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万界之全能至尊

第1135章 渐进的终末

    【抱歉,暂别阅读】

    ………………

    …………

    ……

    作为一名合格的狙击手,胡子男自然是非常清楚的,在一辆随机不规则移动的车子,用狙击枪攻击远在八百米之外的敌人,这个狙击的难度是有多大。

    尤其是,还需要做到直接一枪爆头!这简直就是超乎了凡人界限的成就。而在这一场试炼里,所有的参与者,都应该是被空间中枢强制地压制成了普通凡人平均水准的地步了,在这种情况下却依旧还是能够做到这样的成就,那就近乎于是奇迹。

    越是了解其中的难度,胡子男就越是震惊。

    胡子男因为过度的震惊而发愣,但江言显然不会。

    他现在使用的狙击枪,已经是换代过后的,属于能够连发的型号,因此打完第一枪之后并不需要马换弹。

    所以,江言毫不迟疑地移动准心,在击杀了那个青年之后的不到一秒的时间里,就再度完成了对其身旁的胡子男的瞄准,并扣下了扳机。

    呯——!!

    不过,这一次似乎是终于察觉到了危险,在江言扣下的扳机的同一个瞬间里,那胡子男竟是猛然一个激灵,回过了神来,感受着冥冥中传来的浓郁危机感,他毫不犹豫地往旁边猛力做出了一下翻滚。

    八百米的距离,哪怕是狙击枪轰出的子弹,也终归是有了一些飞行的短暂延迟,因此,原本稳稳瞄准了胡子男的脑袋打出的子弹,在这个瞬间里随着胡子男的忽然闪避,而不免地出现了些许的偏移。

    当然,江言的反应速度也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所以其实他这一次所打出的子弹也并未偏移目标太多。要不是胡子男正巧在他开枪的那同一瞬间里才做出了闪避行为的话,这一发子弹其实更应该不会出现任何差错才对。

    虽然避免了被直接爆头而死的结局,但胡子男终归还是没有完全躲开,翻滚后的那个瞬间里只是让脑袋偏移了出去,而却让自己的肩膀暴露在了狙击枪子弹的弹道轨迹。

    咔嚓!!

    以极为恐怖的动能与速度轰击而来的子弹,直接洞穿了他的肩膀,那强烈的撕扯力道甚至将他的肩膀关节都整个给撕裂了。

    “唔呃……!”胡子男只觉得一股剧痛在自己的半边身体疯狂肆虐,那份痛楚让他都忍不住痛哼了出来。

    然而,他很快就不需要再继续忍耐这份痛苦了。

    因为江言如今手里的这把狙击枪,是半自动六连发弹匣的型号,此刻也只是打出了两颗子弹而已。

    胡子男能够躲开江言的第一次攻击,也确实是让他稍微有些意外,但也仅此而已了,江言的行动,可不会因为这个意外状况而产生丝毫的迟疑。

    呯——!!

    第三颗子弹伴随着轰响声喷射而出,挤压着大气在半空中留下了一条真空管道,眨眼间就破开了一切阻隔跨过了八百米的距离,再度袭杀到了那胡子男面前。

    这一次,尚且还沉浸在那肩膀被轰碎的极致痛楚中的胡子男,虽然察觉到了危险的逼近,但因为身体受到了重创,他的反应速度已经大大地不如之前了。

    哪怕想要进行躲闪,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那受伤的身体也很难再顺利地完成他的指令。

    胡子男所能做的,也只是勉勉强强地让自己的身体稍微偏移了那么几厘米罢了。

    然而,这种程度的挣扎亦是无用。在之前的瞄准头部的那一枪被躲开了之后,江言便已经吸取了经验,明白这个胡子男的直觉应该也是那种极度明锐、反应速度也极快的类型,所以这一次,他所瞄准攻击的,是胡子男的身体躯干!

