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重生日本之只狼传承

002 手提包里的录音笔

    “不像是p出来的。”荒川望看着那张照片。

    照片上显示的是秋夜和杏园春一起进入宅邸,还有夕阳的光洒在宅邸的大门上。

    从摄影的角度看,照相的人是偷拍的,而且不是专业的,将人照得有些糊。

    即使是这样也能辨别清楚人脸,而且比起一般的正常体重的少女,秋夜的大腿更肉感一些,她穿黑色高筒袜时袜边会稍微陷进大腿里,所以荒川望才会认定这张照片是真的。

    “你、你撕了照片也没用的。”

    虽然一开始有些慌张,不过杏园大辅很快便冷静了下来。

    “我没打算撕掉照片,这照片是照相机洗出来的,不找到相机,毁了照片也没用,而且你应该有备份吧?”

    荒川望手指一推,照片从烤桌的一侧滑到了杏园大辅的面前。

    “没错,你能明白就再好不过了。”

    “但是啊,杏园先生,你并不能够证明你就是杏园春的父亲啊,我又确认不了你的身份。”

    “啊,关于这个,我也有所准备!”

    杏园大辅将照片收进手提包里,又从手提包里拿出了户籍本和杏园春的出生证明,还有与妻子的结婚证等等一系列文件。

    “我家女儿在小学还得过奖呢!”他补充说道,“只可惜家里乱糟糟的,没能找到。”

    荒川望只是粗略地翻看了两眼“那么,你的目的是将杏园春带走,对吧?”

    他已经想好了,如果男人真要带杏园春走,他就逼问男人的债务问题。

    能够让一个男人抛弃家庭逃跑……他背负的欠款肯定不小。

    只要从如何养活杏园春这个角度出发,就能够吃死他。

    杏园大辅刚要回答,这时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他拿起电话看了一眼“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杏园大辅拿着手提包走出店外,接通了电话。

    荒川望这时也闭上了眼睛,将自己的听觉强化到极限,试图捕捉杏园大辅的声音。

    “嗯,我知道了。”

    店门外,杏园大辅只是短暂的交谈后,就挂断了电话。

    荒川望睁开眼,眉头一皱,他只听见了刚才这句话,因为强化听觉也需要时间的。

    这男人打电话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就在他强化听觉的那段时间,对话已经结束了吗?

    从杏园大辅拿起手机到挂断电话,不过才几秒钟而已……

    这下倒是让荒川望的疑心更大了。

    几秒钟的时间,充其量也就两三句话而已。

    荒川望喝了一口果饮,要不是傀儡术只能对死人用……

    “抱歉,出去接了个电话。”杏园大辅重新回到了位置上。

    “关于你刚才说的那件事……怎么说呢,我并不打算将我的女儿带走。”杏园大辅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实话,我现在还背着一身的债务,把女儿带到身边的确不安全,就连我这身行头都是租来的,所以如果你们能够帮忙照顾她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那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面前这货居然不是为了带走自己女儿的,还算有点良心。

    不然天知道杏园春以后该怎么过日子,难道小小年纪就要跟着她爹东躲西藏吗?

    “我只是……想见见我的女儿。”杏园大辅的双手逐渐爬上了脸庞,声音颤抖,“我想见见她……我就只有这一个愿望而已了。”

    说完他忽然泣不成声,让荒川望有些不知所措。

    说起来,从刚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起,他就是一副沉闷的模样。

    “加奈死了,她死了。”杏园大辅掩面哭泣,“我只想再看看我的女儿……我只有她了,我想看看她……”

    “加奈是你的妻子吗?”荒川望忽然明白了。

    这个男人不知从哪儿得知了自己妻子死去的消息,所以回到了东京,想要见自己女儿一面。

    “是的……她被杀了……”这个男人哽咽着,“都是因为我的原因!”

    他从怀里拿出一张巴掌大小照片,里面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大头照。

    “你看,小春长得多像加奈啊……我真傻,当初为什么要去找那些人借钱……”

    荒川望瞄了一眼,心里叹了口气。

    如果只是探望一下的话,倒是没有问题。

    只不过他得先问清楚,为什么他会知道杏园春在千月家。

    “关于这点,我请了私家侦探,就是那种侦探事务所里的,通常是请去调查丈夫出轨和小三的那种侦探。”杏园大辅解释说,“本来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就成功了,你们家的电话号码也是他搞到的。”

    荒川望默然不语,心说怪不得前一阵子天天都有打错电话的……

    “抱歉,这件事我做不了主,不过我会把话传达给千月家的家主的。”荒川望说,“不介意的话可以把你的电话号码留下来。”

    “好的,十分感谢……”杏园大辅擦干了眼泪,“请问我多久可以得到回复,我不能在这个地方呆太久,再过几天,我就要坐人蛇船偷渡去美国……”

    “不知道,等吧。”荒川望起身,“不过我应该明天就会给你打电话,这顿我请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真的!十分感谢!”

    杏园大辅站起来,深鞠躬。

    荒川望受不了周围人奇异的视线,结了账就走了出去。

    出了店门,沿着街道走,顺便往店里看了一眼,这时候他看到杏园大辅走向了店里的厕所,将手提包留在了座位上。

    经过了三秒钟的思索,荒川望飞快地折返回了店里。

    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既然都托私家侦探找到了千月家的住址了,那么杏园大辅自然可以托侦探一路跟随秋夜到杏园春到上学的地方。

    这么做可省事多了,想见女儿自不必说,就算他想要带走杏园春也是易如反掌,何必要跟千月家扯上联系呢?难道真的是为了感谢千月家的大小姐和两个女仆对他女儿无微不至的照料?

    荒川望对此表示强烈怀疑,一个身负巨债的人,真的会放弃一个能够还清债务的机会吗?

    一旦杏园大辅想要起诉千月家,纵使秋雪能够请到最好的律师团队,也改变不了自身理亏的事实。

    万事小心为上!

    就在荒川望打开手提包的一瞬间,他笑了。

    里面果然有一支录音笔。

    如果没有记错,刚才杏园大辅是提着手提包出去接电话的,这么一来,通话自然也会被记录下来。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