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原谅我年纪轻轻就当了道士

第44章 极阳之体

    在破屋子里休息了几日,江离的内伤稳定下来,道气也恢复了不少。

    这一日,江离和宋舒扬商量了下,便打算去甘泉寺走走。

    宋舒扬是听说过的,甘泉寺的寺院前,有一棵巨大的千年菩提树。

    菩提树可不只是佛家的人喜欢,道家的人同样也喜欢。

    在宋舒扬知道甘泉寺有这么一棵树后,便想要去弄点菩提树的枝丫打磨一把剑。

    要知道,这样的剑,辟邪效果那是绝对远胜过桃木的,毕竟有了寺院香火的陶熏,还上千年,已经不是凡品。

    要是能得到,也算是弥补了宋舒扬对驱鬼这方面不太在行的短板。

    江离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宋舒扬想去,那便一道前去。他的想法则是佛道一家,兴许能再甘泉寺得到什么启发,于他修行有益也挺好。

    确定后,两人便往甘泉寺而去,在步行三日后,终于到了甘泉寺。

    远远看去,层峦叠嶂的群山中,有一座古老的寺院。

    寺院左边有一座钟楼,内悬挂了一口大钟,与寺庙二楼持平。右手边与之相对的有一座鼓楼,里面同样架着一口大鼓,与钟楼一左一右镇守寺院。

    这寺院虽然年代久远,但却并不破旧,想来香火比较旺盛。

    江离和宋舒扬刚踏入寺院,恰好听到钟楼敲响了钟声。两人同时停下脚步,闭上眼睛,感受钟声回荡在山林之间。

    “老江,你有没有发现,这甘泉寺的钟声能够让我们的心沉浸下来?我本来行路一段时间,有些心烦意乱的,可在听到这钟声后,我便平静了下来。”宋舒扬扭头询问。

    江离点点头,顺便掐了个道家的法诀,微微颔首,以示感谢。

    “是啊,老宋,没想到我们来的这么巧,恰好就是早上敲钟的时刻。”江离微笑,本来有些郁结于胸,现在也舒坦了,“万籁此都寂,但余钟磬音。”

    “也?咋就还念上了,你不是风水师,啥时候改行当诗人了。”宋舒扬调侃。

    江离才不管他怎么想呢,只不过是有感而发罢了。

    事实上,他能记住的诗,也就那么两首。

    “行了,咱们去吧,也不知道香客多不多,你若是想要得到那菩提树的枝丫,少不得去求见寺庙中的大师。假若香客多,我们怕是得等上一等了。”

    江离说罢,率先往前走,宋舒扬也紧跟他后面,一同往甘泉寺的庙门而去。

    菩提树伫立在甘泉寺的后院,已经高处寺庙很多,所以远远就能看到它的枝繁叶茂。

    踏入寺庙之中,青烟缭绕,一股香烛的味道扑面而来,甘泉寺的确香客繁多。

    每位香客的脸上,都是一片虔诚。

    看到这里的门庭若市,江离忍不住心里泛酸,他是想到了他们的太一观,那破旧寂寥又萧瑟的模样,真是让他愁死了。

    并非是甘泉寺的历史比太一观久远,若单单只是看年岁,必定是太一观长。

    可,这些根本就架不住太一观那些古里古怪的规矩啊!为什么就不入世呢?若是入世,太一观不见得比茅山龙虎山差吧?

    “你干嘛?喊你半天都不答应。”

    耳边响起宋舒扬的声音,江离回过神,轻咳一声,“走吧,咱们找个小师傅问问,看看能不能求见一下主持,依然用你茅山弟子的身份。”

    “成,去看看。”宋舒扬没有意见,恰好看到了一个小沙弥从大殿走出来。

    正好,这小沙弥居然还直直地朝着两人走过来,双方很是自然见了个礼。

    “小师傅,不知贵寺的主持可在?我们出自茅山,路径此地,特意前来拜会。”江离笑问。

    “二位请随我来,我本是侍奉在主持身侧,方才做早课之际,主持他老人家说有贵客到,特意命我前来将二位带去。”小沙弥微微一笑,“不知二位是否有一位姓江,单名一个离字?”

    江离心中一跳,没想到后院的主持居然知道他来了,还轻易点出他的名字。思及至此,江离对主持也忍不住看了好几分。

    就算不如老头儿,再不济,应该也是他师叔那个层次的了吧?

    “有劳小师傅带路。”江离微微颔首。

    小沙弥往前,带着江离和宋舒扬二人一起前往后院。

    宋舒扬心中很是疑惑,扯了扯江离的袖子,用只能对方听得到的声音询问。

    “老江,你和那老和尚认识?显然他是因为你啊,我自认不认识什么和尚。况且,人家也说到了你的名字。”

    江离嘴角抽搐,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宋舒扬,“你在瞎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认识主持。还有,你别叫人家老和尚,不太好,能准确掐算出我的姓名,证明人家是得道高僧。”

    也是,江离生下来,命就非同一般。

    他生于阳年九月初九,又恰巧在巳时,乃罕见的极阳之体。出生之时伴有天狗食日,天黑成一片。

    极阳之体和极阴之体是两个极端,都不是什么好命。

    江离的极阳之体,在他母亲怀孕之时,就不断吸收母体的阳气,幸亏有太一观的老道出手,用了些道术保护,不然江离也无法平安出生。

    出生后,江离便被老道带走,连一口母乳也没能喝到,只怪他命太硬,克亲人。

    所以,一般人根本无法掐算出来江离的命格,强行卜算,还会被反噬。

    因此江离才会推断,主持绝对是高僧。

    宋舒扬见江离神色认真,知道他并不是开玩笑的,点点头,收起了刚才有些不敬的心思。

    一路无话,小沙弥走到一所院子前停下脚步。

    “二位,已经到了,直接入内便可,住持已经在等候二位了。”小沙弥双手合十。

    江离和宋舒扬也回了一礼,“多谢小师傅,我们这就进去。”

    小沙弥颔首,转身离开院子。

    江离深呼一口气,伸出手,打算敲门,宋舒扬跟在他身后。

    “直接进来吧,无需敲门了。”

    一道苍老的声音从禅房传出来,声音虽老,却中气十足,气如虹中。

    “是。”

    江离应声,双手推开房门,抬脚踏入。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