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个厨子的往事

第439章 重新做小酒馆

    郑佳琪和姜姐合作应该可以,都不是斤斤计较之人,看好她们两个。

    她们俩儿合作的话我需要帮她们把店建起来,同时希望她俩儿把小酒馆在阜新做起来,以阜新为基点一点一点把小酒馆做大,争取做成一个连锁餐饮品牌。

    这是我希望的,能不能做起来就看她俩儿的了,会不会发生和谢秀芬那样的事也是未知数,但愿不会。

    饭店生意非常火爆,每天中午晚上都爆满。饺子每天能买到三千块钱,这时候面点间三个人就有点忙不过来了,又找了一个饺子工。

    夏天客人吃凉菜点的多,熏味卖的也挺好,三个人也有点忙不过来,又加了一个小弟。

    生意好老板也愿意添人,生意不好老板会想办法往下砍人,这是规律。

    这时候火凤凰在阜新已经成了地标性餐饮,在阜新吃地道家常菜和饺子火凤凰是首选,没有第二家。饭店生意好,出名,很多饭店都会过来学习,有的还把员工派过来实习。老板在这方面做的挺好,不怕别人来学,谁来都行,都热情接待。用他的话说这是给自己家打免费广告。

    也有别的饭店过来挖墙角的,前面点菜员被挖走一个,厨房的炖菜师傅也被挖走,到别人家炒菜当厨师了。但是没炒几天就下岗了,他炒菜根本不行。

    饭店做的好是整个平台好,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做起来的,是整个团队一起努力的结果。厨师在一家知名饭店工作,是饭店有名,不是厨师多有名,炒菜多好。我在临江轩当总厨的时候很有名,很多厨师长、饭店经理见了我都客客气气的。他们对我客气不是我怎么厉害,而是因为我是临江轩总厨,临江轩厉害,我借了临江轩的光。离开临江轩我就是个普通厨子,和别的厨师没啥两样,走在大街上没人认识。

    火凤凰火,成了阜新有名的饭店,厉害的是火凤凰,不是某个人,一个人整不火一家这么大的店。但得承认因为饭店火,有名气,里面的员工也有优越感和自豪感,其身价也会随着饭店名气上涨而上涨。这时候有的员工开始膨胀,觉得自己厉害了,在这一个月挣一千,出去能挣一千五,还有的是地方要,于是开始跳槽,到别的饭店去工作。

    到了别的饭店之后发现自己不行,是挣一千五了,也就挣一个月,到第二个月就下岗了,再想回来回不来了,还得继续找活干,甚至连一千块钱都挣不到。

    当你还不能左右一家饭店的时候,要清晰的认识到,是饭店这个平台成就了你;当你能够左右一家饭店的时候,离开饭店这个平台啥也不是,得一切从头再来。

    虽然你很有能力,但你一个人的能力再强还能有一个团队的能力强?

    在一家好的饭店工作就珍惜这份工作,它会成为你的资本和阅历。

    雅茹嫂子家里阜新三十公里,有时候她晚上会早走一会儿,坐回东阜新的火车回家住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再坐早班中巴回来上班,不耽误事。

    昨天晚上她回去了,今天早上回来给我带了一桶散白酒,说是雅茹买的,叫她带来给我。

    看着酒想到了雅茹。

    “她叫你少喝点,这是我们三沟酒厂最好的散白酒,二十块钱一斤呢,装上瓶就是咱们店卖的一百二的酒,雅茹说等你喝了了再给你打,她认识酒厂里的人,这酒一般人打不出来。”雅茹嫂子说。

    “替我谢谢她。”我说。

    “要谢自己谢去,你不是有她电话吗。”

    “好,我打电话谢谢她。”

    拨通雅茹的电话。

    “谢谢你呀,给我打这些酒。”我说,心情有点激动。

    她在电话那边笑了,听着熟悉的笑声,感觉她就在身边。

    “知道你愿意喝酒,给你打点儿好酒。”她说。

    “现在也不那么使劲喝了,岁数大了。”我说。

    “瞅你说的,三十二就岁数大了,正是好时候。”她说:“少喝点行,别喝多了,造致身体。”

    我说:“嗯,也不敢多喝,胃不是太好。”

    “胃不好就少喝酒,再不先戒一段时间,等胃好了再喝。吃点软乎的,少吃辣的,凉的少吃。”她在电话里嘱咐道。

    “嗯,自己注意点。”然后问:“你现在咋样?”

    她说:“我还那样,挺好的,我家孩子马上要上小学了。”

    “都八岁了?”我问。

    “七周岁,该上学了,今年就上,还有半个月开学。”

    说到儿子她显得很高兴。

    她问:“听我嫂子说你家孩子是男孩儿,一岁半了?”

    我说:“是,一岁半了,都大半年没见着了。”

    “想孩子吧?”

