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

第284章 独眼男:那这大哥就由我来当吧

    邪物公鸡看的一脸畏惧。

    卧槽!

    你们真的很恐怖。

    都已经将人家扎的生死不明,你们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虽然我邪物公鸡是一名卧底,放下尊严跟脸面,哄着你们愚蠢的人类。

    但你们的行为真的很恶劣。

    我邪物公鸡真的看不下去了。

    玛德!

    神经病!

    老张施针是针对性的,你想修炼,就给你扎修炼的针。

    如果你受伤,就给你扎治疗的针。

    可现在……

    吴胜根本就没有跟老张说,具体扎什么针,而老张也不知道刚刚扎的啥。

    问题稍微有些严重。

    只是对老张来说。

    失误是正常的,只要能在承受范围内,都是可以原谅的。

    “林凡,我认为这绝对不是我的错。”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没有告诉我哪里不舒服。”

    “我知道。”

    “我就知道你最相信我。”

    “我不相信你,我能相信谁呢。”

    老张感动的搂着林凡,拍着他的后背道:“现在他怎么办,就让他睡在这里吗?”

    “只能这样了。”林凡说道。

    随后。

    他们蹲在床边,单手撑着下巴,歪着脑袋,静静的看着吴胜的面容。

    昏迷中的他,好像在做梦似的。

    眉头时而舒展,时而紧皱。

    咚咚!

    有人敲门。

    独眼男早就外面等待,林凡开门后,独眼男朝着里面瞟了一眼,果然跟他想的一样,那位外星人吴胜真的晕倒在那里。

    “需要送到医院吗?”独眼男问道。

    只要他们开口。

    一个电话拨过去。

    救护车安排的妥妥当当。

    林凡道:“不需要的,他只是睡过去而已,等醒来就好。”

    独眼男微笑着。

    如果不是亲自感受过,真能信了你们的鬼。

    看到吴胜的情况,他是真的庆幸当初能够强忍住心中的躁动,没有选择再给老张一次机会。

    否则,就是他躺在这里。

    而且连救护车电话,都没有人给他打。

    想想都感觉有些恐怖。

    吴秀秀在外面等待着,一直都没有等到吴胜,看到林凡他们出来时,犹豫不决,随后鼓起勇气询问吴胜的下落。

    林凡没有隐瞒。

    他已经在我们房间睡着了,你可以先在这里找个房间休息,等他醒来的时候,我会通知你的。

    听到这番话。

    吴秀秀自然是一脸懵逼的看着林凡。

    看着紧闭的门,我的男人还在里面,竟然还要跟你们睡,虽然你们都是男人,但是对吴秀秀来说,她真的害怕林凡他们迎男而上。

    也许每一位胖女孩都是腐女。

    脑海里竟然浮现腐文里才会出现的画面。

    呀!

    好羞涩的画面。

    夜晚。

    刘影来接受老张的治疗,发现屋内多一人,没有太在意,然后在老张针灸下,他彻底晕死过去。

    晚上的老张很劳累。

    需要跟刘影还有吴胜一起睡,床并不大,老张躺在中间总感觉他们的衣服有点磨皮肤,很难受,随后直接将他们衣服脱掉,只留下内裤。

    随后盖上被子,美滋滋的睡着了。

    夏都。

    暗影会。

    “尊贵的客人,你的到来,使我们暗影会蓬荜生辉,我们愿意与你合作。”

    穿着红西装的北涛,狠狠的将面前这位从天外而来的贵客吹了一番。

    其余的暗影会成员,在得知陨石坠落,从各方得知陨石内的消息,所以就想着办法去找对方合作,但没想到,不是他们找到对方,而是对方找到他们了。

    牧浩从陨石里出来,发现出现在偏僻的地方,并不是他所要去的地方,而后来,遇到邪物,根据交谈,初步达成合作。

    紧接着。

    邪物引荐暗影会高层跟牧浩见面。

    才会有现在的情况。

    牧浩傲然道:“跟你们这些弱者合作,实属没有办法,但你们也有些能耐,等过段时间,通道开启,你们可入我牧家,保你们平安。”

    此时。

    暗影会这些高层,身份地位哪是别人所能想象的,但现在这家伙,完全就是不给他们任何面子,不仅仅语言羞辱他们,还特么的就仿佛将他们当成手下似的。

    真的不能容忍。

    只是没有办法。

    对方的实力真的太强。

    同时这也是他们最为忧心的事情。

    先锋就如此厉害,后面的人又会厉害到什么程度?

