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扶贫高手

第一七八章 直播

    吃完饭,杨夏瑶就迫不及待想去直播,还搂着龙澎湃手臂撒娇:“你帮我们开车好不好?今晚我们先做村子巡游,明天晚上做客栈,后天晚上做景点……”

    姚瑶瞄准她高翘的臀部一掌打下去:“天还没黑呢。”

    杨夏瑶哎哟一声,转身和她打闹起来:“姚支书,竟然对你的子民下这么重黑手。”

    云萱看了龙澎湃一眼,嗤笑出声。

    姐妹俩相互做戏,让龙澎湃没机会拒绝,她如何看不出来?

    就连凌韵和郭小清也忍不住摇头。

    在各个平台不计权重的轮番推荐下,姐妹俩的粉丝已经接近百万。

    晚上流量巨大,哪怕各个平台不给她们直播做推荐,靠目前粉丝数和宣传片纪录片推荐带来的流量,也能让她们真正火起来。

    而杨夏瑶好像很喜欢面对镜头的感觉,喜欢看赞扬,喜欢和他们互动,喜欢看在线人数不断上涨。

    就跟她以前上课一样。

    和她相比,姚瑶则是有计划得多。

    她的目的很明确,首先是为了宣传杨田村,让更多的人来这里旅游;然后是获取名声和赚钱;最后,让自己成为有着良好声誉和一定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为日后事业打下良好基础。

    如果最后一个目标达成,成为章哲秘书后,不但她能很快站稳脚跟,而且还能帮助章哲的工作更顺利推进。

    这些云萱她们都看得明白,龙澎湃当然也明白。

    最难消受美人恩。

    当整个杨田村在逐渐浓郁的夜色中亮起,龙澎湃跟着姐妹俩走出了院门。

    因为那天晚上姚瑶大方承认了她们姐妹俩都喜欢龙澎湃,这几天也没有避忌村民们的视线,依旧时不时三人行,关于她们的议论声也越来越少了。

    杨宏良夫妻一直没有公开多说什么,如果有人私下提起,笑呵呵就是一句顶上去:“孩子大了,自己的事情就让她自己做主吧。”

    对这样的人,其实谁都心知肚明是嫉妒眼红羡慕了。

    龙澎湃是什么人?

    就村民们目前所知,要名望有名望,要钱有钱,要人脉有人脉,县里的各个大佬三天两头还往他那跑……

    想让自己女儿去结交他的村民多了。

    特别是那些出去打工回来,面容相貌也过得去的未婚女孩,谁不想住到龙家大宅里?

    只是龙澎湃深居简出,出门周围也一群人,想认识可不容易。

    从大宅到村公路短短几十米,三人碰面了好几拨人,都热情和他们打招呼。

    村里夜秀开始后,不少村民饭后都会出来逛逛,看看各个店铺,和亲戚好友聊聊大计,与撞面的游客介绍哪里有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

    保安已经开了一辆巡逻车在公路上等候了,见三人到来,问过不需要跟随维持秩序,这才上了另一辆继续巡逻。

    龙澎湃坐上驾驶座,等两人坐好启动了车子,慢悠悠的向半山村驶去。

    姐妹俩也不介意,反正今晚只是直播游村,就当自己是个游客,走到哪里算哪里。

    两女和她们已经就位的支撑团队沟通过,同步开始准备,这才打开几个手机登陆几个直播平台,开始了夜间直播。

    “今晚我们姐妹俩开始第一次夜播。”

    “夜播的主题是游村,让大家看看晚上的杨田村和白天有什么一样。”

    “还有好吃的、好玩的,我们会一一为大家介绍。”

    “很多是我们自己特有的特产和美食,比如紫藤花点心、服侍、纪念品……”

    “今晚我们还会玩点儿刺激的,到底什么等会再公布。”

    ……………………

    姐妹俩你一句我一句开始直播,逐渐将镜头转向周围夜色,向网友展示晚上的杨田村。

    至于房间秩序什么的,已经全部交给她们的支撑团队操作,姐妹俩只需要专心直播和互动就好。

    姐妹俩忙得很,不但要让直播间的粉丝看清楚周围景色,还要回答他们的问题,同时也要注意不能将镜头对准龙澎湃。

    因此,龙澎湃将巡逻车开得很慢,特别是进入小道让姐妹俩对着那些光怪陆离的的涂鸦解说的时候。

    旁边不时有村民经过,看到姐妹俩直播,都会凑过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吼一嗓子:“欢迎大家来杨田。”