    “想,能不想吗。”

    “你干厨师也没时间回家看看,干厨师就这样不好,啥时间都没有,干上就得挺着。”她说。

    “没办法,谁叫一开始选厨师这行了,现在想改也没时间改了。”我说。

    “改啥呀,挺好的。”她接着说:“我嫂子说你炒菜好,还会包饺子,饺子馅调的好吃,在厨房挺有力度的。”

    我笑说:“有啥力度,就是干活炒菜,挣钱养家糊口。”

    “不行你攒点钱自己开个小饭店,别总给人家打工,你还会炒菜,饺子也会包,自己干总比给别人干强。”她说。

    “不是没钱嘛,有钱就干。”我说。

    “也是,你也挺不容易的。”

    和雅茹在电话里唠了一会儿,她叫我在厨房多照顾照顾她嫂子,酒喝没了再给我打,让我少喝瓶装酒,都是勾兑的,能把身体喝坏。

    挂断电话,站在那发了会儿呆。心中感叹,人生何处不相逢。

    郑佳琪在家待了一个月,八月中旬给姜姐打电话,决定来阜新开小酒馆。

    姜姐正式向老板提出离职,把情况和老板说明,老板听她说和郑佳琪一起合伙开小酒馆表示支持,同时批准了她的离职。

    老板主要是知道郑佳琪来阜新很高兴,他很想和郑佳琪处一处。

    姜姐离职,老板找了一个经理接替姜姐。新来的经理是个女的,三十多岁,长的比姜姐高,也比姜姐好看,管理过几家饭店,听说挺有能力。

    这时候的饭店已经啥都成型了,好管理,只要按着以前的路子走就行。

    郑佳琪回来之后还是住在姜姐家里,她俩儿把矿务局的那个店面低价转到手,然后开始装修。在装修的时候郑佳琪跟我说准备把叶玉荣和小高叫过去和她一起干,刚开始开饭店用自己人放心,他俩儿也愿意过去。于是重新找了一个厨师和饺子工,把小高和叶玉荣替下来过去帮郑佳琪。

    郑佳琪准备自己做熏味和凉菜,她说这些都懂,另外也少雇一个人,省点人工。

    人的潜力是巨大的,只要挖掘就有。

    有时候我就在想,人家两个女的都敢开饭店,我咋就不敢呢?当时没钱可以借钱开,明知道小酒馆是个挣钱项目,借钱也得开。可是脑子里没想到去借钱,一想到借钱心就哆嗦,借钱借怕了,小时候借钱过日子和供五姐念书留下了阴影,不敢借钱。

    人的成长经历能够决定人的处事风格,留下阴影的东西可以成为动力也可以成为绊脚石。

    当时的想法是姜姐和郑佳琪合伙开小酒馆是好事,我尽自己最大能力帮助她俩儿。第一家小酒馆的成功已经有了经验,现在操作第二家应该比第一家还好。

    自己没钱开店,先好好的当厨师炒菜挣钱,等自己有钱了再开。好菜不怕晚,这辈子一定要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餐馆。

    姜姐做事很有大将风度,在她的指挥下小酒馆得装修速度很快,预计小酒馆在中秋节前后能装修完,得过了十月一开业。

    装修这段时间叶玉荣回老家一趟,办理一下孩子上学的事,同时在家陪陪孩子,看孩子在学校啥样,能适应不。小高也回了省城,正好可以陪孩子多玩几天,还可以陪陪媳妇。

    整个厨房是我设计的。这回设计的厨房和上一个相比有所改进。把热菜和熏味操作间单独隔离出来,这样灶台噪音得到控制,在前面吃饭根本听不到灶台风机响。同时凉菜和面点明档设计成半开放式的,增加了客人就餐体验感。吧台没和厨房明档设计在一条线上,而是放在门口,客人一进门就能看到吧台,吧台直接迎宾送客,方便许多。

    菜品结构没做什么调整,还是第一家得结构。由于开业的时候是秋季,马上进入冬天,在挨着熏味明档的地方增加了一个六眼煲仔炉,设计了四个砂锅菜,直接在煲仔炉上制作,客人直接点,点了就可以上菜。天气凉了之后这四个砂锅菜是亮点,也是卖点。

    在大市场发现一个卖肉的摊铺有冻大骨头,成件的。一件四十斤,一百五十块钱,化开之后一共一百多块大骨头,上面的肉不是很多,吊汤挺好。四十斤大骨头不少东西,用小盆装能装满满八盆,如果熏完了卖三十块钱一盆肯定便宜,客人得抢着买。这个大骨头可以研究研究。

    在大市场还有另外一个发现,那就是发现了种鸡头和钟鸡爪子。一打听才知道阜新是全省大力发展养鸡的实验基地,这里有一个大型种鸡养殖场,面向全省和东北三省输送种鸡。种鸡头和种鸡爪子在别的厨师那是废料,在我这可是宝,当初青瓦台就是靠这两样出名的。

    这里的种鸡爪子还行,和省城分割的一样,挺干净。种鸡头不一样,是带着鸡脖子的,单买鸡头不卖。看着带鸡脖子的鸡头,心想这样也可以,买回去熏完了带着鸡脖子卖,叫丹凤朝阳。大鸡头带着鸡脖子一个人够吃了,卖十八一个就行,成本刚五块钱,合适。

    考察完这些之后心里有了数,准备怎么做也有了可行性方案,就看试试啥样了。

    说话间到了十月一,这时候小酒馆还没装修完,装修工人都是附近的农民,十月一是收秋的时候,都得在家收秋,江界河郑佳琪也不着急,把装修先停了,让工人们回去收秋,顺便好好过个中秋节,过完节再继续装修。

    小酒馆也不差啥了,继续装一个星期就能完事。但钱不是一天挣的,在着急也不差这几天。

    二零零六年的国庆节在中秋节前面,相差七天时间。

    国庆节这几天是饭店最忙的时候,每天都有结婚包席,同时散点还非常多,天天爆满,一直忙到十月七号才消停一些。

    十月七号是中秋节,这天没结婚包席,散点的也少,大家都在家过节,上饭店吃饭的客人很少。晚上姜姐叫我到她家过节。

    十月一的时候郑佳琪回去三天,中秋节没在家过,回到了阜新。

    我们三个一起过的中秋节。

    郑佳琪原打算过了中秋节和小高一起回来的,想到小酒馆还没装修完,啥事都是姜姐一个人在整,也不好意思,就回来和姜姐一起过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