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李逵的逆袭之路

第579章 猛将高俅

    “他们想要干什么?”

    “难道朕的天下,能容忍他们颠倒黑白?”

    福宁殿,皇帝寝宫。

    一直以来温文尔雅,甚至有点木讷的皇帝却在大发雷霆。宫殿内的宫女宦官都远远的躲着,耷拉着脑袋装木头人,只有童贯和郝随伴驾左右。

    发了一通火之后,皇帝赵煦指着童贯问道:“去,你带着朕的手谕去御史台,彻查蔡京贪墨案。”

    “陛下,三思啊!”

    “是啊,陛下,蔡氏兄弟在朝中权势不小,冒然动他,恐怕引起朝臣不满。”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还不如把朕的皇帝给他们算了。”

    皇帝完全是在气头上,说话根本就没有了顾及。赵煦的为人,用三叔公的话就是:这是老实孩子被架在了火上烤。幼年皇帝不好当,抬头看去,满朝文武都是先皇重臣,怼他的时候,开口闭口就是:“你爹在的时候怎么样。”皇帝即便是长了一张巧嘴,也说不过。

    皇帝也不能恣意妄为,真要是不管不顾,大宋就乱套了。

    “去,准备车驾,出宫去保康门。”

    车驾来到保康门外学士巷,童贯和郝随紧跟着皇帝进入了李逵的府邸。不一会儿,就传出了赵煦的欢笑声。

    童贯也好,郝随也罢,两人面面相觑,皇帝和三叔公见面,经常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却能很快心结打开。这本事,童贯想学,郝随更是更是想学。可学不会,三叔公能把皇帝不当皇帝,反正他老人家想穿了,这辈子不算白活。儿女也有了偌大的家资,根本就不需要他担忧。加上自己也活够了,本就无所顾忌。

    庭院里,三叔公坐在太阳底下,昏昏沉沉的看似垂垂老矣,可总是能跟上皇帝的想法和说话的节奏。当然,用文臣的标准来衡量三叔公的所作所为,恐怕脱不了奸佞的范畴。

    三叔公问了皇帝一个问题:“蔡京的名气很大?”

    “当然,蔡京以能臣居之,颇有才名。”

    “蔡京会打仗吗?”

    “不会!”

    “那么就让他去打。”三叔公絮絮叨叨的解释起来:“既然这小子要执意往坑里跳,拦着他,就是罪过!”

    皇帝赵煦原本阴霾的表情顿时化开了些,蔡京既然不会打仗,就让他碰一鼻子再说。

    想到蔡京到时候灰头土脸,甚至蔡卞都会因此而脸面无存,皇帝的心情似乎开朗了起来。可他随即又纠结起来,他是皇帝,总不能为了给他看不顺眼的臣子上眼药,拿百姓的疾苦不当回事吧?他犹豫道:“前辈,秦凤路的百姓总不能放任不管吧?”

    “秦凤路在哪里?”

    “西北。”

    “有多少人,五十万大概齐还是有的。”

    “都住在城里吗?”

    “地方偏避,道路不便,城内的百姓多一些。”

    “打仗了,百姓是不是得往城里躲?”

    “应该这样吧?”皇帝心里没底,他没遇上过这等窘境。

    可三叔公却浑然不在意道:“肯定得往城里躲啊,在城外岂不是死定了。既然到了城里,城外的地就被外族给占了,蔡京背负的罪责就是失土之责。再说了,仗都打起来了,京城想要救援也不太可能。”

    “可前辈,要是打完了呢?”

    “蔡京能胜是他造化。可他能胜吗?”

    这话问的,蔡京要是会打仗,这货也不用给他弟弟写信求援了。之所以没有给都事堂,甚至枢密院求援,估计是他心虚。尤其是都事堂和枢密院插手,那么就是朝廷组建大军,蔡京就要靠边站了,一旦这时候他靠边站,少不了就会被调查。

    到时候,他两头落空。

    这事皇帝赵煦琢磨不出来,赵煦心虚道:“恐怕不能赢。”

    “这就好办了,蔡京真有办法退兵,此事不了了之,但凡败了。他的罪责最大,撤职查办总不过分吧?至于秦凤路其他人,给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然后知耻而后勇,士气实力都有了,重振旗鼓也不难。”三叔公最近研究的玩意挺高端。只是看赵煦迟疑,他这才瞪眼道:“总不能撤职查办都不行吧?立功受赏,失职还想吃肉,想屁吃呢?陛下,你先找个朝堂上的帮手,就是那个啥谁蹦哒,谁心里有鬼的对头。然后摆他一道,这货就该消停了。”

    赵煦还没打算走,继续问:“前辈,你觉得派身边的人去秦凤路,能一雪前耻吗?”

    “韩小子,他没打过仗吧?”

