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寻找异能之主

334不睡,就宰了

    休息只有三天时间,能忙什么?

    暗羽点头,信誓旦旦。

    “你先吃好,我待会儿再吃。”语意深深。

    正沉浸在美食中的女人自是没有注意到,直到拍着自己微微鼓起的小腹,长叹一口气。“吃好了?”她直勾勾盯着对方分粒不减的米饭,反问:“你不饿?”

    “饿!”男人双眼如炬,乔小池好似看到了一头恶狼。

    “那你还……”说出一半,她立马站起,伸出右手,挡在胸前。

    “休战!”女人面露壮士断腕之色,“待我比试完毕之后,再战,保准让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男人面露可惜,甚是乖巧姿态,低头,吃饭。

    乔小池:……

    所以她这究竟有没有误会?还是说她想歪了?

    “小天,告诉我没有想歪!”

    “你想歪了。”天书无精打采,一副脱力疲惫语气。

    “真的?”女人怀疑,“我真的想歪了?”

    “真的。”

    乔小池尴尬,幻想着自己打了自一巴掌。

    隔壁的隔壁的房间,这是帝岩的房间。

    房间很大,足以容纳下八人。今日,八人已经在这里干坐一天了。

    “帝岩,你不是说有事要说?”一向最为稳定淡然沉默的东野笙箫率先开了口。

    “明天好好加油。”

    众人:……

    “我们可以回去了吗?”肖晨有点沉不住气。

    “再等一会儿吧。”帝岩面露不满,甚是不满自己的空间之内,出现别人,失了最初的安静。可——

    暗羽还没有通知他,让这些人都离开,他只能生生忍着。

    继而想到暗羽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乔小池,脸瞬间黑了。他曾经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崇拜的男人会开了窍,不仅如此,对象还是乔小池。

    让他这个顶头上司很难办。

    这一夜,九人就着一个房间,床自是帝岩睡着,至于其他八人,只能打地铺。

    肖晨冷哼一声,“帝岩,我们这里还有女性,你就不能大方一点,当个男人?”

    帝岩挑眉,看向众男众唯一的女行司徒静,皱眉。

    在遇到二丫之前,他的眼里只有强者和弱者之分,至于男女?那是什么?

    他很大方地下了床,头也不回,挑了靠近落地窗,最舒服的沙发上,躺上去。

    在衣食住行上面个,帝岩从不会苛待自己。

    司徒静面不改色地上了床,盖上棉被,转眼就这么——睡了。

    众人:……

    他们究竟是哪根筋接错了,为了这么两个不知人情世故,不懂谦让的两人发生争执的。

    七个大男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

    一会儿,这个人的脚翘到那个人的头上;一会儿,那个人放了个屁,熏了一屋子的臭气。又是一会儿,有人做了个噩梦,动手踢脚……

    习惯了独睡的七人全部惊醒,面红耳赤,十分愤怒地盯着对方,不说多花,直接上拳头。

    喧闹一片!

    司徒静好似不受干扰,睡得深沉,至于帝岩……

    长剑出,划破空气,释放出众人不可抵挡的气势。

    “睡觉!不睡,我就宰了谁!”

    众人纷纷停手,皆是不可置信地看向眼白红成一片的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一直严肃,不苟言笑,接近面瘫的第一异子大人竟然生气了?

    七人不敢再有任何动作,强忍着自己,极其不情愿地睡了。

    次日,乔小池被七人愤怒的眸子吓了一跳。“你们这是怎么了?”

    “做了噩梦!”帝岩自发解释,同时不忘警告性地看了众人一眼。众人很没骨气地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

    乔小池有点担心,今日的挑战赛,七人以这副状态,是否会败得怀疑人生。

    暗羽已经线性离去,裁判们,总是要先一步考生到达考场的。

    嘎嘎一到达比试台,乔小池变敏锐地感受到一抹饱含恶念的视线。她转身,招手,大二了声招呼。

    “嗨,南宫馨,你也在这里啊!”

    意外于乔小池如此轻松应对张天,南宫馨更是生气,“别用这种我们好像很好的口气说话!我们是敌人!”她说的咬牙切齿。

    “嗯,我知道。”说完,飞了个媚眼给对方。

    紧跟身后的云画双眸收缩,自是见识到乔小池的与众不同。如果说,前日见面,对方还是粗出释放着少女独特的清透,今日再见,对方的一言一行都释放着一丝媚意。

    这是经过男人滋润过女人才有的一面。

    这个女人和暗羽大人他……

    这个女人怎么敢?怎么敢玷污暗羽大人!

    看破某个真相,女人一脸青白。怕被人看出自己的异常,她将头颅再低几分,双手拷贝,哦我全,捏紧,松开,再捏紧,又松开,如此反复。

    南宫馨却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上前,抽出短刀,就扔向乔小池。

    作为南宫家族的继承人,她的武技自是不差。短刀乘风破浪,滑坡空气,直刺向乔小池的脸。所过之处,带出强烈其实,将挡在周围的阻挡之人弹开。

    关于甜品店内,乔小池和南宫馨之间的过节早已传的众人皆知。

    见此情景,倒也不惊讶,一幅幅看好戏的模样。

    凡世之女得罪了南宫大小姐,实力背景,如此悬殊,众人倒是不期待后面的结果。

    然而,现实却是让人意外。但见本应被刺穿的少女无视迎面而来的短刀,右手轻轻一挥,周围空气波瞬间消散。

    短刀停在距离她一米左右位置,又见她眼疾手快,伸手,好似毫不费力地握住短刀,左右翻看,似是仔细端详着。

    “见面就见面,还送什么礼物,弄的我多不好意思!”

    女人一脸微笑,深不在意的模样惊呆了全场。

    这个女人是怎么做到将对方的杀意说成礼物的?这脸皮是不是太厚了?

    众人再转眸,看向南宫馨,后者脸色早已气成猪肝色,原地跺脚。觉得不解气,上前,大有一副要生吞活扒了对方的驾驶。

    眼角余光看到暗羽和另三位裁判出现。

    怒气顿消,她高昂下巴姿态优雅地走到乔小池身边,“今日,我一定会让暗羽知道我才是他最佳的人生伴侣。”

    乔小池轻哦一声,不以为意,不说一话,就这么——错身而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