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盗墓笔记同人之卷土重来

最终章:记一次聚会(下)

    “你说我谁。”刘丧把白眼儿一翻,一副老娘懒得搭理你的表情。

    “又不是明星大腕儿,胖爷我认识你是谁呀。”胖子也没打算退让。

    “我们族长呢?”张海客一脸傲慢,不屑于和胖子说话的样子。

    “小哥是我兄弟,我不让你见他你就别想见。”胖子把胸脯一挺,说话倍儿硬气。

    “还兄弟,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你就跟那姓吴的一样,不过就是我们族长的外姓随从而已。”张海客一脸倨傲,眼睛快翻上天了。

    “你他妈的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胖子这把也火了。

    “再说100遍也是外姓随从。你姓什么?王是吧。你想改名叫张王月半,或者张月半,或者张胖子的话,就得好好表现。”

    “去你妈的,滚。”胖子把大门牢牢堵住。

    这时门口一黑,又来俩人,胖子定睛一看,真他妈的背,是张海盐和张千军万马也来了。

    “我得去找我们族长,别挡道。”妈的张家人口气一个比一个大。

    “这又不是张家聚会,你们来个什么劲,谁也不许进去,谁敢往里走一步我就突突死你们。”胖子放了狠话。

    “突突死我们?嘁,你还敢私藏上枪械了不成。”刘丧一脸的不屑。

    “我告诉你丧背儿,你别把胖爷我惹急了。”胖子对刘丧展开死亡威胁。

    “就惹你怎么了。”刘丧说着就要往里走。再加上张家的3口人,胖子一个人也挡不住,他们也就闯了进来。

    “行,你们不信邪是吧。看胖爷不突突死你们。”

    一看有陌生面孔进来了,阿花的四个巨型狗,一身土,半身土,四分之一身土和二柴,一起冲了出来,把四个人团团围住,展开激烈的撕咬。

    胖子趁这功夫转身进了厨房,打开冰箱取出一瓶2升装的大可乐,抡起胳膊把可乐瓶剧烈地摇晃了一番,然后用抱着枪的姿势就冲到了院子的门口。

    “可乐伤牙齿,我不喝。”刘丧瞥了胖子一眼,矫情地说。

    “喝你个屁。”胖子说着拧开了瓶盖,可乐柱挟着泡沫喷涌而出,像开了高压水枪一般冲向四个人。

    刘丧、张海客、张海盐刚刚好容易摆脱了三哈一柴的围堵,一时间避之不及,被浇的满头满身都是可乐,就连无辜的张千军万马也被不幸波及。我们在院子里看到这一幕,都笑得前仰后合满地打滚。

    小花正好走出屋来,看到这一幕,强忍住笑,装出一副主人的样子,说:“大胖,干吗呢?”

    “嘿,花爷,您请儿好吧。胖子我可是勤劳朴素的,您那些好几千一瓶的香槟我可没动,用可乐,8块钱一瓶,经济实惠。把坏人们突突的找不着北。”

    “8块钱?”小花的语气灰常夸张:“那四舍五入相当于不要钱嘛,随便整。”

    说完小花在众人的哄堂大笑中走进了院子。

    胖子连续使用了3瓶可乐,把4个人浇了个透心凉才罢手。

    几个人骂骂咧咧的,先是骂胖子,然后骂我,然后再骂胖子,然后再过来骂我。反正张海客和张海盐最讨厌的人就是我,再加上张海客、张海盐和刘丧又都很讨厌胖子,所以他们三个就围着我俩骂了半天。

    他们骂的起劲,我却根本没心思去听他们具体骂了什么,因为他们满身满脸都是气泡的形象实在太好笑了,我除了倒在地上边笑边打滚之外再没力气干别的了。

    骂够了我之后,他们4个又狗腿子一般去找闷油瓶了。

    刘丧肯定就是“偶像长,偶像短”那一套,张海客、张海盐和张千军万马还是“拜谒族长”“张家复兴大业”那些陈词滥调。

    我不知道今天闷油瓶是中了什么邪了,见他们包抄过来,居然灵敏地躲开了,然后一脸无辜地说:“你们别把可乐蹭我身上了。”

    我刚好不容易站起来,听到他这句话又笑趴下了。

    当然了,来者都是客,我们也不能真就让他们一身可乐黏黏乎乎地坐下吃饭。所以小花让家里的佣人带着他们四个去了屋里,整了4套新衣服给他们换上,然后把他们的衣服根据料子拿去洗衣房处理。

    闹腾到这,所谓的晚宴终于是开始了。第一个致辞的是“东道主”小花,他就是说很高兴大家能聚集到他家来,给他们家的院子涨涨人气,今天无论是饭菜还是酒水都管够,大家吃好喝好。

    第二个致辞的是我,本次聚会的“主办人”。我故意卖了个关子,只说一方面想和老朋友们见一见聊一聊,毕竟大家天南海北的,聚在一起不容易,另一方面呢,我们的人生在最近两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想和朋友们通报一声。

    妈的,我要通报的明明是我的肺病已经治好了,还有我们平分了寿命的事。结果我话音未落,黎簇和苏万两个逼崽子就起哄道:“吴邪!你和张大哥的事儿终于要公开了吗!!!今天算是婚宴吗?!!!”