    多稀罕,韩德勤因为出身好,爹牛,才身居高位。和打没打过仗,立没立过功,一点干系斗没有。就像是神宗时期的殿前左翊卫大将军王诜,二十多岁,就是二品武将,深得神宗皇帝的赏识。可坏就坏在神宗皇帝将他的妹妹嫁给了王诜,不但官丢了,脑袋上还顶了个驸马都尉的紧箍咒,他能舒坦才怪了。有人说神宗皇帝给妹妹准备了天价的嫁妆,可是王家也不缺这点钱啊!这也是之后王诜和公主不合的原因。

    赵煦汗颜道:“是童贯,前辈看他成吗?”

    “他不是个汉子!”

    这话三叔公的破嗓子喊得震天响,童贯还真在回廊后头听清楚了,目眦欲裂,他竟然被这个糟老头子用生理缺陷给羞辱了,他气地脑袋顶着墙,咬牙切齿道:“咱家在战场上立功的时候,你还在百丈村嚼草呢?”

    “兄弟冷静啊!”郝随深怕坏事,按着童贯的肩膀不敢松手。谁都知道三叔公在皇帝心头的地位,真要是童贯不管不顾的冲上去,还真只有被羞辱一条道。别看三叔公老胳膊老腿,年纪也大了,可是也是练家子,脱掉上衣,也能拿着长刀耍出个虎虎生威的狠角。

    万一童贯羞辱不成,反被欺凌,这就太惨了。

    在郝随看来,童贯的勇武,也不过是吹吹牛而已。在宫里头,谁给他表现的机会?再说了,李宪其人,郝随也认识,当初神宗朝的红人,但据郝随所知李宪也不会什么功夫,打仗上战场冲杀更是无稽之谈。他在西军之中的地位,更多的是说服将领听他的,然后指定作战目标。

    回宫的路上。

    皇帝赵煦脸上的愤懑不见了,反而是出奇的自信。他打定了主意让童贯去西北。

    主要是,他也知道大宋将门之中,能领兵打仗的寥寥无几。尤其是在京城,更多的像是他姨夫,驸马都尉王诜这样的人。整日醉生梦死,对朝政莫不关心。更不要说去兵营吃苦了,童贯虽然才能还看不到,但这货看似听忠心。关键是,童贯还有去吃苦的打算,这就难能可贵了。

    翌日,皇帝在紫宸殿大朝。

    宣布了童贯将出任秦凤路宣抚副使,监军的圣旨。

    这个决定,枢密院竟然保持初期的冷静,根本就没有因为皇帝要派遣个宦官去西北,而且还是战区而表现出强烈的反对情绪。

    散朝之后,蔡卞跟在了章惇的身后,轻声问:“章相,官家说酌情选军增援,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童贯去西北拉人,拉到谁就算谁。”章惇也有气,他原本的心思是组建一支大军去西北。可是他又担心,客军去西北,不仅不能立功,还会拖后腿。

    就在他稍微不慎之际,皇帝竟然和李清臣获得默契,双双把事给定下来了,之后问他的意见,他还能说什么?

    他能怎么办?

    明说,自己混迹官场几十年,竟然被个毛头小子给摆了一道?

    哪怕这个人是皇帝,他也心有不甘呐。

    原先,章惇的想法是按照当初郝随和程知节的撘配,从鄜延路抽调军队。然后从其他地方补充,这样一来,鄜延路的防御需要肯定足够,而秦凤路的难题也解决了。可是如果让童贯真的获得了主导权,那么秦凤路就真要失控了。

    蔡卞看着章惇气急败坏的背影,甩着衣袂无奈的叹了口气。

    童贯出发去西北定在了正月之后。

    他在为选择自己能信任的主将而担忧,这可是关系到是否能在秦凤路能站得住脚的问题。同时,还有要是能够用手中的全职,换取联盟的交情就再好不过了。可是这交情不好换,主要是没能力的去了,是送死。有能力的不待见他。

    这天,皇帝让童贯想自己想要的副手人选。

    童贯心头狂喜,却忍住心中的喜悦,没有表现出来。不过要说眼馋的军队,无疑就是在鄜延路驻扎的飞廉军了。

    “童贯,飞廉军如何?”

    “程将军劳苦功高,是时候让他回京与家人团聚了。”郝随最清楚程知节的能力了,急忙帮腔。这位出马,坏事的可能性很大。

    程知节的名头如今在大宋很响亮,足有天下第一猛将的趋势。不是他真的多能打,而是李逵、李云兄弟,立下的所有军功,基本上都算在飞廉军的头上。身为飞廉军主将的程知节,就犹如冉冉升起的将门新星,耀眼的让人睁不开眼。

    飞廉军的战力也是被认可的,这倒是没问题。

    可童贯担心,自己根本就管不住程知节,这是其一;其次就是程知节中看不中用啊!这话是郝随说的,要不是关键时刻,他也不想告诉童贯这个秘密。要是程知节真去秦凤路,能一如既往的延续他战场的传奇,自然一点问题都没有。

    可要是作战不利,甚至负伤战死,童贯的罪过就大了。

    皇帝也忧心,他问童贯:“西军之中,猛将当数谁第一?”

