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将军的寒门小娘子

第二百七十九章 夏意

    珍娘心知她爹是在安慰她,不过也欣然的接受了这样淳朴的父爱。

    差不多一个西瓜啃完了的时候,珍娘那中饭也准备好了。

    看着桌子上吃剩下的一堆的西瓜皮,珍娘想了一下,便让小梅去把它们收拾了别扔掉,而是削了外面的表皮,切成一根根的小小的丝条状,然后凉拌了起来,正好算是今儿个中午饭的加菜。

    “你二哥估计今儿个中午是不回来了,咱就先吃吧。”蒲氏看了眼外面,说道。

    如今天气渐热,蒋二壮每天早早的就去铺子里了,近来那小吃铺子又上了些新的吃食,所以,他就比以前更忙了一点。

    临到夏季的时候,镇上的那些小吃铺子生意都不怎么好做了,尤其是那些卖热汤面热汤粉的,这炎炎烈日的,谁愿意吃那些热气腾腾的玩意啊,光看着那冒上来的热气,都会觉着热吧。

    所以,珍娘就给她二哥的铺子里面,推出了些凉粉,凉皮,凉面,凉糕之类的应季小吃,除此之外,每天还要准备一锅的卤味,搭着这些一起卖。

    因为种类多了,所以,这相应的准备工作也多了不少的活,他们铺子里面就招了一个伙计,所以这种情况下,她二哥也不得轻松了。

    只不过,这效果却是立竿见影的,这些小吃一推出,铺子里面的生意就马上好了起来,尤其是傍晌过后,城里多的是出来散步纳凉的人,这吃食的生意可以一直做到深夜的时分。

    因此,蒋二壮这一阵忙的,有时候夜里都不回来了,直接就住在铺子里面了,弄得玲花好几回特意过来碰他的,也没撞上人。

    “要不让二哥再多找个伙计吧,这样忙起来没影的样子,连谈情说爱的工夫都没有了。”珍娘吃中饭的时候,就笑着跟蒲氏他们说了一句。

    最近,玲花来家里找她的频率已经越来越频繁了,珍娘对她那点小心思还能瞧不出来的么?

    不过,能看着自己二哥跟未来的二嫂子感情好,珍娘也是心里乐意的。

    蒲氏估计也是想到了,便点头接了句,“回头你找你二哥说呗,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不过,我估摸着你二哥可能不会愿意。”

    蒋二壮性格最是中规中矩的那种,说白了就是没什么特色,像他这样性格的人,实在但是也足够平凡,种田估计是最常走的路了。

    得亏手里有这样一家铺子,这几年历练的,也让他比从前多了几分眼见,只是那性子还是有些保守的,放不开手脚去大干。

    珍娘老早就有跟他提过,想让他多开几家分铺,好像是去年的时候,正好镇上城南一条街市上空出了一个铺面,价钱位置都挺合适的,不过她二哥愣是不敢。

    珍娘劝了他好几次,也没说得通,后来就干脆放弃了。

    所以,蒲氏说他不愿意多请个伙计,也是符合他的性格的。

    在这一点上,蒋二壮真的是像足了蒋老二。

    珍娘她爹也是的,手上打理着两个大庄子,平常的时候把自己累得半死不活的,却怎么都不肯多请个把人来帮忙啥的。

    连蒲氏都骂他是个不知道享福的命,如今他们家也不缺那点银子,多请几个人工又不是请不起,尤其农忙的时候,何至于把自己累瘫了呢。

    这夏季才过半呢,她爹已经瘦了一大圈了,珍娘想想前一阵蒋老二一人奔来走去的,张罗着几百亩地的芝麻播种的活计,兼顾几头的情形。

    对于种地的事,他这人还又不放心别人,其实每个庄子上都是有专门的管家的,而且当初买地的时候,珍娘也是一同去考量过的,留在庄子里干活的,都是些老庄稼把式。

    即便这样,蒋老二还是一天几个庄子轮流跑下来,有时候还要自己下地蹶个两耙子,能不累吗?