    以狙击枪子弹的威力,哪怕不是打在脑袋,仅仅是命中胸腔或者腹部这种部位,也足以对人体造成致命的伤害了。

    而这一枪,便是轰击在了胡子男的胸腔,击打在了右胸口。

    略有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发狙击枪的子弹,并未贯穿胡子男的身体,甚至都没有打进他的血肉里。

    江言对此倒是并不感到太过意外,因为他早就已经发现了,那胡子男的身,正穿着一身样式不俗的防弹背心。

    那是以纯黑色的不知名材料制成的衣服,

    ……

    …………

    ………………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3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3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3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

    ………………

    …………

    ……

    江言这支小队里,包括他在内,三个成员全都可以充当狙击技术水平堪称非人的王牌狙击手,而小队里现在也已经能够每人各自配备一把狙击枪了。

    因此,江言理所当然地将目标选在了拿出小山丘,准备将自己这一方三人王牌狙击手的优势尽情地发挥出来。

    甚至只要毒雾别侵蚀过来的话,除非要去抢空投补给的时候,否则江言已经打算带着两女一直在那山丘守到这场试炼结束了。

    他并不担心自己这一方坚守阵地的话,会让剩下的那些试练者有了发展起来的机会。

    如今经过了江言小队和佩恩斯小队的杀戮,试炼场内的幸存者,剩下的人数已经非常少了。哪怕他们彼此间在不会有丝毫浪费的情况下互相厮杀到决出了胜者,胜者能够搜刮到的金币奖励数额也并不会太高了,能有50枚金币都算是颇为难得。

    而且这还是在理想状态的没有多余损耗的情况下。比如说,如果这些幸存者先是彼此厮杀剩下了最强的两个人,然后最终这两个人再互相决斗,胜出的那人最后所得的金币奖励,会直接缩水掉几乎一半!

    因为,其中被淘汰的那人在击杀掉其余试练者后所得到的金币奖励,并不会因为他输给了最后的那一名胜者,而转交给对方。

    最后的那一名胜者,从这个被他击败的人身就只能得到区区的5枚金币的固定金币奖励而已。

    这一场试炼的胜利的关键判定,并不是在于谁击杀的竞争对手最多,而是在于‘谁能存活到最后’!

    所以,收获已经够多、足以确保自身战力的江言一行小队,现在只需要守株待兔就行了。

    事实似乎就如同江言所料想的那样,这座孤岛试炼场内,仍然幸存着的试练者们数量已经不多了,导致了他这一路开车走来,受到的阻碍非常小。

    江言把开车的任务交给了蕾娅,而他自己,则是打开了吉普车的车顶棚的天窗,后排将半个身体都从车顶探了出去,一手握着步枪一手握着望远镜,时不时地扫视着四周。至于梅尔蒂,则是同样端着她的狙击枪坐在前排副驾驶警惕着四周。

    当吉普车快要进入到预定的那座山丘周围八百米的范围内之后,江言忽然对开车的蕾娅下令道:“开慢点!”

    蕾娅好不好此役的照做了,吉普车的行驶速度顿时就骤降了下去,改为用着几乎跟人类慢跑一样的速度缓缓行进着。

    山丘顶,两名趴在岩土、身披着一层跟周围的泥土极为相似的伪装布的试练者,看着山脚下原本快速冲来、此刻却忽然速度骤降的吉普车,都是微微皱了下眉头。

    “怎么慢下来了?”左边的看起来已经接近四十岁的留着大胡子的男人疑惑地说道。

    “莫非……对方发现我们了?”右边的那个面向较为年轻约二十多岁的青年脸色微微一变,皱眉提出了一个猜测。

    “有可能!”胡子男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他将眼睛移到了架在岩土的狙击枪的瞄准镜片前,透过高倍的瞄准镜片,他得以观察到了江言三人所乘坐的那辆吉普车的具体形貌,不过并不是非常清晰。

    于是胡子男又拿出了一个望远镜放到了自己的眼前。

    这一下子总算是看得更为清楚了。

    “一男两女,年龄看起来都非常年轻,应该还没超过二十岁吧……嗯?!”