    杨夏瑶也是搞怪,要是前面出现个年轻妹子,管她是村民还是游客,都会悄咪咪追着跑,等到直播间里精虫上脑的空巢青年激动得弹幕糊了屏幕,这才“倾听民意”拉着妹子问她要联系方式公布给网友们,吓得那些妹子都落荒而逃。

    又一次将一个县城下来的二十来岁萌妹子吓跑,杨夏瑶很是无奈的说道:“你们太挫了,我一个女孩子帮你们泡妹子都泡不到,活该你们变成孤寡老人。哈哈哈哈……”

    “我只要你杨老师。”

    一人刷屏,引得万人同刷,屏幕上瞬间全是“我只要你杨老师”。

    杨夏瑶毫无顾忌的对着镜头竖起中指,对自己和姚瑶的镜头叫道:“我说了一百万次了,我是那个不开窍的杨田村柳下惠的女人,你们就死了这个念头吧。”

    说着,她又是一阵充满魔性的狂笑,引得周围人人侧目。

    弹幕瞬间变成了“我要和柳下惠决斗”、“杀入杨田村,活捉杨老师”、“伤心的我不会再去杨田村这个伤心之地了”……

    看着弹幕里各种各样的话,姐妹俩乐不可支,再次姐妹同框,又引起一波礼物刷屏。

    转了个弯,前面出现一株大榕树,庞大的树根周围铺上黑白黄鹅卵石,边缘还有几张石桌石凳,游客和村民扎堆下棋。

    走入树冠下的平地,杨夏瑶手持两个云台先让在线人数已经超过友观看一轮各色灯光装饰的大榕树,然后才对准已经站好位置的姚瑶。

    “这是一棵树龄超过三百年的榕树,也是我们村的一个社根……”

    姚瑶缓缓走动着侃侃而谈,向粉丝们介绍着什么是社,在一个宗族或者村子里它起着什么作用,然后,让大家清晰看到了大石头祭台上的花果贡品,还有系在树根树枝上的祈愿物品、绸布。

    社的习俗覆盖面极光,大多数人都知道,立刻引起众人大讨论,各自说着他们的地方习俗,而姚瑶杨夏瑶也时不时选一个比较典型的一起讨论,迅速拉近和粉丝的距离。

    龙澎湃坐在巡逻车上,抽着村民刚刚递过来的香烟,饶有兴致的看着姐妹俩抛弃之前搞怪风格,一本正经的介绍杨田村特色。

    她们乐在其中的专注样子,其实也挺美丽的。

    龙澎湃嘴角不自觉弯起一丝笑意,看着她们介绍完这个社根,重新回到巡逻车上。

    收了一波礼物,姐妹俩礼尚往来的发了一轮红包,一个橙居出现在前面不远。

    姐妹俩立刻兴奋起来,将镜头对准橙居,吧啦吧啦介绍着这几个堆叠起来的集装箱到底是什么。

    这个橙居装饰得很别致,周围一圈啤酒花作围墙,旁边空地棚架上是络石藤,还有柔和灯光装饰,和射灯中温馨的集装箱明暗映彰。

    棚架下照例是一张数米长的木桌,上方一排罩着灯罩的白炽灯。

    灯光下,桌子上摆满了啤酒烧烤和小吃零食,一群年轻男女正在吆五喝六拼酒。

    到达这家标着09编号的橙居前时,姐妹俩你一言我一句也将橙居的来龙去脉介绍完毕,又引来一波赞叹和鲜花礼物。

    杨田村的发展,姐妹俩从头到尾都参与其中,建设的艰辛和复杂描绘得声声动人,让不少人都对他们这个单独为贫困户而设的项目充满情感。

    “姚支书,这样的项目一定要维护好,不能变味了。”

    “杨老师,那些贫困户的孩子学业能继续吗?我可以资助。”

    “姚支书,是谁这么天才想出这个项目的?我要给他献花。”

    ………………

    姐妹俩一一解答着众人疑问,只是说道项目发起人时含糊而过,只是说一个村民的主意。

    她们的含糊态度当然引起一些人主意,只是弹幕瞬间湮没在无数赞叹中,没人去深究。

    棚架下的年轻人也注意到了她们,当然也知道她们在直播,招过老板一问,竟然是本村的支书和公司副总,立刻兴致勃勃冲过来致以问候,同时也要来了她们直播平台的账号。

    “我们是隔壁县的,这里真的很有意思,很漂亮。大家有空来玩啊。”

    “这里很棒,夜色无敌。”

    ……………………

    几个胆大爱现的男女凑到镜头前向各个直播间打招呼,看到里面在线人数都下了一跳。

    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

    “厉害!”