    “刘延年,张舆都是难的将才。要是比功绩的话,刘延年多一些,他曾经在章学士门下听用,自从元祐以来,他屡立战功。章学士三次挫败西夏南下,他都是章学士麾下最倚重的战将。且刘延年擅攻,不善守。张舆恰恰相反,他擅守。”

    童贯也是做过功课的,西北的战将,他不敢说一网打尽,但出名的几个,他都深入了解过。

    这么说来,张舆肯定不合适。如今的秦凤路不是守就可以的,而是需要打出去,打出大宋的威风。这么一来,张舆就被否定了。他在鄜延路的作用更大。而刘延年在秦凤路,根本就不需调兵。

    “其他人呢?”

    “都各司其职,关键是韦州必须要重兵驻守。韦州已经在横山以北,突入西夏境内。要是韦州空虚,一旦被西夏失而复得,将后患无穷。”童贯其实相等皇帝说李逵,他琢磨着只要李逵在手,别说秦凤路的难题了,就算是青塘吐蕃他也有信心给灭了。

    就算李逵脾气不好,还看不起他,甚至和他有过节。宦官别的不行,但是忍上的功夫,肯定是天下第一流的人杰。大不了,把李逵当爷爷一样供起来,他入宫做宦官,已经对不起爹娘了,就算是再对不起爷爷,也没什么打不了的。

    可惜皇帝迟迟没有说到他想要之人,童贯心急不已,偷偷提醒皇帝道:“陛下,其实飞廉军之中也不是没人可用。”

    说起这个,皇帝顿时兴奋起来了,恍然道:“差点把他给忘记了,童贯你去西北带上猛将高俅,五千兵马,应该足矣。朕原本想调他入京进殿前司,国事为重,你先让给你吧?”

    皇帝赵煦也是个念旧的人,高俅可是他的第一个蹴鞠启蒙老师,还是他很好的球友。而且高俅在飞廉军中功绩也不小,仅次于主将程知节和指挥使李云。加上高俅还在西北打过最为惨烈的野战,金明寨之战,功劳才能都应该不缺。

    将高俅让出去,皇帝是有点舍不得的,没办法,国事为重,谁让他是个只有装着大宋江山的好皇帝呢?

    “猛将高俅!”

    童贯面如死灰,出宫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他脑子里对高俅的印象,完全是当年在御球场边上,振臂高呼的那个家伙:“陛下,好球!”

    高俅什么时候成猛将了?

    他就是蹴鞠水平好,才辉煌腾达的小人。

    当然,也不能抹杀高俅为大宋立过功,为大宋流过血。他之前还在金明寨一役之中断了肋骨,半年多过去了,也养好了。可是带上高俅,童贯不免扪心自问,他的大将军梦想,会不会毁在一个踢球的家伙手里?

    “这是偏见。高将军还是很有能力的,在军中威信也很高。”

    郝随对高俅的感觉非常好,听话,会来事,关键是在战场上虽然能力不济,还是个不怕死的将军。

    好用,听话,还要豪情万丈的才气,你想屁呢?能不怕死,已经是大大的人才了。

    带着担忧和紧张。

    童贯终于上路。

    一个多月的时间,秦凤路的战局一直呈现出焦灼的状态。环庆路和鄜延路真不能什么也不管。

    章楶派遣了三千人马去救援。而鄜延路,也有一支三千人马的军队赶去。

    可是当童贯赶到延安府的时候,还是听到了噩耗,陇西陷落。

    这让童贯惊骇不已,急忙去肤施城拜访范纯仁。

    范纯仁破多怨言,主要是蔡京故意挑事,给他们找麻烦。蔡京的事,瞒得住京城,却瞒不住西军。早就传地沸沸扬扬。这时候要让鄜延路出兵,对于范纯仁来说,已经捉襟见肘,不得已,他带着童贯去找鄜延路最会打仗的文官,如今一头扎在了郊外的工坊,连衙门都不回的李逵。

    远远的,就能看到李逵所在的工坊浓烟滚滚,仿佛人间地狱一般。

    赶到工坊之后,他们却愕然的发现李逵竟然给工匠上课,没办法,大宋的工匠太依赖经验了,却少了标准化的制定。就算是同样的装备,制出的火油也是良莠不齐。主要表现在产量上,这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人杰!”

    “你们几个先回去总结,如何保持炉温的问题。”

    李逵这才迎着范纯仁一行,请进了工坊边上的一座小木屋里。沏上茶,这才开口问:“老伯,等春后我就回城了。”

    范纯仁不解道:“不是回城的问题,而是童宦官身负君命要去秦凤路救援,他除了带着数百京营的兵马,需要从西军抽调部分兵马,你认为抽调那支军队可行。”

    李逵斜看了一眼童贯,问:“童贯,有圣旨吗?”

    童贯无奈,面对有本事有靠山的主,他身上这张虎皮根本就不顶用。

    李逵瞄了两眼圣旨,顿时一口热茶喷了出去:“高俅为客军主将,你咋想的?”

    “陛下任命猛将高俅为客军主将,有问题吗?”

    童贯反问,反正这锅他想背,也背不起来。谁让皇帝金口玉言定下了高俅的人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