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雷帝的自我修养

妖界祸变 113 仙府中洛霆失身,麒麟说仙府来历

    “东南玄界,明月帝国?”

    唐红雨居然来自明月帝国,来自东南玄界。

    唐红雨醉酒微醺,“离家十数载,只能凭借儿时一点记忆,还记得家门口的那两颗桃树,每当桃子成熟的季节,会贪嘴吃一点桃花果,现在想想吃一点家乡的果蔬却是那么地遥不可及。”

    洛霆心中仔细回想那日与苏染乐清二人的谈话内容,她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家乡在何处,只知道生活在东北玄界,今日唐红雨借着酒劲说出家乡在东南玄界。

    这两个地方南辕北辙,中间隔着正东玄界与两片汪洋大海。

    唐红雨离家十数年,必然是小时候就离开东南玄界,苏染二人自有记忆起便生活在东北玄界,那是不是可以认为,唐红雨离开家长之后,成长的地方就是东北玄界。

    唐红雨可以凭借灵力逼出桃花酿的酒劲,可是她没有那样做,因为桃花酿的味道,就是家的味道。

    “姑娘少小离家,一定是为了追求更高的境界吧,为了成为大修士好荣归故里。”

    唐红雨酒醉之后媚眼如丝,小脸通红,“公子说话好生分,端着一个架子,来跟我痛饮几杯。”

    不待洛霆拒绝,唐红雨俏脸通红,抬起坛子,直接往洛霆嘴里灌。

    “公子,可不允许用灵力逼出酒劲哟。”

    洛霆酒量不错,可以也经不住唐红雨这般灌酒,上好的桃花酿灌入口鼻,辛辣刺激不说,酒劲也比之前高出几分。

    多余的酒水全撒在洛霆的衣衫之上,洛霆的衣服是上好的真丝织就,轻薄舒适,一旦粘上大量的水就会呈现半透明状。

    唐红雨扔掉已经空无一物的酒坛,整个人趴在洛霆身上,素手抚摸洛霆半透的胸膛。

    “公子,对我的家乡感兴趣?”

    洛霆支支吾吾道“有点。”

    唐红雨酒醉之后,与之前的端庄秀丽模样完全不同,现在的她热情似火,奔放洋溢。

    “咱们到那里谈,奴家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唐红雨玉指指向一旁的床榻。

    “不!不好吧。”

    “来嘛,公子……”

    苏染正在午休,不知从哪里听到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九楼居然有老鼠了,看来平日里卫生没有整干净。”

    苏染并未在意倒头就睡。

    就这样,这种咯吱咯吱的声音持续了两个时辰之多,天边的斜阳顺着床旁射入屋内。

    窗台之上一抹新绿,洛霆躺在床上,身旁的唐红雨还在熟睡。

    “靠!正事没办!”洛霆悲戚说道,自己正事没办,还丢了元阳。

    洛霆运气一个周天,却发现自己停滞不前的境界居然有了一缕松动之意,境界居然往上涨了一丝。

    洛霆不禁疑问“师父说不要轻易泄了元阳,会对以后修炼无益,可是我仅仅是做了一次,境界就有了一丝提升,师父难道是得我的?”

    天都掌教雄才大略,实力通天,说的话定然是有着莫大的道理。

    洛霆左思右想分析成果,明白了师父最终意思,“师父这个老光棍,还想让我当光棍。”

    洛霆看着正在熟睡的唐红雨,佳人也累得不行。

    虽然正事未半,但是他也从醉酒的唐红雨嘴里得知了一些关于仙府背后的事。

    洛霆小心翼翼下床,穿好衣服,蹑手蹑脚离开房间,趁着四处无人下一瞬出现在麒麟圣城后半城之中。

    等快到白泽府邸之时,才松了一口大气。

    “再也不能做出卖色相的生意了,腰不行,酸疼。”

    仙府之中,洛霆走后不久,唐红雨睁开双眼,着身体走下床,因胯部有些疼痛,走起来有些别扭。

    “臭男人,做完了就走。”唐红雨手中擒着一块腰牌,腰牌之上雕刻着一只白泽。

    “白泽部族,洛阳台。”唐红雨喃喃自语,目光凝望窗外远方,其中深意不得而知。

    洛霆急急忙忙穿好衣服,强装镇定走在麒麟圣城后半城中,这里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只因为这里是王族府邸。

    洛霆突然在一座府邸门前停步驻足,这座府邸大门宽敞气派,门前的人族大能雕像也刻画得栩栩如生。

    “水神与火神两位大人,饕餮府气度不凡呀。”

    刚刚手撕的饕餮王族七公子齐庸人,现在居然不自觉来到这里,冥冥中当真是与饕餮王族有点缘分。

    洛霆呵呵一笑,便离开这里前往白泽府邸,自从大王将知道洛霆是人族大能之后,早就将门口的两尊人像给扔了,换成李白泽的雕像。

    当时换雕像时,李白泽的脸青黄两色闪烁不定。

    洛霆走到一处狭小的巷子,这里穿过去就是白泽府邸,而在这里洛霆看到一位“故人”。

    这一位故人,正是洛霆当初救下羊且时遇到的第一个敌人,那位饕餮王族的皮肤黝黑之人。

    “你果然来了。”那人淡淡说道。

    “又是你。”

    “我等你很久了。”

    洛霆疑惑道“等我?做什么?”

