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盗墓笔记同人之卷土重来

第一百六十九章 出埃及记

    沙盘上再次起起伏伏,像下面有蛇在钻来钻去一样,最后沙子静止时,沙盘上堂堂正正地显示出一个数字:269

    “啊~~”大家又是一片惊呼。黑瞎子本人却是一副失望的样子:“哎呀,怎么又没干过哑巴,可惜了可惜了。”

    “我说哥儿几个,那还愣着干吗啊,开始分享吧。”胖子招呼着。

    我们一个一个在伤口上继续挤血,把血小心翼翼地滴到沙盘中间的凹槽里。等5个人的血混合之后,我们静静地站在一边,紧张地观察着沙盘的动态。

    这次沙盘上的沙子不是起起伏伏的,而是开始逆时针高速地旋转。足足转了能有半分钟,转的我们几个眼睛都花了,沙子总算是停下来了,沙盘中心出现了一个数字:136,应该就是我们现在每个人余下的寿命。

    这一刻的心情真的没法用语言描述,我转过身,扑上去抱住了闷油瓶,我们俩就这样拥抱了很久。然后我也分别拥抱了胖子、小花和黑瞎子,最后我们五个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那咱们几个就等着同年同月同日死了呗。”黑瞎子的痞笑再一次浮现在脸上。

    “对呀,现在后悔了?”小花笑嘻嘻地看着他说。

    “我后悔也是悔这么好的事没早点儿办。”黑瞎子说完搂了一下小花的肩膀:“那瞎子这下半生就靠花爷罩着了。”

    “用命换钱,成交。”小花比了个ok的手势。

    “这就行啦?天真啊,这玩意儿该不会还有什么后续手续吧,比如填个客户体验调查问卷啥的?”

    “后续手续啊,”我假装做出思考的样子:“可能等会儿这沙盘突然说话了,说‘刚才都是逗你们玩呢,我已经把你们的寿命都吸光了,你们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啊哈哈哈哈哈’。”

    “好冷的笑话,”胖子说:“那是因为明天是阴天。”

    我们几个大笑着走出洞穴,下了山。

    因为我们到现在为止只在地心时间待了7天,扣掉坐船回去需要花费的5天时间,也还整整剩下18天,所以胖子吵着要在地心世界多玩几天。

    想到此次一别,绝对没有可能再来了,所以我们也就答应再多待几天,四处旅旅游。但是小花公司毕竟还有一堆业务,他也不敢实打实地玩上18天,所以我们四处逛游了5天,然后回到海勒威克港,重新回到了我们可爱的船上。

    港口已经为我们重新加满了燃料,舷窗也重新换了玻璃,再次踏上这艘船,感觉是分外的亲切。

    再次经过沉船之海时,仅仅是导航失灵,大章鱼和大鲨鱼没有再碰到了。胖子打趣说,我们为地心人民办了一件实事——帮他们除掉了海怪。

    所以我们用了4天回到了从金字塔出来的地方,再次见到了谢菲尔德上校。他听我们讲述了这些天的经历之后,对我们的“英勇”赞不绝口。还说如果以后有需要,还可以到地心世界来做客。

    因为地心世界的规定是,地表人来访地心世界,进出必须是同一个通道,不能更改,所以我们必须从金字塔里原路返回。

    我们再三感谢了谢菲尔德上校以及他的助手迈克,最后又从那扇高大的“安检门”里出去,回到了金字塔。

    从金字塔出去并不麻烦,按照原路一层层上去就可以了。

    金字塔里本打算长期使用的机关,在我们嫩牛五方拆迁队的努力下,都变成了一次性的。仅剩的阻碍就是沸腾的沥青、化粪池、淤泥,小花的龙纹棍再次遭殃。然后还有埃及版“尸蹩”,这把我们没有淤泥了,因为淤泥在上一层呢,最后还是靠闷油瓶放血才过去了。

