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宗主的都市奇妙生活

第211章 应对!

    只听杜非羽说道:

    “我们的供应商莫名断货,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有人要搞极道山门!”

    “为什么是极道山门,而不是极道宗呢?”

    “因为其他门店的供货渠道并没有受到影响,而刘耀的行为尤其仔细——他只是中断和极道山门的供货,却不停止对极道宗包子铺的供货,这显然不是对我杜非羽的生意有什么不满。”

    “那……小羽的意思是?哦!难道说!”

    “对!就是那个难道!”

    两人相对一望,同时说道:

    “这是有人给出了他难以抗拒的条件!”

    “他是想要抬价!”

    杜非羽和秦晓月相对愣了数秒。

    “不,我的意思是……虽然刘耀确实是想抬价,但是我觉得肯定是极道山门的竞争对手现在试图在截单啦,八成就是吴老板、钱老板他们那伙人……”

    “唔……”

    秦晓月点点头。

    她没能像狐狸一样和杜非羽达成默契,沮丧的表情已经全写在脸上了。

    “啊,当然你想得也很对,很有帮助!呃……总之,我觉得这件事可能连陈老板都有可能插一脚!毕竟能开出让刘耀不顾交情都无法拒绝的条件,肯定不是什么小人物!”

    杜非羽一边安慰,脑子里一边考虑对策。

    他的经济实力非常单薄,手中握着的只有客流和盈利的未来。

    如果被竞争对手们拖入商业战争尤其是最惨烈的价格战,那么以他的底子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现在他的敌人未曾露面,但已经打算全方位封锁切断他的供应渠道。

    杜非羽猜想,过不了多久,各个口碑点评网站中就会出现对极道山门不利的差评。

    供货链影响产品品质,控评影响顾客口碑和流量。

    等到极道山门赖以生存的血液流得差不多了,再发动价格战和宣传战的机器,刀刀见血,用极道宗最不能接受的消耗战彻底摧毁它。

    “这手段目前只达到了第一步,在被拖入最终决战之前,必须通过谈判把渠道稳定下来。”

    杜非羽喃喃说道,随即大步一跨,坐在办公桌上。

    “晓月,去把所有人都通知过来,我要一个一个会见。”

    “现在就要通知全体员工了嘛?紧急情况可以理解……但这时候不应该开一个大会更有效果吗?”

    “不,有人完全泄露了极道山门的进货渠道,而且连合同的到期时间都掐得很准。”

    “小羽的意思是,有内鬼?!”秦晓月非常惊讶,“我马上通知!”

    “对了,你去把你十七姐也叫过来吧,我需要她一起参谋一下。”

    “好的……”

    秦晓月推门出去,杜非羽又拨打了阿白的电话。

    “何事呀。”

    阿白的声音懒懒散散。

    “晓月待会儿去找你,帮我探一探晓月的情况。你知道……”

    “呵,终于是觉得有内鬼了么?只是您为何不自己问呢?倒要奴家做这个坏人。”

    “你知道我不好开口。”

    “用人不疑的形象,树立起来可真是麻烦呢。行呗,狐狸替你做事也不是一两次了,我会很快把所有关联人员都查一遍的。”

    “果然还是你最可靠,等事情结束了,你可以要求报答哦。”

    “那就亲我一口?”

    “是报答不是送命。”杜非羽哑然失笑,“你现在每天再我身体里循环的灵气就够我喝一壶了。”

    “不答应女人的小小任性会遭天谴呢。”

    “那我能换成除了冻死以外的死法吗?”

    “那你就累死算了。”

    “这和前面的死法本质上是一致的。”

    电话那头的阿白传来了放肆的笑声。

    “呐,老杜,莫非你想跟奴家一起殉情?行呀,等你俗事了断,奴家肯定等你一起。”

    “喂,狐狸你把话说死了啊……”

    狐狸冷嘲一声:“你当年又不是没做过。”

    随后就挂了电话。

    “啊这……”

    阿白给人的感觉,仍然是如此飘渺不定。

    ……

    杜非羽还没有定论,但从钟老板暧昧的态度和语言来看,可能在之前的谈判中,出现过陈老板的身影。

    这几批货物中,有一大部分是杜非羽结合极道山门的需求特别订制的。

    据杜非羽所知,吴老板、钱老板和何老板的店铺里都没有和这些特质肉类相关的菜谱,更没有特别的烧烤制作。

    如果按照常规方式卖出,这批货反而会折在他们自己手里。好一点不赚,通常情况就要亏本了。

    也就是说,既然是损人不利己的行为,他们那边也一定不会好过。

    这不是单方面的打击,是双方博弈!

    张子谦打来的电话提醒了杜非羽,他终于想起张子谦此前收购了钟老板的竞争对手,正在紧锣密鼓地追赶钟老板的步伐。

    他立即向张子谦表达了洽谈的意愿,还马上派了两个人去他那里了解货物的情况。

    之后又和钟老板派来打听情况的秘书聊了一会儿天。

    钟老板本来的意思大概是拖上一拖,待价而沽。但却万万没想到杜非羽这边第一天还在着急,第二天完全就换了个不慌不忙的样子。

    而且杜非羽在钟老板的秘书面前,还很委婉地表扬了张子谦厂子里的货物,并微微显示出和张子谦貌似不寻常的交情。

    虽然也就吃过一次饭而已。

    钟老板很晚才回复杜非羽,显然口风有所松动。

    但他这不明朗的态度,更加让杜非羽推断,这几个连锁火锅店和烧烤店老板的背后,应该还有一个推手。

    杜非羽在接触之后已经知道,钟老板这种老骨头,在谈判上完全就是个顽固派和老油条。

    这个幕后推手必然是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放下了足够大的筹码,才能让钟老板都不得不犹豫。

    “我已经值得让陈老板下手了?看来那天他的那顿饭还真的不是白吃的。”

    杜非羽暗暗想道。

    时间又过去了一天,员工排查了一遍,没有人泄露消息,晓月和阿白更没有,而秦操根本就很少过问公司事务,他并没有自己的公司,这种自毁长城的行为对他来说不可想象。

    而真正接触到这批货物采购的,还有一人。

    “……李牧白,所以是你?”

    杜非羽望着面前的剑圣,觉得这个结论下得未免也太愚蠢了。

    他觉得自己肯定还有没考虑到的情况,不应该蠢到怀疑老李的份上。

    不过反正也离谱,听听老李的辩白说不定会有新的思路。

    没想到,李牧白挠了挠头发,双手举过头顶:

    “哎呀,我想起来了。不好意思,我承认错误。消息,应该是我漏出去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