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道长去哪了

第一百一十五章 座上客

    途径黑山郡城时,顾佐请灵源道长按下剑光,他准备问问钟参军,关于上缴灵石,黑山诏是什么意思。

    如果黑山诏也接到了邀请,那就一起去长安。

    事隔三月,黑山郡城又有所变化,原先破损的城墙和倒塌的房屋大部分都修葺一新,和上次相比,来往的行人也多了不少,看上去恢复得还不错。

    其中的原因也很简单,兽潮之后,南疆莫名多了不少奇花异草和新奇的妖兽,这些东西功效显著,于修行上极有好处,其中的少许甚至可以直接用于吸纳,所含灵气量可当十块、数十块、甚至上百块,更为吸引人的是,它们还能疗伤,甚至助人感悟,价值极高。

    因此,大量中原内地的修士和武师前来冒险,短短时间就填补了兽潮造成的人口缺失,就连南吴州登记入籍的人数,都已经破万了。

    和往年不同的是,除修士和武师外,今年更有大量中原流民涌入,原因在于中原受灾之后造成了部分地区的饥荒,南诏又向来欢迎流民,为此一直有着各种优惠措施,再加上这里的土地一年两熟、三熟,来那么多人也就不足为奇了。

    按照南吴州户司的推测,这一年来,涌入南诏者,总人数不下十万,甚至有可能达到十五万。这种趋势还在加快,如果保持下去,今年年底,南吴州入籍人数将达到两万,长期滞留人口会接近三万,而且以修士和武师为主!

    一切都因为南吴州是东南方向进入南疆地区的重要通道。

    来到黑山郡城,首先就是拜会户司钟参军。黑山诏也收到了剑南道转发的政事堂诰令,同时也在拟定申文,准备由钟子瑜前往剑南节度府递交。

    谈到这个问题时,钟子瑜欢喜道:“杨相入政事堂以来,头几年都萧规曹随,一直跟在李相身后亦步亦趋,都以为没什么作为,不曾想今次也硬气了一回,为百姓做主,而且还赢得了陛下的赞同,果然有些新气象!若是真照李相那么搞,咱们南诏可就苦了。”

    黑山诏额定税赋远比南吴州高,需要每年向朝廷缴纳三十万贯,现在要把因兽潮耽搁的三年税赋缴纳上去,总额就是九十万贯。如果按照李相的要求,减半依旧要征缴四十五万贯,这一刀就太狠了,因此,不独黑山诏,整个南六诏、剑南道、岭南道、黔中道、山南西道都在为杨相高唱赞歌,包括顾佐也是如此。

    顾佐笑道:“这笔税免了,咱们南诏又将迎来一次腾飞。”

    钟子瑜叹道:“天下苦李相久矣,希望杨相早日主持政事堂吧。”

    顾佐又问起崇玄署祈福法会的事,钟子瑜有些失落:“黑山诏没有收到崇玄署的邀请……”

    “还真是只请宗门么?据我所知,南诏所缴灵石,占了天下州郡上缴灵石总额的大半吧?”

    “占了一半……我们毕竟不是有牌票的道馆,只能指望顾馆主替我们发声了。我们四部长老前天碰了个面,都认为祈福法会是个幌子,可能还是要探讨灵石缴纳的问题,正打算去请你过来商谈,你既然来了,今晚先别走,一起饮酒。”

    当晚,顾佐受邀出席酒宴,灵源道长则推脱了邀请,说是要抓紧时间研究一种新符,回头耍给朝云玩赏。灵源道长不参加酒宴,也在对方预料之中,只要顾佐能来就行,而黑山四部长老也全部出席,给予最高规格的接待,双方再次重申了兄弟之邦的情谊。

    席间多次谈到政事堂和崇玄署关于税赋政策的出台事宜,顾佐明显感觉到,四部长老对朝中大事所知是真的不多,一副关起门来过家家的架势。和他们谈了一晚上,到手的有用信息还抵不过蒋小猪的一封书信。

    他委婉向几位长老提出建议,希望他们多关心朝政,多放眼看看外面的世界,钟子瑜道:“难啊,不是不关心,而是没有门路,此等大事如何插得上手?朝中无人,也没人拿正眼看我们,那帮子蠹虫,只会伸手要钱,好事从来不想着咱们。”

    说到这里,钟子瑜又道:“比不上老弟你,连灵源道长都不愿意参加我们的酒宴,我等之境遇可想而知。”

    顾佐安慰道:“崇玄署有规矩,他们不好跟地方结交。”

    钟子瑜嗤之以鼻:“那他怎么跟你南吴州一待就是三年?”

    顾佐只能岔开话题:“这次进京,若是商议灵石缴纳事宜,诸位长老有什么建议的么?”

    陈大麻子当先道:“全免,比照政事堂!”

    黑山诏除了向朝廷缴纳税赋外,还有崇玄署的三年总计三十万灵石,同样是笔极大的负担。相比之下,按照现在的人口计算,不算矿脉,南吴州平均一人缴纳一块半,黑山诏则是一人缴纳五块!

    大多数人都点头附和,满怀期望的深情凝视着顾佐,顾佐只能表态道:“兄弟我一定尽力,但事若不成,也莫怪责,总之大家还是有所准备为好。”

    酒宴之后,钟子瑜私下向顾佐透底:“你也不要太过为难,利润钱庄信誉恢复之后,我们也有了些底气,能交一半了,我估摸着,崇玄署应该不至于太过为难下头。”

    兽潮给南诏带来满目疮痍,但也留下了遍地财富,只要给南诏时间,每年三十万贯外加十万灵石的税赋还是有能力承受的。

    在黑山郡城又待了一天,顾佐向春秋典当行购买了价值一万贯的金锞子,每个金锞子价值十贯,共计一千个。此外,他还带着八百颗妖丹,这些妖丹价值三万贯以上,也是笔大数。除此之外,身上还有十万灵石飞票、十万贯钱庄飞票、三百石灵米。

    身携如此巨资,自然是预备不时之需的,否则走门串户时拿不出礼物来,还怎么进门?

    兽潮退去的一年来,南吴州陆陆续续出手了大量妖兽材料,赚了不下十万贯,现在的顾佐浑身都是钱,如果被别人发现后杀了,掉落的财富可以令一家小宗门立刻暴富。

    乘在灵源道长的飞剑上,顾佐饱览大好河山,也不去再担心再出飞行事故了,这几年灵源道长带着朝云小娘子高飞,飞了不知多少回,各种紧张刺激的飞行动作刷得越来越溜,技巧娴熟无比。

    可惜事实在于,飞行技巧和飞行事故并不挂钩,这个道理就好比河里淹死会水人一样。

    就在接近京畿的时候,前方忽然出现一抹剑光,正是某位修士在驭剑飞行,而且这剑光歪歪扭扭,乱得不成样子,看上去像是个新手。

    两道剑光撞在一处,顾佐顿时被抛向半空。他在空中张牙舞爪的时候,脑海中想起的是当年尚执事和灵源道长初次相撞的那一幕,与现在何其相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