灭了他们最后的希望。

    狂风,暴雨,黑暗总是罪恶最好的庇护者。

    奥朗日亲王是第一个踏入国王寝室的,他一进寝室,看到的就是公爵,还有半躺在座椅上,身上只披着斗篷的善心夫人,他本想立即退出去,但一看地上那具无比狰狞的尸体,就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不是侍女可以处理的事情,不,不是最可信的人绝不可以进入这里。

    “先把夫人带出去。”女公爵说:“她受了很重的伤。”

    奥朗日亲王的视线在善心夫人的身上略略一顿:“我可以让我的长子……”

    “立刻。”女公爵说。

    接下来,大约有九个女公爵最为信任的人参与了此事,他们承担起仆人与侍女的工作,清理现场,缝补路易十二国王的样子实在是太难堪了,将塔楼里所有的知情人,尤其是路易十二的随从灭口,在暴风雨结束前,他们还要设法囚禁或是处理掉正在另一处宅邸里的法兰西人。

    “瓦卢瓦公爵受了点伤。”奥朗日说:“但不是很重当然,如果您需要……”

    “再等等。”安妮疲惫地说,在亢奋过去之后,她的手臂连动一下也不能,但这不妨碍她思考:“没有了路易十二,除了我的弗兰西斯,他就是第一顺位继承人,法国人会投鼠忌器的,我要再等等。”

    “恕我冒昧,”奥朗日亲王问道:“您在等什么?”

    女公爵抬起眼睛,黑色瞳孔里跳跃着金色的光:“等罗马的结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