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眸光璀灿皆因你

253这种感觉真好

    “谁都不行,赶紧离开。”那保镖依然一脸强硬的说着。

    韩墨修很想看一眼,哪怕就隔着玻璃望一眼都行,可是保镖的警性未免太高,直接给夏阳去了电话,得到的命令是不让靠近一步。

    保镖见韩墨修没有要走的意思,再次严肃开口:“赶紧离开,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韩墨修听着,目光望着走廊叹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开,保镖见韩墨修没有继续纠缠,都松了一口气,准备回去坚守岗位,谁知道刚转身,身边一阵强风略过,还顺便撞到了两个人,刚刚准备转身离开的韩墨修突然往回跑了过来。

    “站住,站住,不能进去。”后面保镖爬起来忙边追边喊道。

    有的更是通知了楼下负责保护的警察上来,韩墨修一口气没有停,刚刚撞那一下挺用力,牵扯到了背上的烧伤,正灼热的发疼。

    就在韩墨修扑到秦灿病房外的玻璃上时,被几个保镖强制擒住了,整个人被压在玻璃上,背后的伤口疼的韩墨修满脸扭曲,冷汗直冒,嘴唇紧咬,目光却直直的看着病房里,身上插满了管子的秦灿身上,此时的心痛比背上的烧伤感觉要明显多了,仿佛有人拿着刀子,正一刀一片的刮着,血淋淋的。

    紧咬的嘴唇里低低溢出声音:“灿灿,灿灿,呜呜呜”

    低低的声音,仿佛饱含了多少的痛楚,身后被保镖拖着,韩墨修却使劲僵着身子贴在那玻璃上,多看一眼都是奢侈。

    不过韩墨修力气再大,也不是几个保镖的对手,更何况背上的伤,脸上有些湿润,他自己都分不清是冷汗,还是背上痛苦,亦或者是因为秦灿难过而哭,刚刚还浑身有力,视线中一没了秦灿的影子,韩墨修就浑身失去了力气,整个人有些虚弱,被保镖架着直直的往电梯的方向走。

    刚到电梯边,电梯打开,里面是陈敏推着林立琛出来,林立琛得知韩墨修跑到秦灿的病房来了,当即一脸怒火,憋的跟座火山一样,反复随时都要爆发。

    保镖看到林立琛停下了脚步,都恭敬的喊着:“林少。”

    韩墨修觉得背后一片黏腻,衣服贴在了伤口上,目光看着进来的林立琛,穿着病号服,脸色有些苍白,甚至手臂上还有夹板石膏,腿上也包扎着,就连脑门上都缠了一圈纱布,看上去就是个垂危病患,可那双有神的目光深不见底,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神情。

    “韩总,来看我的人,怎么不先跟我打个招呼?”林立琛的声音很有气势,一字一句说的很稳。

    “不过我倒是小看了韩总的脸皮,我以为韩总躲这么些时日,是心怀愧疚,无法见人了,倒是没想到,直接这么冲到病房来了。”林立琛一字一句都带着嘲讽的笑意:“还是说这次的车祸没让韩总满意,打算再做点什么?”

    韩墨修听着林立琛嘲讽的话,淡淡开口,声音透着一股子虚弱:“我不知情。”

    林立琛听着笑了几声,才开口:“不知情,韩总,怎么越来越没担当了,你也好意思说不知情,上次国外的车祸我没追究到底,倒还是我的错了。”

    韩墨修听着,上次国外的车祸,自己也没打算害人命,就只是想除了韩明安而已,不过到底说起这件事,多少有些没有底气。

    韩墨修还是开口:“不管你信不信,这次的事,涉及大灿灿,我要是知道,肯定会阻止。”

    林立琛听着冷笑一声:“王生总是你的人吧,他之前因为韩明安的事,进去了一段时间,听说在这次的那个司机,还就是他联络的呢。”

    韩墨修一听,果然脸色难看,不知道是背上的伤痛的,还是因为林立琛的话。

    “自己的人都管不好,早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说着冷冷的看着韩墨修:“还有,别以为你们搞的小动作悄无声息,能安然无恙,只能说明还没到动你们的时候。”

    说完没等韩墨修再说什么,直接对保镖开口:“把韩总请下去吧。”

    说着就要架着韩墨修往电梯拖,两下拖进去,按了电梯,保镖就回来各司其职了,林立琛冷着脸没有说话,陈敏第一次见到林立琛这副模样,一时间站在身后,也没敢开口说什么。

    半响林立琛才开口:“安排阿灿去我的病房。”

    陈敏听着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才发现林立琛这话是对自己说的,忙应下:“好。”

    想了想又开口安慰:“林少放心,秦小姐,不会有事的。”

    电梯到了一口打开的时候,要进来的人吓了一跳,因为里面靠着电梯墙,韩墨修正脸色难看的晕倒在那里,有人忙喊了医生护士过来,将人推着送进去救治,抬上病床的时候有护士才发现韩墨修背上湿热了一片,大声开口:“小心,让他趴着躺,背后有伤。”

    陈敏的效率很快,再晚饭之前,就将秦灿移了下来,安置妥当了。

    林立琛特意让人将两人的床靠近了一点,林立琛躺着一伸手,又能抓着秦灿的手了,陈敏看着,脸色有些尴尬的自觉开口:“林少,那个我先去准备晚上的药,你有事就按铃。”

    林立琛没应,陈敏也自觉的退了出去,林立琛看着秦灿,嘴角不自觉的勾着笑意:“阿灿,我又能时刻看着你了,这种感觉真好。”

    “阿灿,你能不能,快点醒,我有话想跟你说,好多话,我要亲耳听你的回应。”

    可是秦灿依旧毫无反应,林立琛似乎习惯了秦灿这种状态,叹了口气接着自言自语的开口:“阿灿,你不是说喜欢听我唱歌,我给你唱歌好不好?”

    秦灿没有反应,林立琛自顾自的低声哼唱着,音色很舒坦,目光直直的看着秦灿,仿佛怎么看都看不腻一般。

    入夜,外面下起了雨,林立琛被这雨声吵醒,紧了紧手,感觉到手里的真实,才安心的继续睡觉,而秦灿此时正陷入一片无尽黑暗,仿佛怎么跑都没有尽头。

    秦灿很着急,她的记忆还清楚的停留在车祸当天,她想知道林立琛怎么了,可是她怎么跑,仿佛都跑不到边,秦灿气喘吁吁的有点想骂人,想问问这到底怎么回事,可是没人能回应自己。

    “林立琛,林立琛!”秦灿大声的喊着,声音在这片黑暗中还透着回声,又传了回来。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