    正在向同伴诉说着这一次靠近过来的猎物们的特征,胡子男的脸色忽然大变。

    因为,他透过望远镜看到了那个站在吉普车的顶部、疑似领头人的少年,在这个瞬间里竟然忽然扭头,往着他这边直勾勾地看了过来!

    胡子男甚至有种自己在隔着望远镜,跟对方的视线交互接触的错觉。

    “这家伙,难道发现我们了!?”

    旁边的那个青年闻言,也是脸色变得慎重了不少,他用力地握住了身前架着的狙击枪,手心里微微冒汗:“不管怎么说,只要他们敢再继续靠近,进入我们的狙击范围,那必定会是我们的胜利!”

    青年语气笃定,对此十分坚信。因为这样的结果,在此前已经演了不止一次了。

    排除江言小队那三个开挂的,这青年和胡子男的狙击技术在这一场试炼里,算得是顶尖层次了。

    哪怕是开足了马力全速冲刺过来的车子,青年也有十足的把握可以用狙击枪的子弹确实地击中对方,乃至于还有不低的把握可以直接打爆对方车子的轮胎、或者直接击杀位于驾驶座的车手。

    借助地形优势,青年和胡子男,已经先后解决了三波企图朝着这座山丘发起进攻的敌人了。

    所以青年相信,这一次也会是差不多的结果。

    然而接下来的事实跟他所想的,却出现了极大的差距。

    命令蕾娅减速后,车顶的江言,通过望远镜看到了相距还有八百米之外的那山丘之的两人,轻易地就看破了对方的伪装,也看出了他们已经架好的两把狙击枪。

    他目光一凝:“稍微有点麻烦,那边已经有狙击手先登一步了。”

    “那您打算怎么办?”梅尔蒂问道。

    “蕾娅,把车子往左转,绕着那座山迂回,别让对方锁定了我们。”先是吩咐了开车的蕾娅一声之后,江言缩回了车里,将步枪收好,从自己的战术背包里取出了狙击枪,然后再度钻了车顶,将狙击枪架在了车子的顶棚:“仅仅两个人而已,直接解决掉就行。这里视野开阔,不论是对于我们还是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非常适合发挥狙击手能力的环境。”

    咔哒一声轻响之后,江言熟练地给这把罕见地可半自动六连发的狙击枪装填好了子弹。

    通过特意装配的高倍数瞄准镜,江言很快地就将准心锁定了那个青年,明明蕾娅驾驶的吉普车为了不被对方锁定而正在以一种忽然慢一点又忽然快一点的速度前进着,如此几乎没有规律的频繁变速,对于狙击手的阻碍是极大的,但江言可不受这些的影响。他的狙击瞄准镜,一直都牢牢地锁定着那个青年不曾脱离。

    如此数秒后,江言的嘴角忽然勾起了一抹冷笑,他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就是现在。”

    呯——!!

    沉重的轰响声,让呼啸而出的子弹在眨眼间就跨过了这近千米的距离,然后直接击碎了那青年的狙击枪的瞄准镜,并轰入了他的脑壳里。

    “什……!!?”

    旁边的胡子男骇然地眼睁睁看着自己身旁的同伴脑袋直接被打碎,震惊到都愣住了,没能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相隔八百米的距离,这对于狙击手而言并不算是太过夸张的射程,但问题是,对方可是驾驶着车子正处于高速行驶的状态啊,而且胡子男可是看得很清楚,对方为了避免被自己这边攻击锁定命中,对方那车子的行进速度可是一直在随机变化的!

    如此所造成的干扰,可不仅仅是对于他们而言,对于在那座车子的人来说也是一样的。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能准确地命中目标的话,那狙击水平也太强了,更离谱的是,对方这不仅仅是顺利命中了,甚至……还是一枪直接爆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