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龙凤双宝:总裁爹地请关灯

第119章 求勾引

    此刻的乔司南,与从前那个意气风发的浪荡公子乔司南,仿佛是两个人。

    没有了那层面具做伪装,就像未经人事的小男生面对自己的完美女神,羞涩又纯情。

    “我还以为,你不会再见我了……”

    男人凝望着女人,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卑微。

    “怎么会呢,你可是条好大腿,我可得好好抱紧,万一哪天我马甲掉了,还指望着你能救我一命呢!”

    黎晚歌理了理头发,拉开椅子在乔司南面前坐下,举手投足间,一派优雅轻松。

    乔司南注视着女人的一举一动,手指摩挲着透明玻璃杯的杯沿,感慨道:“你和以前,真的很不同,完全就是另外一个女人。”

    也不知道,他幽暗深邃的眼眸里,到底是失望,还是惊喜。

    “当然不同了,从前的我,已经死了,这你是知道的,也请乔二少,不要再提起了。”

    黎晚歌嫣红的唇角,勾着淡淡的笑容,妩媚狭长的眼睛里,如弥漫的大雾,让人无法捉摸,也无法掌控。

    “也对,不提了。”

    乔司南似乎也想通了,长吐一口气后,叫来了服务员,将点好的菜单递过去。

    整个人看起来,也游刃有余了许多,不似之前那般小心翼翼了。

    因为是客人,精致的菜品很快端上来。

    黎晚歌拿起筷子,放松的品尝起来,露出享受的表情。

    “这家餐厅菜品不错,味道我很喜欢。”

    她抬起头,朝乔司南笑了笑。

    乔司南如沐春风一般,觉得心都快融化了。

    “喜欢就好,下次再来。”

    他随意的靠在椅子上,声音宠溺,自己却不动筷子,就这样看着她。

    这一刻,对他来说,真的像梦境一样,朦朦胧胧的,美好得不真实。

    黎晚歌被乔司南看得有些不自在了,别了别垂落的发丝,说道:“你别坐着啊,也吃点呗,光看着我,就能饱么?”

    “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成语,叫秀色可餐……”

    乔司南感慨道:“你可比桌上这些菜,美好多了,我怎么舍得把时间浪费在吃东西上?”

    黎晚歌:“……”

    她真的很好奇,这些富家公子哥儿的土味情话都是打哪儿来的,一个塞一个的土。

    “那你要是知道,我和你的这顿晚餐,是我精心布置的鸿门宴,还会觉得我美好吗?”

    黎晚歌终于吃饱了,放下筷子,喝了一口水,抬眸看向男人。

    她不打算向男人隐瞒,她请他吃这顿饭的目的。

    “猜到了。”

    乔司南挑挑眉,帅气的脸庞,写满了无所谓。

    “猜到了,还肯赴约,乔二少是对自己太自信,还是没把我放眼里?”

    “都不是。”

    乔司南摇摇头,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我不过是做好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准备,只要拿刀的那个人是你,我任凭你宰割。”

    “……”

    黎晚歌看着乔司南那副从容不迫的样子,沉默了。

    “直说吧,你想要我怎么做……或者说,慕承弦想让我怎么做?”

    乔司南转动着玻璃水杯,似笑非笑的朝女人问道。

    从他面具被她摘下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他们的关系,再不可能像之前那么简单纯粹了。

    黎晚歌不会再靠近他了,如果靠近……必定是有所图谋。

    而他,愿意被她图谋。

    “慕承弦说,慕氏出现了叛徒,而那个叛徒,与你们乔氏走得很近,你告诉我……那个叛徒是谁?”

    黎晚歌没有扭捏,直接朝男人问道。

    因为,她本身也没指望,男人会回答。

    毕竟,事关两个企业的生死成败,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

    这乔二少再风流,也不至于为了讨女人欢心,将整个家族陷于不义。

    “就这个?”

    乔司南轻笑,英俊的五官,露出不屑的表情,“慕承弦未免也太轻贱你,就为了这么个小事,把你推向我,看样子你在他心里,还和从前一样,半点位置也没有啊!”

    “如此看来,乔二少也并不知情,那这顿晚餐就到此为止,我先走了。”

    黎晚歌礼貌的朝乔司南笑了笑,起身准备走人。

    那轻松的样子,仿佛摸鱼了一天的员工,终于混到了下班时间,着实……太不敬业了!

    “这么快就放弃?”

    乔司南忍不住吐槽。

    “那能怎么办呢,我确实魅力有限,拿不下你,只能回去,负荆请罪。”

    “你都没拿过,怎么知道拿不下?”

    乔司南不禁都要为慕承弦打抱不平了,“这慕总,也太可怜了,躺在医院这么多天,好不容易憋出个‘美人计’,结果美人根本就不走心,你说他要是知道了,会不会直接气出院?”

    “那乔二少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很简单,求勾引。”

    乔司南朝男人眨眨眼睛,笑容邪肆到了极点。

    黎晚歌:“……”

    这人有病吧?

    一定是的,不然怎么会上杆子往坑里跳呢?

    “你知道,这么多年,我一直想实现的一个梦想是什么吗?”

    乔司南玩味的笑容里,突然带着几分认真,朝黎晚歌问道。

    “是什么?”

    黎晚歌并不好奇,只是出于礼貌,随便问问。

    哪里知道,乔司南却很认真的,回答了起来。

    “很多年,很多年以前,有一个男孩,从小离经叛道,被家里称作混世魔王,他很讨厌所谓的‘上流社会’之间的应酬,也讨厌豪门公子,千金小姐之间的惺惺作态,所以无论什么宴会,他从不出席……”

    “哦,然后呢?”

    黎晚歌一点不走心的问道。

    这乔二少,也是奇怪,怎么说着说着,就开始讲故事了?

    “有一次,他被他大哥捉到一场舞会上,舞会里的每个人,都穿得很绅士,很漂亮,他百无聊赖的时候,被一个梳着麻花辫,穿白色公主裙的女孩儿吸引了,他想邀请女孩儿跳舞,可女孩儿却被一群千金小姐围着羞辱,他犹豫了……就在犹豫的时候,女孩儿被另一个男人牵走了,从此以后,想和这个女孩儿跳一支舞,就成了这个男人的执念,只可惜女孩儿眼睛里,只有那个牵她走的男人,再也看不到别人。”

    “……”

    乔司南的故事讲完了,黎晚歌却沉默了。

    她不傻,不是听不出,故事里的那个女孩儿,就是她。

    而牵她走的男人,则是慕承弦。

    只是,没有想到,当年那个让她死心塌地爱上慕承弦的舞会,乔司南也在。

    冥冥之中,还真是讽刺!

    “黎晚歌,和我跳支舞,我就告诉你,背叛慕承弦的那个人是谁。”

    乔司南深邃的眼眸,闪烁着明亮的光芒,有些卑微的邀请道。
Back to Top