    我们没有拿任何金字塔里的陪葬品,直接从出口一路往上,回到了狮身人面像的中心开口处。

    不知是巧合还是怎么回事,我们出去时开口仍然开着,外面仍然是晚上。

    我们一个接一个地从开口处跳下来,正准备离开,结果身后的狮身人面像居然动了起来。

    这一下把我们吓的非同小可,我腿一软差点瘫在闷油瓶怀里。他一把把我扶住,面色冷漠地盯着突然活过来的狮身人面像。

    小哥胆子真的太大了,我差点痛哭流涕,我以后一定不再叫他闷油瓶了,改叫张大胆。

    狮身人面像伸了几个懒腰,又分别拉伸了爪子,最后还晃了晃脑袋,然后开口对我们说话了,我又吓得差点摔一个狗吃屎,幸好闷油瓶一直牢牢地扶着我。

    “hello,  guys。(你们好啊)”它说的是英语:“我这有一个谜语,猜对了就可以放你们离开。”

    这已经回到地表世界了,脑电波直译耳机在临走的时候已经还给迈克了,所以我还得负责给他们翻译。

    “那猜不对咋办呢?”胖子大喊道。

    估计狮身人面像也听不懂中文,所以它没搭理胖子,就自顾自地准备开始说谜语了。

    刚开始说就被我打断了,我大着胆子问:“你为啥说的是英语呢?”

    “这样可以显得teational一点。”狮身人面像回答:“这整天来来往往的那么多人,哪个国家的都有,我说阿拉伯语你也得听得懂啊。”

    它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我本来想说很多人不会英语的,比如我们几个当中胖子就不会什么英语,不过我也懒得说那么多,就直接说:“也对,那你说吧。”

    它舔了舔爪子,摇头晃脑地问:“什么东西早上四条腿走路,中午两条腿走路……”

    “晚上三条腿走路。”我抢答道:“是人啦。哎呀我说斯芬克斯啊,都多少年了你这题库也不更新一下,我小学课本上就说你会问这个谜语啦。”

    狮身人面像顿时变了脸色,刚才的悠闲神色荡然无存,它恼羞成怒,一下子站了起来,扬起大爪子就向我们拍下来:“你们这群辣鸡,打死你们!”

    狮身人面像趴着就有20米高,站起来就有30多米了,在黑暗中看起来分外吓人。我们五个见情况不妙,立马没命地往外跑。闷油瓶拉着我跑在最前面。

    狮身人面像估计是有啥封印,好像是不能离开它那片地方,所以它并没有追上来,而是从地上捡起很多大石块来丢我们,一边丢一边说:“asshole,  bastard,去死吧。”

    虽然很恐怖,但是我们不约而同地觉得这个场景也太过搞笑了,于是我们五个就像神经病一样,一边玩命地逃跑一边笑的前仰后合。

    结果得瑟大了差点乐极生悲,眼看脑后有石块“呼呼”地夹着风声冲我飞过来,这要是躲不过非得把后脑勺砸烂不可。

    闷油瓶回身拿小黑金用力一挡,夜幕中响起巨大的碰撞声,黑暗中火花四溅。

    眼看着我们跑远了,石块也砸不到我们了,狮身人面像掸了掸身上的土,重新趴下了,恨恨地用不标准的口音说:“吴邪出征,寸草不生。哼。”

    卧槽,这简直是一个终极必杀。我们几个先是一愣,然后实在扛不过,笑的跪倒在地上,然后就开始满地打滚。

    我笑的喘不过气来,好容易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用英语问它:“你咋会说中文呢,这话是你告诉迈克的吗?”

    狮身人面像已经好整以暇地趴在它原来的地方了,闻言吐了吐舌头说:“略略略,就不告诉你。”

    我彻底被这只沙雕逗逼狮身人面像打败了,滚在沙地里笑的像个二百斤的孩子,最后还是闷油瓶把我扛起来抱出了金字塔景区。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