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南非当警察

1028 钻石

    罗克和小斯成立的基金会,名字就叫洛克和罗德斯的基金会,简称罗罗基金会。

    基金会的总部位于鹰山脚下的鹰镇,这个小镇的居民全部都是鹰堡工作人员的家属,整个鹰堡包括罗克的办公室在内,有大约500名工作人员,其中还包括一个连队的安保人员,这些工作人员的家属都住在鹰镇,鹰镇也因此可能是整个尼亚萨兰基础设施最好,最美丽,也最安全的小镇之一。

    小镇有大约300多户居民,占地面积虽然不大,但是幼儿园、小学、市场、医院、图书馆等基础设施该有的都有,罗罗基金会的总部,就在上山的盘山公路旁边的一栋环境优美的两层小楼内,基金会的规模虽然很大,但是工作人员并不多,正式工作人员包括菲丽丝这个理事长在内也只有三十二个人。

    需要说明的是,菲丽丝这个理事长,在基金会工作,薪水和普通工作人员相比并不多多少,每个月也只有15兰特而已。

    如果按照菲丽丝的意思,这15兰特也不想拿,菲丽丝想把更多的资金投入到慈善上,根本不考这份工作挣钱。

    罗克坚持菲丽丝必须拿钱,或许菲丽丝不需要靠这份薪水生活,但是在罗罗基金会工作的其他人需要,菲丽丝固然可以发扬风格不要薪水,那让其他需要薪水生活的工作人员怎么办?

    除了菲丽丝之外,还有好几位尼亚萨兰州的高官家属也是罗罗基金会的理事会成员,比如安东的妻子和洛城市长乔治的妻子,都在罗罗基金会工作,领取和菲丽丝一样的薪水。

    有了尼亚萨兰夫人和州长夫人以及市长夫人的加入,罗罗基金会筹集资金简直不要太容易。

    几个女人也很聪明,罗罗基金会每个月会固定举行慈善晚宴,邀请尼亚萨兰各行各业的行业翘楚参加,慈善晚宴上会有固定的拍卖环节,拍卖的东西一般都不是很值钱,但是特别有纪念意义,比如伊特诺每个季度都会将即将推出的新品拿到慈善晚宴上拍卖,满足那些豪门贵妇虚荣心的同时,也能为罗罗基金会筹集到更多的资金。

    阿布来的正是时候,第二天晚上就有一场罗罗基金会举行的慈善晚宴,菲丽丝很热情的邀请阿布参加。

    阿布欣然应允,也准备见识一下罗罗基金会的筹款能力。

    晚宴就在鹰堡办公室的宴会大厅举行,原定于晚上六点半开始,实际上从五点开始就陆续有客人抵达,特别是理事会的几位理事,更是下午两点多就提前抵达,和菲丽丝商议怎么样筹集更多的捐款。