    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因此。

    他们感觉这就是忍辱负重。

    北涛道:“能够加入牧家,是我们的荣幸。”

    就现在这情况,必须说着好话,将对方吹的迷糊,而且北涛很期待牧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真的有那么的强大吗?

    听闻牧浩说的那些话,北涛就有种他们很渺小的感觉,在宇宙中,就像是一粒尘埃,不……或许连尘埃都不算。

    六月十八号!

    天气晴!

    独眼男早早来到宿舍外,当准备敲门的时候,就见刘影慌慌张张的拎着上衣出门。

    “你……”

    独眼男看着他光着上身,有话想问,但见刘影好像受到某种惊吓似的,尴尬对他笑着,然后就套好上衣,灰溜溜的跑了。

    “奇怪。”

    他摇摇头,没有看懂刘影的操作,随后直接走进屋内。

    屋内。

    林凡煮着鸡蛋。

    老张坐在床边穿着衣服,看到独眼男进来,微笑着,而且在他床上,还躺着一位,就是昨才见面的吴胜。

    他大早上来这里的目的,不是来跟林凡他们吹牛的,而是担心吴胜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坑,从而恼羞成怒对人类产生误解。

    对方从宇宙而来。

    能够通情达理的跟他们说这些,说明对方还是不错的,可千万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就闹出矛盾。

    毕竟……

    你相信的两位可是精神病患者,别人不了解,我还能不了解嘛。

    “你怎么来了?”林凡问道,将煮好的鸡蛋递给他一枚,“刚煮好的,试一试,味道很可以。”

    独眼男没有拒绝。

    精神病患者递给你东西,甭管吃不吃,接着就行,如果你不接,又要在这话题上磨蹭下去,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独眼男道:“过来看看,他怎么样?”

    “很好,睡得很香。”林凡剥着鸡蛋,张开嘴,一口将鸡蛋吞掉。

    邪物公鸡看的心疼。

    它对每一枚鸡蛋都有着感情,那可都是它的孩子啊,虽然还没有浮华,但从生物学角度来说,也算是半个。

    独眼男站在那里,仔细的看着吴胜,呼吸平缓,还有气,起伏的胸口说明对方活着,只要活着就好,他就怕对方被玩死。

    按照正常情况,还有他亲身的体验,被老张扎过针后,应该都是隔天醒来,看看时间,也该差不多了。

    嘤嘤!

    奇怪的声音传来。

    这是有人要苏醒的奇怪声音。

    吴胜的眼皮微微跳动着,缓缓的睁开眼睛,眼神有些迷茫,好像陷入昏迷时间有点长,大脑有点空白,好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似的。

    “我……”

    他想说话,但大脑很难受,需要缓冲,缓解大脑的压力。

    “情况有点严重啊。”独眼男嘀咕着,看看对方的情况,他以前醒来的时候,虽说有点懵,但也没有对方这样的啊。

    显然……老张给他的针灸,早就很大的影响。

    随后。

    独眼男来到吴胜床边,沉声道:“其实我有件事情没有跟你说,但你……”

    就在他准备好好的哄着对方时。

    话刚说一半。

    吴胜抬手打断独眼男,对他而言,好吵,就跟有蚊子耳边呼呼响着似的。

    独眼男发现吴胜看向老张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不好……

    果然是真的恼羞成怒。

    他被老张扎晕,心里肯定不爽,又或者说,他发现自己被戏耍,想着是要杀掉老张,缓解心头之恨。

    哎!

    后悔莫及。

    早知道现在,当初就应该直接将事情挑明,就算得罪老张也无事,至少不会发生现在这种情况。

    独眼男没有说话。

    而是观察着吴胜的情况,很想询问对方,你是腿没法动弹,还是手臂没法动弹,又或者是半截身体都动不了。

    只要对方流露出那种无法掌控身体的惊悚表情,他就会安抚对方。

    别紧张。

    别害怕。

    这些我都体验过,属于很正常的情况,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行,千万别放在心上。

    他静静的等待着。

    快点害怕,快点露出惊慌的神色。

    都有些等不及了。

    林凡跟老张对视一眼,随后一起看着吴胜,谁都没有说话,但眼神里却散发着异样的光芒,仿佛是在用眼神交流似的。

    突然。

    吴胜激动站起来,哪怕他现在只有一条内裤遮体,却依旧无法掩盖他激动的内心。

    “大师,您太厉害了。”

    都已经用敬语。

    以前都是用‘你’。

    “嗯?”