    当时这给我气的啊,恨不得一个酒杯扔过去把他们俩砸个脑瓜开瓢。

    这边还没容得我有什么动作,小白那边也不让我省心,一听这话脸色绯红双手捂嘴,然后就“啊啊啊啊啊”发出土拨鼠一般的尖叫。

    这么一搞这气氛可就失控了,黑瞎子、小花、胖子、秀秀这四个损友,王盟、坎肩和白蛇这三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外加始作俑者鸭梨、苏万和小白这3个熊孩子,院子里起哄声连成一片,要是有屋顶估计也给掀翻了。

    此时只有刚刚被可乐突突过的4个人依旧保持着沉默,具体来说,不仅仅是沉默了,张海客、张海盐和刘丧三个人几乎可以说是脸色铁青,尤其是张海客和张海盐,下一秒就要掀桌走人的节奏。

    真是气死人,底下这帮生气的人,全是因为痴迷于闷油瓶,弄的好像我俩要是真有什么事的话闷油瓶还吃亏了的感觉。什么玩意儿嘛!摔!

    唯一喜欢我的可能就属小白,这丫头怎么那么不争气呢,跟着这帮人瞎jb起什么哄,女孩子就不能矜持一点端庄一点嘛。

    我这边是窘的满脸通红,不知该怎么收场,转头一看人家闷油瓶倒好,抱着肩膀,神情悠闲,脸不红心不跳的。

    “瞎说什么,净说些不正经的。我要宣布的事儿可比这个重大多了。”我在台上狡辩,试图力挽狂澜。

    然后我把闷油瓶子拉过来,有点生气地对他说:“小哥,你也帮忙说几句。”大家都知道哑巴张从来说一不二,他一说话,底下这帮兔崽子保准不敢再闹了,张家那几个也能安抚一下。

    闷油瓶倒是听话,面无表情地走过来,对台下人说:“今天算宣布了的话,那正式宣布的时候就不请你们吃饭了。”

    说完点点头,滚到一边去了。

    台下这帮人本来看闷油瓶上来讲话,都不敢出声了,结果他这话一出,底下一下子炸开锅了,又一阵排山倒海的欢呼和起哄,我气的差点晕死过去。

    死闷油瓶子,不会说话你就干脆把瓶盖盖上,现在更没法收场了你让我怎么办?!

    我赶紧把闷油瓶拉到一边,大家一看我还把闷油瓶拉到一边说悄悄话,起哄声更加夸张,那几个人一起喊着“结婚!结婚!”说是响彻云霄都不夸张。

    我撑着这张老脸(现在已经是年轻脸)了,低声呵斥闷油瓶:“小哥你刚才说什么呢,就不能给我点儿面子?”

    闷油瓶发出疑问的表情,半天才说:“那我怎么说?”

    “你得让他们知道,谁敢再起哄,就要问问小黑金答不答应了。谁能打的过张家族长,就可以尽情起哄。打不过的,就闭嘴吃饭。熊孩子不好好管教管教是永远不可能听话的。”我做出非常凶狠的表情,说完了这番话,希望闷油瓶已经领会了我的讲话精神。

    闷油瓶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回屋里把小黑金拿出来了,然后又瘫着一张脸上了台。

    大家一看族长大人又登台了,顿时停止了喧闹。

    闷油瓶子把小黑金往地上一杵,冷冷地说:“能打过我的,上来;打不过我的,闭嘴吃饭。谁再敢出声,下场如此。”说完挥刀削飞了一块堆“舞台”用的泡沫塑料。

    这把大家真的被吓住了,可能是被闷油瓶的凶残,也可能是被闷油瓶的沙雕吓住了。大家果然不敢再出一声,低头乖乖地吃饭,只留黑瞎子、小花和胖子三个人笑得满地打滚。

    看在这仨人刚刚跟我们出生入死的面子上,闷油瓶只是用杀气腾腾的目光盯着他们仨看了一会儿,算作警告。然后又屁颠屁颠地回到我面前,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得意洋洋的,好像还等着我夸他呢。

    我这命啊,我长叹了一口气。拉着闷油瓶也在桌前坐下了。

    “要说婚宴啊,这么办寒酸了点儿。”胖子一边拿着一块猪蹄吃的满嘴流油一边说。

    我:……

    生无可恋,哎,我的内心:卒。

    --正文完结啦~~撒花撒花~~~---

    虽然正文完结了,但是还是会(视评论数和投票数)来放番外滴。

    诸位同志舍得不支持我这么良心的作者嘛?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