    “爹,我去给你煎几个荷包蛋吧。”珍娘并不理解她爹在这方面的倔性,但是,看着又瘦又黑的蒋老二,还是心疼的说道,“你看你这一阵咋瘦了那么许多呢。”

    蒋老二饭都快要吃完了,就在她们娘两说话的时候,他也不吱声,就埋着头扒拉着碗,没一会的工夫,三碗凉皮已经下了肚,所以,赶紧说道,“不用了,爹都吃饱了。”

    再说了,他也舍不得闺女去劳累,就笑着说道,“这大热的天,别折腾了,那劳什子的煎蛋油麻麻的,做了也没胃口吃,哪有这凉皮吃着好啊。

    对了,今儿个这西瓜皮拌的也好,脆生生的还爽口,这下可好,以后咱吃西瓜,连皮都不浪费了。”

    蒲氏在一旁有些吃味的,说道,“你闺女这是在心疼你嘞。瞧瞧我这闺女究竟是给谁养的啊?我这当娘的,也没见她心疼心疼,就光知道心疼你了。”

    蒋老二听了这话却是呵呵呵呵的傻笑。

    “瞅你那傻样!”蒲氏笑着嗔了他一句。

    “看你还天天的催着我给你闺女找婆家?真嫁出去了,你可没有闺女来心疼你了。”

    蒋老二刚刚正沉浸在这种父慈女孝的幸福感里头,一听这话,赶忙申辩了两句,“大壮娘,你咋瞎说八道呢。我可没说过着急要把闺女嫁出去啊,我就是叫你物色物色,咱先挑着选着,等挑中合适的了,到时候再说。”

    “还不是你,闺女也到了这年纪了,别人来说个亲事啥的,那不都是正常的事,你做什么在外头给人家冷眼子瞧了,好歹听人家介绍介绍,咱也了解了解情况再说——”

    后面的时间,饭桌上,珍娘就听着他们夫妻俩在争论着这个事情了。

    这接连提到的说亲这一茬,珍娘也不由得更加引起了几分的主意,所以,下午的时候,她就想去把五妞找过来,打听打听外头的情况。

    这丫头天天的在外头疯,所以村里的事儿就没有她不知道的。

    只不过,自打金凤去了庄子上之后,五妞也常常会往那边跑,这一阵十天就有五天不在家的样子。

    去了老院子一趟,果然就让她扑了个空。

    “五妞不在家,她前儿个大早上就去找大姐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四妞告诉珍娘说道。

    她跟三妞才从地里头掰了两箩筐的玉米棒子回来,也是碰的巧了,三人就在老院子的门口碰上的,所以,珍娘也没往院子里面去,就直接问了她们。

    珍娘听了这个,就没再问,只是看了一眼她们姐俩脸上才割下来的那几道鲜灵灵的血棱子。

    这种伤口不用问都知道,就是在地里掰玉米的时候给弄出来的,那些高高密密的玉米杆子,人挤在里头干活的时候,最容易被那些锋利的玉米杆上的叶子给割伤了。

    珍娘从前也去地里掰过两回玉米,每一回都能整出几道口子来,不仅是脸上,手上更容易受伤,别看这口子划的小,但是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也很疼,尤其是浸到点汗水的时候,滋啦啦的疼的那种。

    所以,后来她每次下田里干这个活的时候,都会给自己带上脸兜子和手套。

    珍娘不只是给她自己缝了一套,蒲氏他们也都有,只不过这两年她也不怎么下地了,所以,那些装备倒是被闲置了下来,这会子见着她们姐俩那模样,珍娘就想回去翻一番箱子,兴许能够扒拉出来。

    “像你俩这样光溜着手和脸去地里干活可不行。我家里有几副护脸的兜子和手套,回头我找出来给你们送过来啊。”珍娘走之前,就朝着她们说道。

    自从金凤的事情之后,珍娘跟老院子这边的姐妹几个,关系都比以前近了一些,虽然三妞和四妞还是不怎么往他们家里去,不过,明显的姐妹几个,走在路上就不像从前那样,打个招呼都不自在的样子了。

    这会子,四妞听见珍娘这么说,便也是高兴的应了一声,“欸,谢谢你了,珍娘。”

    三妞抿着个唇,一直没作声,不过最后在珍娘转身要走的时候,从筐里扒拉了两个小香瓜出来,递给珍娘说道,“这个给你——”

