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灵幻时空

第三十六章斗法(二)

    破败小庙里,此刻紧张的只是张大胆这个当事人,幽冥和徐天这个时候并不紧张。

    钱开会出的招数幽冥和徐天心里都有数,自然没有什么好慌张的。

    张大胆这个时候其实很想对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问的更加详细一些,可是又怕问了后自己心里会更加害怕,于是只好硬生生的憋着。

    好在这种紧张的状态张大胆没有持续得太久,很快,破败小庙里便突然刮起了一阵阵风来,因破败太久而出现了小洞的庙门更是被风吹得哐当作响。

    “来了!”见状,幽冥和徐天口中几乎是齐齐说了这么一声。

    果然,下一刻,之前被钱开用符纸召唤出来的那三具尸体怪物便从空中飞进了破庙之中。

    钱开将张大胆的生辰八字烧给了三具尸体怪物,这三具尸体怪物便能凭借得到的生辰八字找到其主人的具体位置。

    “哼!

    还是这种把戏!

    阿铭,速战速决!”

    看到飞进破庙的三具尸体怪物,徐天冷哼了一声,随即马上对身旁的幽冥吩咐了一声。

    “明白!”幽冥马上应答了一声,随即将反握藏在身后的桃木剑拿在身前。

    三具尸体怪物此行到来最主要的目标便是张大胆,感受到张大胆的气息,三具尸体怪物已经同样腐烂的眼珠子不由看向了张大胆。

    “我丢!”

    目光和那三具尸体怪物已经腐烂的眼珠子对上,张大胆不由被吓得口中下意识冒出了一句粗口。

    这种程度的玩意幽冥和徐天可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在三具尸体怪物冲向张大胆飞向张大胆的时候,幽冥和徐天也已经动了。

    两人几乎同时冲出,快要临近三具尸体怪物的时候手中桃木剑挥出,顿时将左右两边的尸体怪物各自一只手臂给斩落了下来。

    啊~吼~

    手臂被桃木剑一剑斩落,那两具尸体怪物口中不由发出了一声声非人般的嘶吼。

    而躲过幽冥和徐天桃木剑一击的那具尸体怪物,此刻则是借着幽冥两人动作停顿的间隙出手了。

    三具尸体怪物里,那逃过桃木剑一击的家伙本就是带头的,实力和攻击意识也是最强。

    面对他这趁着间隙突然的出手,徐天和幽冥躲避开的动作显得有些狼狈。

    见到带头家伙这攻击意识,徐天也不敢再掉以轻心,马上又对幽冥喊了一声,“阿铭,木剑开锋!”

    “收到!”快速应答了一声,幽冥没有停顿,左手食指聚到嘴边,快速张口将手指咬破,咬破的手指流出的血立即抹在桃木剑一边剑身上。

    修习道法之人,除非是修习的那种阴柔之法,不然其血都是最好的破除妖邪之物。

    “乾坤有道,木剑开锋!”

    被用血开锋的桃木剑一接触到尸体怪物,立即让对方身上冒出了白烟,抽出插进其身体的桃木剑,幽冥手中开锋桃木剑再顺势对着对方头颅一挥。

    呲~

    下一刻,对方的头颅就如同是豆腐一般被一下子从当中切开。

    对方原本进行的动作也在一瞬间停滞,随后身体再没有任何气力支撑,整个瘫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丝毫动弹。

    在幽冥解决掉一具尸体怪物的时候,徐天那边也将自己面前的那具尸体怪物给解决掉了。

    两个同伴被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解决掉了,剩下的那个带头家伙见势不妙,立即就要飞离逃走。

    他们是已经死过一次了,现在的身体看着是非常恶心人,但这也是活着的另外一种方式啊!

    可这一次死了,他们就真的是彻底死了,魂飞魄散的那种。

    好死不如赖活着!

    这句话不仅放在活生生的人身上合适,对于他们这种非魂怪非魄怪的混合怪物来说,也同样适用。

    所以,此刻剩下的那个带头家伙此时就只剩下了赶快逃跑的念头。

    对方想跑,可现在,不是他想就能实现的,他想跑,还要问过幽冥和徐天同不同意。

    而幽冥和徐天这边的答案,自然是不同意的。

    见对方想跑,幽冥没有犹豫,手中桃木剑当即换握为抓,将桃木剑如同标枪一般朝想要逃跑的尸体怪物就扔掷了出去。

    幽冥这一扔可没有吝啬自己的力气,被掷出的桃木剑当即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追上了想要飞跑的那个家伙,在对方还没能躲避掉的一瞬间,开锋的桃木剑已经刺进其身体。

    那家伙身体被桃木剑带着直接钉在了破庙大门口的木板上。

    见此情况,徐天马上冲到对方近前,快速咬破自己右手食指按在了对方眉心处,口中同时快速念动起咒语。

    “天地清明,朗朗乾坤,魑魅魍魉,速答我命,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说,召唤你之人现在何处?”

    右手食指按在仅剩尸体怪物的眉心处,徐天的左手此刻也没有空闲,口中话音说完,左手食指立即点向了被吩咐负责照看小黑狗的张大胆眉心处。

    来这么一下张大胆根本没有任何准备,等他反应过来,他整个身体已经被一股自己无法抗拒的巨力挂在了墙上。

    随后意识被另外一股意识占据,等张大胆意识再度恢复过来的时候,他眼中看到的,是破庙里前面空地上突然燃起的雄雄之火。

    原本由他负责照顾的小黑狗此时已经站在了幽冥脚边。

    等意识彻底恢复过来,张大胆不由走到徐天和幽冥身边出声问了一句,“师父,师兄,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啊?

    我的身体和意识怎么就不听我自己使唤了?”

    听到这话,徐天回了一句,“刚刚我借用了一下你的身体问出钱开现在所处的位置。,现在没什么事了吧?”

    “没事了!”闻言张大胆不由心中无语,但嘴上还是快速回了一声。

    “那就好!”徐天点了点头。

    刚才为毛不借用幽冥师兄的身体啊?

    当然,这话张大胆是不敢问出来的,他才做徐天徒弟多久?

    人家幽冥又做了徐天多少年的师侄了?

    两者,根本没法进行比较。

    心中强自给刚才的事套上一个勉强能说服自己的借口,随后张大胆自己主动扯开了话题,将目光看向正在燃烧的雄雄大火,他不由出声问了一句,“师父,这是烧的什么啊?”

    “刚刚那三具尸体怪物!

    等他们烧完,我们就出发去找钱开。

    对了大胆,你知道九里镇的长生客栈在哪里吗?”

    “长生客栈?

    我当然知道了,之前我的工作就是在有吩咐的时候用马车将谭蝦拉到长生客栈去。

    不过我虽然知道那地方在哪,可里面我到现在都没有进去过,所以也不知道里面的具体情况。”

    “没事,你知道具体地方在哪里就可以了。

    这三具尸体怪物被我和阿铭除掉,钱开现在肯定知道了,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他肯定在长生客栈等着我们。

    大胆,等下到了长生客栈,你这次的事情,也该全部水落石出了!”

    “嗯!

    谢谢师父!”张大胆当即重重的点了点头,同时真诚的对徐天道谢了一声。

    这次的事情要是没有徐天一直帮忙,他张大胆这条小命,还真不一定能活到现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