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最狂弃少

第1102章 不识真龙(下)

    聂佳落泪,心疼男友。

    “被长辈骂几句,没什么,别哭了,我先走了,你开开心心的,不用担心我。”林羿辰微笑安慰聂佳,为聂佳抹去脸上的泪水。

    “脸皮真厚。”

    聂丽嘟囔,在她看来,脸皮薄或有血性的男人,被她爷爷这么骂,即便不恼羞成怒,也得无地自容。

    这个叫林羿辰的家伙,神色如常,且还能笑出来,要么是个奇葩,要么看上聂家的财富,想死皮赖脸攀高枝。

    其实,此时此刻不只聂丽这么想林羿辰,聂家一众长辈也这么想。

    “羿辰,我跟你走。”

    聂佳要跟着林羿辰。

    “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多陪陪家人,过两天我来找你。”林羿辰说完当众亲吻聂佳额头。

    “把这小畜生给我轰出去!”

    聂峥嵘怒指林羿辰。

    “爷爷,叔叔阿姨,再见。”

    林羿辰向聂峥嵘以及聂佳父母道别,没装没演戏没故作从容,纯粹出于礼貌,然后转身往外走。

    聂家老一辈儿都是人精,看出林羿辰的胸襟、气度、心性与众不同。

    “可惜了……”

    聂佳的父亲聂钧在心里嘀咕,有点喜欢林羿辰,奈何林羿辰再怎么优秀,终归家世太差,无论如何比不了总督的独子。

    聂佳呆呆瞧着男友离开。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再来!”聂峥嵘又狠狠拍桌子。

    林羿辰从聂家位于江心洲的大别墅走出来,江心洲对面是灯火辉煌的城市,而他形单影只。

    此刻,他内心并不孤寂或伤感,坚信有情人终成眷属。

    江心洲与大江南岸的金陵城区有桥相连,林羿辰走过大桥,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二十分钟后,车子到达目的地……夫子庙。

    入夜。

    夫子庙这一片格外热闹,到处是人。

    林羿辰随意吃了些小吃,在聂家他没怎么吃东西,确切说是没来得及吃饱,不得不跑到这里垫垫肚子。

    填饱肚子,他兴致盎然闲逛,在聂家的遭遇,丝毫影响不到他心情,对他而言,那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他有信心解决。

    逛了一个多钟头,林羿辰逐渐远离夫子庙热闹的区域,走入一条僻静幽暗的小巷子。

    这条巷子,是他去往酒店的捷径,比走大路近了两公里,他走入巷子几十米,另一人快步跟上来。

    有杀气。

    林羿辰微微皱眉,停下脚步,转身瞧尾随而至的陌生男人,同一时间,陌生男人已欺近,戴着手套的右手握着寒光闪闪的匕首,猛刺林羿辰心窝。

    “咱们无冤无仇,至于下死手吗?”

    林羿辰说话间出手如电,夺下袭击者的匕首,抬脚踹袭击者肚子。

    袭击者踉跄疾退三米,跌坐于地。

    出生在异域皇族的林羿辰,从小被筑就修行根基,即使来这世间不曾修行,仍能把武道宗师干趴下。

    连练家子都算不上的袭击者自然伤不到林羿辰。

    “为几个钱,干这行当,轻则蹲几年大狱,落下案底,重则毁掉自己一辈子,不值得,好自为之。”

    林羿辰说完话,将匕首扔在袭击者身侧,显然不打算追究,对方三四十岁,可能上有老下有小,他若追究,搞不好会毁掉一两个家庭。

    袭击者眼看宅心仁厚的林羿辰要走远,咬咬牙,戴着手套的右手操起匕首。

    噗!

    袭击者将匕首刺入自己心窝。

    林羿辰诧异扭头,见原本跌坐于地的袭击者躺下去,赶忙返回袭击者身边,急道:“你这是干嘛?”

    “小兄弟,你是个好人,可我必须这么做,不这么做,我的妻儿老母活不……”袭击者话未说完吐血身亡。

    林羿辰蹲下还想救人。

    “别动!”

    “双手抱头!”

    突兀喝斥声传来。

    在附近巡逻的两名治安员赶到,拔枪瞄准林羿辰。

    以林羿辰的能耐,制住这两名治安员或逃跑,都不成问题,但他没这么做,遵照治安员要求,站起来,双手抱头。

    两名治安员迅速上前,控制林羿辰,给林羿辰戴上手铐。

    “人不是我杀的。”

    林羿辰平静面对两名治安员。

    “杀没杀人,你自己说了不算。”说这话的治安员狠狠瞪一眼林羿辰,通过对讲机呼叫支援。

    当晚,林羿辰被金陵治安局羁押。

    第二天一早,聂佳得知林羿辰出事,着急忙慌赶到治安局。

    “你男友涉嫌杀人,暂时不能探望。”

    “他是北清毕业的高材生,是昊泽资本的高管,怎么可能杀人呢。”

    “高官巨富还杀人呢,更别说你男友,知人知面不知心,再者,我们已经从凶器上提取到你男友的指纹。”

    治安局的人冷冰冰回应聂佳。

    聂佳懵了,没能见到男友,她失魂落魄般回家后,把自己关在房间,想对策。

    男友涉嫌杀人,且证据确凿,从小到大是好学生是乖乖女的聂佳,不知该怎么办,急哭了。

    “佳佳,你爷爷想跟你谈谈。”

    聂佳母亲赵露边敲房门边喊话。

    “妈,你让我静一静,我谁都不相见。”聂佳说到最后呜咽。

    赵露道:“佳佳,你爷爷可以帮林羿辰。”

    聂佳听母亲这么一说,愣了一下,旋即着急忙慌去开门,脸上挂着泪珠的她,问母亲“爷爷真的会帮羿辰?”

    “看你在你爷爷面前表现怎么样,以咱们聂家在金陵的影响力,就算不能为林羿辰脱罪,也能让他获得轻判。”

    赵露这话提醒了聂佳,她爷爷在金陵人脉广、影响力大,忙不迭点头道:“我这就去求爷爷。”

    一楼大书房。

    聂峥嵘正在写毛笔字,洁白的宣纸上,几个大字龙飞凤舞。

    “认识这四个字吗?”

    聂峥嵘说着话放下毛笔,瞧孙女。

    “龙凤呈祥。”

    聂佳小声回应聂峥嵘。

    “如果说你是咱们聂家的凤凰,那袁总督的独子便是龙,你和他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聂峥嵘语重心长。

    聂佳低下头。

    聂峥嵘道:“我可以让你探望林羿辰,也可以使林羿辰获轻判,但你必须当面跟他分手,且在三天后,与袁总督独子袁烨订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