    几人对姐妹俩竖起拇指,举着酒杯再次和直播间里的人吆喝几句,这才回到棚架下。

    杨夏瑶也饶有兴趣过去,向粉丝们展现了这些年轻人正在做的事情。

    而姚瑶则是进入了橙居,从前台开始,向粉丝们介绍这个爱心旅社的价格、配置和服务。

    龙澎湃和抽出身来的老板抽着烟,说着试运营这些天的情况,拍着他肩膀说道:“李叔,好好经营。我们已经把所有开始经营的客栈旅社放到网上,排名最热门的前一百的旅行网站、软件都能直接订房。开村后,手慢点都没地方住了。”

    “多谢龙先生。”老板诚挚的握着他的手感谢。

    对于他们这些中老年来说,在网上捣鼓这些玩意实在是心有余技术不足,只能委托公司运营部一起帮忙做。

    二十多分钟后,姐妹俩终于介绍完橙居,和那些年轻人告别,再次坐上巡逻车。

    随着高峰期到来,在线观众不断增加,让姐妹俩开心不已。

    两人直播过程中的精彩片段,自有自称团队在那边即使录制剪辑,然后上传到她们帐号动态里,让粉丝观看。

    各个平台依旧只是对她们的各个视频作推荐,引来一波又一波用户关注。

    驶上半山村,大半个村子夜色尽收眼底,又在直播间内引起一波赞叹。

    并不是这些粉丝见识少,而是在李大师和郭小清加上灯光设计工程团队齐心协力下,把夜色中的乡村最美的一面完全展现出来了。

    和大城市璀璨灯光秀不一样,这里脱俗又充满烟火气息,不断有行人和载客车巡逻车走动的道路让人感觉就在自家庭院一般。

    “家的感觉!”

    一个又一个粉丝刷出这句话,甚至有人说他哭了,想家了。

    姐妹俩拉着手对视而笑,四只眼睛瞥向一边的龙澎湃。

    这家伙,到杨田村都几个月了,从没听他说过想家呢。

    甚至没见过他和家人联系,不过小悠小玥时不时会和他们视频聊天,问问杨田村情况,问龙澎湃什么时候回家……

    姐妹俩也偶尔问起过,龙澎湃只是笑而不语,云萱也是讳莫如深。

    居高临下看完大半个村子夜景,龙澎湃将对着镜头滔滔不绝的姐妹俩带到了栈桥。

    现在的栈桥已经完全完工,深棕色木板路面下,灯光隐约透过缝隙,照亮众人脚下的路。

    桥下面是缓缓流动的水流。

    流水清澈,能清晰看到底下的烂泥,一群群色彩斑斓的鲤鱼悠然自得在游荡,时不时被惊动一下,搅起一滩浑浊。

    等到开春,这里将露出无数小荷尖角,然后荷叶铺展,一望连绵。

    夏天的时候,将会满湖荷花,清香缭绕。

    栈桥靠山一边,布列着几家店铺,一家专门卖各色同心锁,数百种款式任挑任选,一家卖各色纪念品工艺品,还有一家是买土特产和特色耐存点心的。

    这三家都是紫藤花开公司直营店,而且有人值守营业的,姐妹俩一家家做了详尽介绍。

    桥两边护栏上,已经挂着一条条手指粗细的铁链,或者钢丝网。

    这是给扣下同心锁的情侣准备的。

    “情人桥,情人锁,一扣永同心,三生定姻缘……”

    说起这些的时候,姐妹俩不自觉流出一丝温柔,眼神时不时瞥向龙澎湃。

    龙澎湃没有一丝不自然,但也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嘴角含笑看着她们。

    走到栈桥中间,姐妹俩抚摸着巨大的姻缘石,将镜头对着石上拉着手深情凝视的年轻男女石像,绘声绘色说着这里就是当年这对苦命鸳鸯约会之地,也是他们在结亲无望后,下定决心殉情的起点。

    虽然谁都知道姐妹俩在胡扯,但依然不少粉丝感叹造化弄人,天公不作美。

    踏着台阶上到大石上,两女坐在石像脚下,嘴巴和粉丝们互动着,眼神却看着下方的龙澎湃。

    这个木头一般的男人啊……

    她们早上都诚心向越老祈愿了,怎么还没显灵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