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祁少深爱:诡计娇妻闹翻天

第四百三十三章 叔叔,你会娶我妈妈吗?

    他,是不是又不正常了?

    "你,你说什么呢?大晚上的不要发神经。"

    "我说的都是实话,你给我生个孩子吧。"祁扬伸出手,使劲儿捏了捏她的小脸儿,"生了孩子我就放你走。"

    生孩子?

    他一定是在开玩笑,自己怎么可能再给他生孩子。

    之前……

    "你还在怪我那件事?"祁扬承认当时是有些武断,但那并非自己的错。

    阮希冬尴尬的笑笑,"你不是不愿意我生你的孩子吗?为什么现在又……"

    "当时你身体不好,我不想冒那个险。并不是不喜欢你给我生孩子。"

    "啊?"阮希冬听着这话,有些受宠若惊,她睁着眼睛又问道,"你能再说一遍吗?"

    "我说……你给我生个孩子。"

    "不是,我说的是下一句。"

    祁扬瞬间反应过来了,不太高兴的嗯了一声,"行,你给我生个孩子,我就放你走了。你明白了?"

    "嗯,明白了。"

    可是,如果自己到时候真的生了孩子,那自己还可能走吗?

    脑海里特别的混乱,阮希冬无奈了。

    身后,不知不觉的有人靠近,小小的,矮矮的,还带着轻微的啜泣声。

    "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

    "小爱!"阮希冬回头,然后心脏被狠狠的揪了一下。

    "呜呜呜,妈妈!"

    "别哭,妈妈抱你。"阮希冬现在那里还顾得及其他,直接脱了外套裹在孩子的身上,然后把她抱了起来。

    这孩子来的还真是时候啊!

    祁扬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对这个小丫头讨厌不起来,但是也喜欢不起来,只能一言不发。

    "喂,你回去吧。"阮希冬拍着小孩子的后背,非常客气地跟身后的男人说。

    尽管是这语气让人如沐春风,但祁扬还是觉得不太适合自己。

    他咳嗽了两声,"天儿太黑了,这个时间开车回家不安全。"

    "那你随便吧,我带孩子就先走了。"

    说完这话,阮希冬毫不留情的转身,抱着孩子就离开了,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说起来,祁扬觉得自己有点被抛弃了。

    那刚刚自己说的话算什么,怎么都觉得被这小女人给耍了?

    "妈妈,你跟叔叔刚才说什么呢?"小丫头倒是不哭了,只不过眼睛还是红红的。

    阮希冬叹气,"没有什么。"

    "你别骗我了,我知道你打算跟叔叔在一起,把我丢掉。"

    "小爱,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阮希冬觉得不太对劲儿,将病房的门锁上,然后将孩子放到了病床上。

    这完全不应该是这孩子该说出来的话。

    "对不起妈妈,你别生气,我只是……但没有安全感了,爸爸不在我身边,你也要跟别的叔叔在一起。"

    "话你都是听谁说的,妈妈不是说一辈子都陪着你的吗?"

    "可是我害怕呀。"小丫头紧紧地拉着阮希冬的胳膊,眼泪又开始哗啦哗啦的掉,"妈妈你真的保证不会不要我吗?"

    这孩子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阮希冬紧紧的抱着她,一字一句说的,"我给你保证,无论以后怎么样,我都不可能不要你。"

    "真的吗?"

    "真的。"

    一夜过去了,阮希冬还是不放心孩子昨天晚上说的话,在他睡觉的时候偷偷的出去问了一下昨天看护的医生。

    "没有啊,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小护士有点心虚,然后自己都不确定。

    其实他们昨天只有议论了一下这件事情的,毕竟那个做领域的男人也不是小人物,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消息早就传遍了整个城市。

    可是他们并没有刻意的去跟小孩子说呀,就怕是她不小心听到了。

    无论如何,她们都不想担这个责任。

    "那如果你们不说,他怎么知道的?"

    "昨天晚上电视上有放这件事情的,本地的电视台,我想她可能看个电视吧。"

    昨天晚上,难道是自己出去的那段时间吗?

    阮希冬还纳闷呢,大半夜的孩子怎么突然间醒了?

    "行了,我知道,谢谢你了。"

    "不,不客气。"

    心里盘算着怎么跟那个孩子解释,阮希冬听着医院外面的吆喝声,这才想起来,孩子最爱吃那家的包子。

    跟那种连锁店的不一样,这种包子自家包的,特别好吃。

    做手术之前,这孩子就吃了好几个呢。

    小孩子嘛,买点好吃的东西,至少可以让她心情好一点。

    就这么想着,阮希冬下了楼。

    而同一时间,一辆黑色的跑车稳稳的停在了医院门口,祁扬穿着米白色的大衣,一步一步的往里面走。

    他手里抱着很大的棕色小熊玩偶,一边走一边嫌弃这个东西。

    英善这家伙也真是的,说什么小孩子都喜欢这种东西,这么幼稚,有什么可好看的?

    他你真是够了,哄大人不行,还要哄孩子。

    敲敲门,小护士小跑着给自己开了门。

    "祁先生,你怎么来了?是来看你这孩子的?"小护士表示很惊讶,因为这孩子的父亲自己是认识的。

    祁扬挑眉,"怎么,我不能看吗?"

    "那倒也不是。"

    "那你出去一下吧。我觉得我们两个需要单独聊了。"

    "这个……"小护士有些为难了,"孩子的监护人不在,这个最好还是别单独相处的好。"

    孩子的监护人?

    哦,祁扬差点就忘了,这孩子的监护人已经正式移交到阮希冬身上了。

    "小姐,你恐怕是不知道我跟这孩子的妈妈是什么关系吧?"

    "呃,知道是知道,但是……"

    昨天这两个人在检查室的那副动作,谁不知道人家是什么关系。

    只不过这孩子的父亲才刚刚死,这两个人就搞到一起了,想想就觉得有点不合适。

    "我数,你自己出去,还是我让人把你弄出去,你自己选吧。"

    "我走,我走!"小护士一看男人这样的脸,吓得立刻就跑了。

    但她也并不是这么没有职业道德,赶忙的找孩子的母亲去告状了。

    阮希冬拿着刚刚买好的包子和豆浆,就看见小护士急急忙忙的冲自己走来,嘴里噼里啪啦的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祁扬……

    阮希冬知道这个男人要干嘛,小跑着赶忙走到了病房门口,一看,那两个人相处的还不错。

    小手推开房门,隐约的能从里面听到小孩子稚嫩的声音。

    她说,"叔叔,你会娶我妈妈吗?"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