    罗克晚上也要和菲丽丝一起参加晚宴,不过罗克不管菲丽丝不参与晚宴的准备工作。

    为了做出表率,罗克提前准备了一张一万兰特的支票,准备到时候让菲丽丝捐给罗罗基金会。

    真不是罗克小气,那帮女人为了筹集更多善款,每个月都要举行一两次晚宴,有时候如果有突发事件还会临时增加,罗克也是次次都捐个百八十万的,就算是以罗克的豪富也受不了。

    晚上六点,一身盛装的菲丽丝挽着罗克出现在慈善晚宴现场,提前来到现场的宾客已经有百余人,安东和乔治都在,这种场合他们是必须参加的。

    菲丽丝抵达晚宴之后就去找她的同事们,罗克身边马上就有一堆人围过来,这种慈善晚宴在筹集资金的同时,也是完美的社交场合,充分利用好处多多。

    “勋爵,这位是来自奥斯曼帝国的赛义德殿下”安东主动向罗克介绍,奥斯曼帝国虽然已经覆灭,但依然有王室成员在世。

    “殿下,欢迎来到尼亚萨兰”罗克热情,别管是王子还是亲王,经济实力不容小觑。

    “非常感谢,勋爵,尼亚萨兰真是个美丽的地方,让人印象深刻”殿下寒暄几句就主动退到一旁,这种场合罗克的工作忙得很,赛义德不能占据罗克太多时间。

    “洛克,这位是美国的汤姆,汤姆杜邦。”小斯居然还没有去欧洲,看样子他是不想履行救济和复兴署署长的责任了。

    世界大战中,美国的企业并没有获得和另一个时空中类似的收益,南部非洲完全取代了美国的地位,因为南部非洲和英国的特殊关系,美国很希望借助南部非洲的企业打开欧洲市场。

    “汤姆,你好”罗克并没有多热情,这个时空美国就是个不被承认的暴发户,如果罗克太热情,反而不符合罗克的身份。

    罗克可是大英帝国的侯爵。

    “尼亚萨兰勋爵,我代表我的父亲向您问好”汤姆表现的很谦卑,他的父亲是美国杜邦家族现任掌门人皮埃尔杜邦。

    皮埃尔杜邦是杜邦家族的第五代继承人,1902年成为杜邦家族的领导人,在皮埃尔杜邦的领导下,杜邦家族日益壮大,现在正在开始向化工行业进攻。

    世界大战期间,尼亚萨兰军工和杜邦家族进行合作,从杜邦家族采购炸药,作为尼亚萨兰军工的产品销往欧洲,当时罗克担任英国远征军总司令,对这些事情并不清楚。

    “也带我向你的父亲问好,如果有时间,希望你的父亲能来尼亚萨兰,到时候我们可以好好聊一聊。”罗克向皮埃尔杜邦发出邀请,对于化工行业,罗克还是很感兴趣的。

    罗克知道杜邦家族正在向化工行业进军,但是不知道杜邦家族在这个领域内已经研究到什么程度,尼亚萨兰军工也在对“尼龙”进行研究,希望能赶在杜邦家族前面在这方面取得突破。

    “尼龙”的应用前景非常广阔,目前在全世界,“尼龙”市场基本上都被日本的人造丝垄断,日本人正在凭借“尼龙”进行原始积累,这让罗克很不满,南部非洲和日本虽然没有明确的利益冲突,但是罗克不介意切断日本人的财源,给日本人制造一些麻烦。

    六点半,晚宴正式开始,菲丽丝作为罗罗基金会的理事长,代表罗罗基金会欢迎所有到场嘉宾,并且特别对赛义德殿下和汤姆杜邦的到来表示欢迎。

    在场的宾客没几个人认识赛义德殿下和汤姆杜邦,但还是对两人报以礼貌的掌声。

    汤姆杜邦还算克制,赛义德殿下就激动地满脸通红。

    自从奥斯曼帝国覆灭后,赛义德殿下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热情了。

    接下来就是喜闻乐见的拍卖环节。

    第一件拍品是南非公司提供的一颗重达105克拉的钻石,小斯将把所有拍卖所得的善款捐赠给罗罗基金会。

    南非公司对于钻石的炒作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明明就是单一碳元素组成的金刚石,但是在南非公司的宣传中却成了爱情坚不可摧的象征,南非公司的广告语正是喜闻乐见的“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在铺天盖地的炒作中,钻石的价格节节攀升。

    这颗罕见的钻石,起拍价就达到令人惊讶的两万兰特,不过别惊讶,这肯定不是最终价格。

    “五万!”赛义德殿下第一次喊价,就把这颗钻石的价格推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不过今天赛义德殿下注定不会独占鳌头,汤姆杜邦不甘示弱,跟着赛义德殿下喊出了五万五千兰特的价格。

    “六万”克里斯蒂安的妻子乔安娜笑盈盈加价,南部非洲也是人才济济富豪云集,不会让两个外来者抢走了风头。

    赛义德还是询问了旁边的人,确认没有隐患,才喊出七万的价格。

    “七万五千”汤姆杜邦云淡风轻,他加价是五千五千的加,赛义德是一万一万的加。

    其实都挺好,菲丽丝和安东的妻子佟紫玉不下场,她们俩要是出价,估计没有人敢竞争。

    罗克和小斯对这种场面不陌生,俩人端着杯子也是微笑不说话,阿布就惊讶莫名。

    这可是七万五千兰特,尼亚萨兰大学基金会成立以来,也就阿布个人第一次捐赠超过了这个数字,但是也仅仅只有一次而已。

    阿布左右四顾,发现周围的人都没有多惊讶,只能感慨尼亚萨兰卧虎藏龙,不过马上就对菲丽丝充满信心。

    钻石的价格很快就喊到十万兰特,乔安娜首先放弃,她本来就是托,把几个抬高到十万兰特,已经出色的完成了任务。

    “十一万。”赛义德面不改色,千年王朝确实是有底蕴。

    “十一万五千”汤姆杜邦依然云淡风轻,105克拉的钻石确实是罕见,但是这个价格,已经远远超出钻石本身的价值。

    不过参加慈善晚宴的人,谁会把钻石本身的价值放在眼里呢。

    “十二万五千。”赛义德势在必得,永远比汤姆杜邦的出价高五千。

    汤姆杜邦表示放弃,遥遥向赛义德举杯祝贺。

    赛义德风度翩翩,单手抚胸欠身向汤姆杜邦表示感谢,然后就表示希望把这颗重达105克拉的钻石,送给罗克的长女朱蒂。

    这肯定没有其他因素,只是单纯的向罗克示好,朱蒂现在还不到六岁,今年刚刚上小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