    “你杀了七公子,需要付出代价。”

    洛霆嗤笑一声“擂台之上,生死自负,这是圣城大比的规矩。”

    “可有仇必报是王族的规矩!”

    “行吧,那就试试谁的规矩大。”洛霆不与这人废话,他是来杀自己的,没必要对杀自己的人说些废话。

    洛霆呵呵一笑,杀人偿命,生死自负,本就是一个悖论,根本的缘由来自于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硬道理。

    皮肤黝黑之人冷道“吾名,光大,杀你者,饕餮部族光大。”

    “光大之人却行苟且之事,恶心至极!”

    光大大喝一声暴发自己的气势,九境的实力尽显无益。

    洛霆神色一正,居然是一位九境的大妖,真是看得起我,今日饕餮王族要被自己放血了。

    洛霆不想与这人拖延太长时间,想杀自己,没必要留手。

    洛霆大开神识千里,发觉周围千丈之内除了光大实力没有超过九境之人,既然如此他也可以放心出手了。

    洛霆右手屈成剑指,剑指轻抵自己眉心,然后轻轻放开,内心之间一点雷电闪烁。

    “雷?”光大看到一点雷电不禁出声问道,因为妖界之中可以掌控雷电的妖兽屈指可数,据他所知白泽部族没有这种妖兽。

    “不仅仅是雷呢。”洛霆轻笑一声,只听一道破风之声,眉间一点雷电化作一柄三尺长剑,长剑破空,瞬息直至光大面前,剑尖触及他的面门。

    “灵器?玄界灵器!”

    光大突然慌了一下,正儿八经的妖族之人怎么会用灵器,用灵器的妖还算是正儿八经的妖吗?

    洛霆故作惊讶道“眼力见还不错,可惜你还是要死。”

    “破!”洛霆一声令下,长剑穿过光大的身体,转眼间光大的头颅倒地。

    一代九境大妖就此死亡,还未出手一招一式便被身为十境大能的洛霆秒杀,丝毫不拖泥带水。

    洛霆将光大的尸身收起,地面之上不留痕迹,拍了拍手掌,大摇大摆朝着白泽府邸走去,仿若自己从未出现在这里,仿若光大从未出现。

    洛霆走到白泽府邸,对着门前的李白泽雕像笑道“你好哇!李白泽。”

    麒麟神宫之内,凤凰感知一道气息,顿时凤羽立起,目光凶险。

    “有人族大能的气息!就在此处。”

    麒麟笑眯眯说道“莫要担心,我知道的。”

    凤凰不解问“当年是人族制定的铁律,妖玄两界七境以上不能互通,如今他们破了规矩,居然还让一位十境偷溜潜入麒麟圣城,难道我们不该出手给他们一个教训吗?”

    麒麟安抚凤凰的情绪道“没事了,他从进入妖界之时,我就已经知晓了。”

    “那你还不将他活捉,再慢慢处决他!”

    麒麟笑呵呵道“他是我计划之中的重要一环,我为什么要处决他?”

    “什么意思?”凤凰满脸不解,麒麟气定神闲。

    “因为这是我与天都的一个约定。”

    “什么?!与天都的约定。”妖玄两界向来格格不入,何况是天都。

    当年那位人族大能,持剑屠龙,他们就在旁边看得真真切切。

    妖玄大战之时,人族马上就要败退之时,是那人仗剑屠龙,万里巨龙魂葬大海,那一片海域都被鲜血染红,至今仍是风浪不平。

    “天都老大与我做了一个约定,他们担心真龙复生,我们同样担心真龙复生,所以他借了我一个人,一个实力强大,与我们目标一致,但是不会沾染我们因果的人。”

    “是谁?”

    “天都第九,雷帝洛霆。”

    麒麟笑嘻嘻道“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们给他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让他自己闹腾,至于其他的就别管了,剩下的就让他走到我面前。”

    凤凰莞尔一笑,“那你为什么不主动找他?”

    “我找他跟他说,这一切都是天都老大提前安排好的,你猜他会信吗?”

    “我想不会,不过你是怎么跟天都人连上线的呢?”

    麒麟得意一笑道“哈哈,那你猜仙府为什么伫立麒麟圣城这么多年而不倒呢?”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