    独眼男惊愣,仿佛感觉事情哪来有些不对劲似的。

    按理说,现在的情况该是发飙啊。

    如今搞得这么尊重,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老张昂着头,“我的宇宙运行法是很厉害的。”

    他不明白对方为何那么激动,但只要是夸赞他的,他都能坦然接受。

    吴胜真的很激动。

    “当然厉害,大师的针灸之力,我看整个宇宙,都未必有人能够跟大师相比,不……应该是根本就没有人能够跟大师相提并论。”

    独眼男感觉不对劲。

    这特么的非但没有生气,而且还狠狠的将老张夸赞一波。

    莫非……

    针灸真的有用?

    “你的实力有所提升。”林凡说道。

    他一眼就看穿对方的情况。

    吴胜没有隐藏,直接道:“是的,因为大师的针灸之能,让我在昏迷中,竟然参悟了祖传绝学《大梦千秋经》,实在是没有想到,如果让外面的人知道大师有这样的能力,那绝对会让所有人疯狂的。”

    此时的吴胜看着老张的眼神都散发着火热的光。

    那是发现宝贝了啊。

    老张不太清楚他们为何如此激动,啥《大梦千秋经》?

    完全搞不懂。

    但这些都不是问题,他现在略显的得意,因为人家夸赞他,还是能感受到的。

    独眼男宛如见鬼。

    虽说他也不知道《大梦千秋经》是什么东西,但能感受的到,这恐怕是一门绝学,而且很难修炼,却因为老张扎针,直接领悟。

    “真有如此厉害?”

    他那颗死寂的心,又开始活跃起来,老张跟他说过,能够帮助他将眼睛长出来,但被扎几次,都没有成功,还差点将自己搞残废,他直接害怕了。

    可现在……

    为啥别人好像都成功,就我一直没有成功过。

    此刻。

    独眼男看着老张,随后靠近老张身边,小声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老张道:“我针灸很厉害的。”

    林凡道:“你想试一试吗?老张可以帮你将眼睛长出来。”

    又是这样的话。

    独眼男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老张。

    说实话。

    有点小期待,但更多的是害怕,就怕又被对方给坑死。

    只是现在,独眼男暂时不想这些事情,而是吴胜说的话,让他有些担心,如果吴胜告诉别人老张有这样的能力,恐怕会引来大麻烦。

    最为关键的就是。

    老张跟林凡都是精神病患者。

    应该很容易被别人骗。

    不过,他是真的想太多,咱们林凡虽说是精神病患者,但头脑好像也不笨啊,从开始到现在,揍过的人不少,就是没有被人骗过。

    独眼男跟吴胜道:“希望你能保守这样的秘密,如果让别人知道,怕是会给他们带来极大的麻烦。”

    “所言极是,放心,我绝对会守口如瓶,不会告诉任何人。”吴胜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他仔细一想。

    这可是他发现的秘密,肯定不会告诉别人,而且他现在的想法很简单,可以的话就是将老张跟林凡介绍给族内长辈。

    交好。

    必须得交好。

    而他身为先锋,自然是立下大功,想想就感觉兴奋的很。

    独眼男不知道吴胜真实想法如何。

    要是早点知道老张能够帮到对方。

    打死他,都要破坏这件事情,完全就是自找没趣,还让人家发现这样的秘密,想想就感觉不妥的很。

    因为老张的出现。

    吴胜心里想法稍微发生改变,原本是想跟林凡还有老张成为寻常朋友,但现在……必须处的跟亲兄弟似的。

    沉思片刻。

    吴胜抱拳道:

    “两位哥哥,弟弟与你们一见如故,不如今日我们结拜为异性兄弟如何?”

    “我当老三。”

    “两位哥哥看着排。”

    热情如火。

    独眼男环视一圈,明明四个人,你却说两位哥哥。

    明显就是没有将我当成人啊。

    不行,主动出击才有胜算。

    独眼男笑道:“吴胜说的好,我们都是一见如故,既然如此,我也不好推辞,我便当这大哥吧。”

    “哈哈……”

    现场陡然变的宁静。

    吴胜:???

    你干嘛。

    有病啊。

    啥热闹都要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