    珍娘看了那香瓜一眼,小小的个头,也就大人的拳头那么大小,还没她们家后院菜地里种的那些好,不过,她还是迅速的接了过来。

    她现在也有些摸到三妞这丫头的脾气了,瞧着闷不做声的,但骨子里却很是拧拗,还有些自尊心很重的表现。

    这样的人,其实是很难相处的,因为,他们的自我保护意识都很强,对谁都会保持着几分防备的心理,所以,一点也不适合做朋友。

    珍娘也没想到要跟她成为朋友,只是看在之前金凤的那件事情上,这丫头表现出来的勇气和担当,就决定稍微担待担待她的那点小自尊。

    毕竟都是姐妹,有机会缓和了关系,谁还愿意处成个仇人呢。

    果然,珍娘很快的接过了那两个香瓜之后,三妞那抿的紧紧的嘴唇,总算是放松了一些。

    回去的路上,珍娘又拐到孙寡妇家里,去逗留了一会儿,跟六丫那小胖妞玩耍了一会儿。

    这小胖妞现在也已经十个月了,真的是肉嘟嘟的,跟个小团子似的,珍娘一进屋的时候,小丫头眼神也不看别的,就盯着她手里拿的两个小香瓜,看的口水都流下来的那种。

    珍娘瞅着她那个馋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干脆就逗着她把那两个香瓜往她怀里一放。

    小丫头捧着个瓜,朝着瓜皮上就啃了起来。

    珍娘这才发现,这胖妞竟然长了好几粒牙了,“哎呀,我们的小六丫什么时候出的牙啊,这白白的小点点一样的,怎恁的可爱哩。”

    “早俩月前,这小丫头就爱抱着东西啃,逮到啥啃啥,整天啃的下巴都是湿的。得亏如今是夏天,不然要是搁在天冷的时候出牙,这衣裳还不够换的嘞。”孙寡妇一边剥着玉米棒子,一边跟珍娘唠着话说道。

    “咋的?六丫的衣裳不够穿了?我回头就做两套给送过来。”珍娘听了说道。

    一边看着那小丫头独个坐在那里啃着瓜皮,啃得那叫一个带劲啊,她也拿不起来整个香瓜,只能把小脑袋低着,恨不得趴到那上面去了。

    珍娘见她那可爱到逗比的模样,也是心生了喜爱,便站起来拿了个瓜去洗了,把皮给削了,然后切了个香瓜条条,拿给她啃了。

    小丫头估摸着也是头一回吃这东西,啃的香喷喷的。

    “没有没有,六丫的衣服够多了,你娘那边前个月才给送来了好几尺布,她一个小娃娃都够做十来身的衣裳了。”孙寡妇笑着说道。

    珍娘听她这么说,便没说什么,又跟六丫玩了一会儿,才回去的。

    “小梅,你会做针线活么?”珍娘一回到家,就扒拉了两块布出来,拉着小梅问道。

    小梅有些奇怪,“小姐,你问这个干吗。奴婢倒是学了些缝缝补补的活,不过别的啥也不会。”

    “那就算了吧。”珍娘听她这么说,就没再接着说下去。

    只是,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珍娘在饭桌上跟蒲氏闲唠着说道,“今儿个我去看六丫了,那小妮子都出了好几颗小米牙了,娘你之前不是说过,咱们这边小孩子刚出牙的时候,得叫孩子她姑姑给做双新鞋子的吗?”

    “咱们六丫就不指着什么姑姑来做鞋子了,干脆我们给她做两双吧?”

    “嗯啊,你说做就做呗,这种小事还来问我干啥。”蒲氏有些随意的说道。

    “我从家里翻了几块布头出来,不过,现在的情况是咱家没人会做啊。”珍娘一边说着,一边眼巴巴的看着蒲氏。

    蒲氏倒还被她看出了几分不自在来,确实她自个的针线活技术等于为零,就连珍娘他们兄妹几个小时候的衣服,都没有她亲手做过的,所以,她也从来没把闺女往这方面的道路上去引导着学习过。

    “那还不简单,咱要么去镇上买两双现成的,要么就找个会做的人,让她帮着做两双呗。”蒲氏就开口说道,“到时候咱给工钱,也不是不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